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跨界歌王 第1期
跨界歌王 - 跨界歌王 第1期
全部播放

专辑名:跨界歌王 第1期
歌手:跨界歌王
发行时间:2016-05-28

简介:《中国好声音》开启了音乐真人秀的“转椅时代”。评审到底选不选选手的悬念,还能用何种更有想象力的方式来表达?5月28日将在北京卫视开播的首档大型明星跨界音乐节目《跨界歌王》,新鲜启用了极具未来感和科技感的升降机。 节目中,只有在地下一层的试唱空间得到宋柯、高晓松、巫启贤三位专业音乐评审的认可,才可能获得开启上升通道的权限,明星选手随后乘坐升降机,直接到达第二层的大舞台,无缝连接完成自己的表演——从获得机会到进行演唱,仅仅只有二十秒的时间,堪比“音乐过山车”的这份刺激,玩得就是心跳,更要激发出跨界歌手们的无限潜能。 无形的跨界完美诠释为有形的穿越 舞台创意大胆,翻遍北京城找到这个别有洞天的场馆 《跨界歌王》独创了“三度空间”概念,节目总导演陈伟介绍,“三度空间的展现形态表达的是无形的界在我们心里,而有形的界在地板上。” 为了表达这层创意,《跨界歌王》的舞美构成十分独特——在美轮美奂的大剧院舞台的地板下,隐藏着一个第一层空间。三位专业的音乐评审宋柯、高晓松、巫启贤坐镇于此,没有观众,只有简单的配乐。每一位歌手都必须单独走进这个空间,站在聚光灯下,褪去自己曾经的光环,用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决心、自己的勇气、自己的梦想,更用真实的唱功去打动三位评审。第一层空间的过程类似于海选,三位评委决定选手是否通过。通过的话立即被升降机带上二层舞台,立即开始表演。未能通过只能回到休息间,下周继续来战。 据悉,节目组为了找到能实现这一舞美的场地,制片团队翻遍了北京城。陈伟回忆,“我们把北京城划成九宫格,每组人负责一格,翻遍了北京城30多个场馆,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柳暗花明又一村,竟发现最理想的场馆就在北京电视台的BTV大剧院。这个剧院拥有着近3000平米的表演空间,有8个巨型的升降,还有5个镶嵌式的升降,49道电动吊杆,还有12个自由吊顶,更关键的是在大剧院的地板下面隐藏着一个27米深的巨大空间,9层楼的高度,这个巨大的空间足以让我们把想要表达的创作理念充分展现出来。” 升降机成《跨界歌王》点睛之笔 顶至二层舞台的二十秒内要完成所有的心理准备 如果说在《中国好声音》的“转椅时代”,选手得到认可的方式是唱完之后评委转身,那么《跨界歌王》无疑玩得更刺激:得到三位评审的认可,按下红色按钮,通道可以开启,这还只是初步肯定;选手们旋即要面对的是在二十秒的上升时间内,完成心理准备,一登上二层舞台无缝连接完成表演,而且是一场面对600位观众的大剧院式正式演出。 在陈伟眼中,升降通道就是这档节目的点睛之笔,“跨界都是抽象的无形的,跨的是心里面的那个界,但是怎么把它物化成形式感来表现出来呢?通过一个穿破舞台地板的升降机连接,舞台的地板变成了一个有形的界。选手通过三位评委的考评,升降机把他们顶出二层舞台的过程,就是破土而出、破茧成蝶。也就是20秒的时间要面对一个巨大的舞台,面对所有的观众,全部的灯光、道具和舞群全部在等他,所有灯光全部打在他身上,挺吓人的。” 就连主持人栗坤都能感同身受这种紧张,“我主持了上千场节目,我被顶出来面对观众的时候,我像第一次面对观众一样紧张。”这种挤压感本身就是真人秀的魅力——用规则和形式,把人的心理以及情绪挤压到一个很小的出口,而后释放出来。 《跨界歌王》中的这个出口,就是一块有形的直径两米的圆形通道。选手们所有的紧张、不安、期待、兴奋,全部挤压在20秒内的通道时间里,完成心态过渡,进行第二次的表演。 能站上舞台就是真正的王者 他们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是集体“心慌慌” 对于普通人来讲:淘汰是一个挺大的刺激,那对明星来讲,没有登上二层舞台,没有获得表演机会,或许是一件更觉得“丢脸”的事情。 在《跨界歌王》的选手阵容中,不乏像刘涛、王凯、秦海璐这样的一线明星,如果他们未能登上二层舞台,或者在登上二层舞台的过程中没有调试好心态,搞砸了表演,都会是极难面对的“残酷考验”。 这可能是最虐的比赛了:将功成名就的明星们置身于一个并不熟悉的舞台,让业余选手来挑战专业表演,瞬间从面试到演出,面对所有的观众,所有的包装,唱完就要接受观众的投票,压力一定比“山”还要大。 据透露,几乎所有的选手都遇到了“心理障碍”。很多选手在排练的时候很正常,一到进入节目状态就不稳定了,紧张到声音都发抖。主持人几乎在每一位选手表演完毕后,握他们的手时才发现,不是凉的,就是一手汗湿。 陈伟禁不住为这些勇敢的明星们点赞,“20秒的玩法,放在之前任何一档综艺节目里,没有一个演员可以做到那么大的调整。”最终能站上舞台的,都是真正的王者。他们到底如何突破自我完成一次勇敢的跨界呢?敬请关注!

