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胭脂雨
冷雪儿 - 胭脂雨
全部播放

专辑名:胭脂雨
歌手:冷雪儿
发行时间:2020-09-17

简介:《雨霖铃·寒蝉凄切》那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那离别的凄楚,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柳永经历的落笔的是一场天各一方的生离。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李清照写尽了怅然若失之伤,一曲哀音,怆然落泪。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生离,莫过于死别。也,莫过于不得。 用最柔情的意象描绘最凄凉的心境,落英飞絮,雨中寒烟,可曲中人已颈上三尺白绫。此时惶惶梦醒,灯花瘦尽。 冷雪儿演绎之下的《胭脂雨》是唯美也哀切的,诉不出的爱恨,未能实现的美好,纵有万般柔情也再无人可付。这份情痴,引得心上一点缺。 一场胭脂雨,一滴离人泪,一首诀别曲。

更多 >>

《雨霖铃·寒蝉凄切》那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那离别的凄楚,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柳永经历的落笔的是一场天各一方的生离。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李清照写尽了怅然若失之伤,一曲哀音,怆然落泪。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生离,莫过于死别。也,莫过于不得。 用最柔情的意象描绘最凄凉的心境,落英飞絮,雨中寒烟,可曲中人已颈上三尺白绫。此时惶惶梦醒,灯花瘦尽。 冷雪儿演绎之下的《胭脂雨》是唯美也哀切的,诉不出的爱恨,未能实现的美好,纵有万般柔情也再无人可付。这份情痴,引得心上一点缺。 一场胭脂雨,一滴离人泪,一首诀别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