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夏天的乐队
青年时乐队 - 夏天的乐队
全部播放

专辑名:夏天的乐队
歌手:青年时乐队
发行时间:2020-07-23

简介:这群海边的人们正青年 来自海畔夏日的消遣主义乐队 “青年时乐队”首支单曲《夏天的乐队》 以音乐为媒介,瞥见潮汕文化一隅 用诚挚的演奏,记载人生大小故事 借叠加的声波,传递作者内心世界 <青年是一瞬的美好。像音乐未多粉饰却生趣盎然,也像年轻人横冲直撞但朝气蓬勃。正如人们理解年轻人,这海滩也理解了海边的人们“正”青年。> 夏季闷热潮湿的气候推动许多事发生微妙变化。和炎热的夏天呆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却幸好有扇窗一样,在温湿空气的包裹里,潮汕的海边多了一些让“不同事”发生的可能性。 “青年时乐队”就诞生在这里,一支使用多语言创作的汕头沿海本土乐队,一支新生的“消遣主义”乐队。 何谓“消遣主义”? 广告、购物、物品不断换代升级… 花样频出的消费方式正逐渐侵蚀人们的空间和价值。时间溜走,双眼却依旧逗留在灯红酒绿之间不肯移开,似乎在虚无的竞价中才能找到生命的真谛。正是这样的消费主义,让我们逐步丢掉幸福感。似乎只有通过不断购买,才能以物欲的满足试图填补精神领域的空洞,并“找到”生活的目的和人生的价值。如果说消费主义是一种用严肃的模式投入娱乐的活动,迷失掉个体意义,那么“消遣主义”则与之相对,更像是用休闲的方法探索正式的课题,寻找人本价值。 青年时乐队试图将“消遣主义”概念融入他们的音乐里。当市场选择用梦想和一定要完成某种成就来粉饰音乐作品时,在青年时乐队成员的日常里,音乐是各自收工后用来消遣的一种生活方式,做音乐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用来“杀”时间的一种新途径,也可以是那些令自己感觉愉快而有意义的事,比如记录生活里的小而美、比如放大情绪上的喜与悲、比如创作艺术中的起与落。 《夏天的乐队》正是这样概念里第一首和大家见面的作品。作为青年时乐队全新专辑《最靓的仔》中的首发单曲,这首歌描绘的正是这样的场景。日复一日的生活里,每天和繁琐事务交接,陪伴见证时间流逝的是一次次的日升日落,而“不含怨于生活,不落俗于窠臼”又是生活小事里生出的新方向。 // ”我带着货,准时走到地下室” 当有事情需要按日“准时“发生,以这个刻度为标准,人的生活似乎会进入到一个奇怪的闭环中。这样的重复在夏天里又被闷热所延展,显得更加冗长。青年时的音乐从听觉感受上为这样的场景延伸加码,让琐碎片段迷离又真实。 // “妈妈说小孩子出生时就要那一声哭泣/ 我只想说妈妈那他是为什么哭泣” 呱呱坠地时和世界的第一声招呼,以嚎啕大哭揭开序幕,而后喜怒哀乐常伴左右。无法完全被掌控的情绪,此刻,在可以被捕捉和记载的音符里得到了安放。 从儿时追随电台中的旋律到如今组队投入创作,以赤子之心记录身边日常,守护热爱音乐的诚挚初衷。夏日海边里保温箱的一块冰,也可以成为被歌唱的对象。 这是那片海滩孕育出的艺术精神,这是青年时乐队的精神,这是新“消遣主义”的精神。

更多 >>

这群海边的人们正青年 来自海畔夏日的消遣主义乐队 “青年时乐队”首支单曲《夏天的乐队》 以音乐为媒介,瞥见潮汕文化一隅 用诚挚的演奏,记载人生大小故事 借叠加的声波,传递作者内心世界 <青年是一瞬的美好。像音乐未多粉饰却生趣盎然,也像年轻人横冲直撞但朝气蓬勃。正如人们理解年轻人,这海滩也理解了海边的人们“正”青年。> 夏季闷热潮湿的气候推动许多事发生微妙变化。和炎热的夏天呆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却幸好有扇窗一样,在温湿空气的包裹里,潮汕的海边多了一些让“不同事”发生的可能性。 “青年时乐队”就诞生在这里,一支使用多语言创作的汕头沿海本土乐队,一支新生的“消遣主义”乐队。 何谓“消遣主义”? 广告、购物、物品不断换代升级… 花样频出的消费方式正逐渐侵蚀人们的空间和价值。时间溜走,双眼却依旧逗留在灯红酒绿之间不肯移开,似乎在虚无的竞价中才能找到生命的真谛。正是这样的消费主义,让我们逐步丢掉幸福感。似乎只有通过不断购买,才能以物欲的满足试图填补精神领域的空洞,并“找到”生活的目的和人生的价值。如果说消费主义是一种用严肃的模式投入娱乐的活动,迷失掉个体意义,那么“消遣主义”则与之相对,更像是用休闲的方法探索正式的课题,寻找人本价值。 青年时乐队试图将“消遣主义”概念融入他们的音乐里。当市场选择用梦想和一定要完成某种成就来粉饰音乐作品时,在青年时乐队成员的日常里,音乐是各自收工后用来消遣的一种生活方式,做音乐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用来“杀”时间的一种新途径,也可以是那些令自己感觉愉快而有意义的事,比如记录生活里的小而美、比如放大情绪上的喜与悲、比如创作艺术中的起与落。 《夏天的乐队》正是这样概念里第一首和大家见面的作品。作为青年时乐队全新专辑《最靓的仔》中的首发单曲,这首歌描绘的正是这样的场景。日复一日的生活里,每天和繁琐事务交接,陪伴见证时间流逝的是一次次的日升日落,而“不含怨于生活,不落俗于窠臼”又是生活小事里生出的新方向。 // ”我带着货,准时走到地下室” 当有事情需要按日“准时“发生,以这个刻度为标准,人的生活似乎会进入到一个奇怪的闭环中。这样的重复在夏天里又被闷热所延展,显得更加冗长。青年时的音乐从听觉感受上为这样的场景延伸加码,让琐碎片段迷离又真实。 // “妈妈说小孩子出生时就要那一声哭泣/ 我只想说妈妈那他是为什么哭泣” 呱呱坠地时和世界的第一声招呼,以嚎啕大哭揭开序幕,而后喜怒哀乐常伴左右。无法完全被掌控的情绪,此刻,在可以被捕捉和记载的音符里得到了安放。 从儿时追随电台中的旋律到如今组队投入创作,以赤子之心记录身边日常,守护热爱音乐的诚挚初衷。夏日海边里保温箱的一块冰,也可以成为被歌唱的对象。 这是那片海滩孕育出的艺术精神,这是青年时乐队的精神,这是新“消遣主义”的精神。

<夏天的乐队> - 歌曲列表

全部播放播放全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