更多 >>

《中国好声音》开启了音乐真人秀的“转椅时代”。评审到底选不选选手的悬念,还能用何种更有想象力的方式来表达?5月28日将在北京卫视开播的首档大型明星跨界音乐节目《跨界歌王》,新鲜启用了极具未来感和科技感的升降机。 节目中,只有在地下一层的试唱空间得到宋柯、高晓松、巫启贤三位专业音乐评审的认可,才可能获得开启上升通道的权限,明星选手随后乘坐升降机,直接到达第二层的大舞台,无缝连接完成自己的表演——从获得机会到进行演唱,仅仅只有二十秒的时间,堪比“音乐过山车”的这份刺激,玩得就是心跳,更要激发出跨界歌手们的无限潜能。 无形的跨界完美诠释为有形的穿越 舞台创意大胆,翻遍北京城找到这个别有洞天的场馆 《跨界歌王》独创了“三度空间”概念,节目总导演陈伟介绍,“三度空间的展现形态表达的是无形的界在我们心里,而有形的界在地板上。” 为了表达这层创意,《跨界歌王》的舞美构成十分独特——在美轮美奂的大剧院舞台的地板下,隐藏着一个第一层空间。三位专业的音乐评审宋柯、高晓松、巫启贤坐镇于此,没有观众,只有简单的配乐。每一位歌手都必须单独走进这个空间,站在聚光灯下,褪去自己曾经的光环,用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决心、自己的勇气、自己的梦想,更用真实的唱功去打动三位评审。第一层空间的过程类似于海选,三位评委决定选手是否通过。通过的话立即被升降机带上二层舞台,立即开始表演。未能通过只能回到休息间,下周继续来战。 据悉,节目组为了找到能实现这一舞美的场地,制片团队翻遍了北京城。陈伟回忆,“我们把北京城划成九宫格,每组人负责一格,翻遍了北京城30多个场馆,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柳暗花明又一村,竟发现最理想的场馆就在北京电视台的BTV大剧院。这个剧院拥有着近3000平米的表演空间,有8个巨型的升降,还有5个镶嵌式的升降,49道电动吊杆,还有12个自由吊顶,更关键的是在大剧院的地板下面隐藏着一个27米深的巨大空间,9层楼的高度,这个巨大的空间足以让我们把想要表达的创作理念充分展现出来。” 升降机成《跨界歌王》点睛之笔 顶至二层舞台的二十秒内要完成所有的心理准备 如果说在《中国好声音》的“转椅时代”,选手得到认可的方式是唱完之后评委转身,那么《跨界歌王》无疑玩得更刺激:得到三位评审的认可,按下红色按钮,通道可以开启,这还只是初步肯定;选手们旋即要面对的是在二十秒的上升时间内,完成心理准备,一登上二层舞台无缝连接完成表演,而且是一场面对600位观众的大剧院式正式演出。 在陈伟眼中,升降通道就是这档节目的点睛之笔,“跨界都是抽象的无形的,跨的是心里面的那个界,但是怎么把它物化成形式感来表现出来呢?通过一个穿破舞台地板的升降机连接,舞台的地板变成了一个有形的界。选手通过三位评委的考评,升降机把他们顶出二层舞台的过程,就是破土而出、破茧成蝶。也就是20秒的时间要面对一个巨大的舞台,面对所有的观众,全部的灯光、道具和舞群全部在等他,所有灯光全部打在他身上,挺吓人的。” 就连主持人栗坤都能感同身受这种紧张,“我主持了上千场节目,我被顶出来面对观众的时候,我像第一次面对观众一样紧张。”这种挤压感本身就是真人秀的魅力——用规则和形式,把人的心理以及情绪挤压到一个很小的出口,而后释放出来。 《跨界歌王》中的这个出口,就是一块有形的直径两米的圆形通道。选手们所有的紧张、不安、期待、兴奋,全部挤压在20秒内的通道时间里,完成心态过渡,进行第二次的表演。 能站上舞台就是真正的王者 他们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是集体“心慌慌” 对于普通人来讲:淘汰是一个挺大的刺激,那对明星来讲,没有登上二层舞台,没有获得表演机会,或许是一件更觉得“丢脸”的事情。 在《跨界歌王》的选手阵容中,不乏像刘涛、王凯、秦海璐这样的一线明星,如果他们未能登上二层舞台,或者在登上二层舞台的过程中没有调试好心态,搞砸了表演,都会是极难面对的“残酷考验”。 这可能是最虐的比赛了:将功成名就的明星们置身于一个并不熟悉的舞台,让业余选手来挑战专业表演,瞬间从面试到演出,面对所有的观众,所有的包装,唱完就要接受观众的投票,压力一定比“山”还要大。 据透露,几乎所有的选手都遇到了“心理障碍”。很多选手在排练的时候很正常,一到进入节目状态就不稳定了,紧张到声音都发抖。主持人几乎在每一位选手表演完毕后,握他们的手时才发现,不是凉的,就是一手汗湿。 陈伟禁不住为这些勇敢的明星们点赞,“20秒的玩法,放在之前任何一档综艺节目里,没有一个演员可以做到那么大的调整。”最终能站上舞台的,都是真正的王者。他们到底如何突破自我完成一次勇敢的跨界呢?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