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还是想念
家家 - 还是想念
全部播放

专辑名:还是想念
歌手:家家
发行时间:2016-12-30

简介:在寒凉年头升起一把火光.. 回到家家 纯粹用音乐取暖 家家 [还是想念still missing ] 好像有人在远方摇曳着火光,忽远忽近的,你搓搓手,这世道让人感到有些畏寒,于是你下意识地往前走,发现那是歌声在引导你,不张扬、不夸饰,就是一份带路的诚意,然而这始终就是音乐的力量。有人在前方唱歌,后面的人就不害怕。 听这张专辑时,让我想到当年安洁莉娜裘莉与薇诺娜瑞德主演的电影《女孩向前走》,里面的主角们跌撞经历各种成长历程,不乏辛苦或心碎,但之后有其释怀与洒脱,制作人马莎则想到《一曲相思情未了》中的米歇尔菲佛,满载逞强、脆弱但对情感仍有满怀期待的勇敢,这些都会女子的身影出现在这张专辑里,像偎着音乐这火光,唱出各种成长大不易的女性故事。 不刻意飙高音 任歌声情感层次饱满流泄 这是一张纯粹用音乐说故事的专辑,因此你不会听到刻意的飙高音,器乐编曲也不刻意做满与张扬,歌手再也不用急忙抓取谁的耳朵,而是爬梳自己内心故事,任谁或是谁的吉光片羽,竟然也都有自己的投射。这张甚至从青少年时那青涩的自己开始谈唱起,这是这寒凉年头生起的一把火光,谁都可以进去「家家」这个吟唱出的故乡状态中,先回到「家」纯粹用音乐取个暖,你看那远远近近,一批批疲倦走过来的旅人,竟意外吻合201 6年长征过的人们渴望的一点希望与温存。 制作人五月天马莎说,他制作这张专辑时,最重要的重点是,不过度强调家家可以“大港”的歌声、不想以飙高音的方式夺取人一时注意力,而是情感有层次而饱满的流泄出来,「我自己是觉得这次家家其实更不好唱,家家是个很会唱的歌手,大部分人还是习惯最佳女歌手就是要飙高音,对家家既有的印象还停留在这里,这在市场上固然很讨好,很多人都做得到,但我个人往往觉得过度迷信高音时,里面的情感就会是空的。」 这个有些寂寞的小女孩终于将自己的脆弱唱出来 希望歌曲能保有细节与余韵,于是马莎带着家家这次另辟蹊径,在专辑开始制作之初,就问了李宗盛大哥的意见,「在歌词上,我们前期拖了很久,跟大哥开过几次会,大哥有提醒一些事,的确也是我们前两张制作上的盲点,我们帮她找一些词,可能不是她的语气与用词方式,歌声是很诚实的,要贴合她的想法,加上引导,她才会找到方向切入。」马莎说。 马莎因此在前期跟家家花很多时间沟通,了解她是一个甚么样的人,「她对某些事感到不安的时候,并不会说。是个有些寂寞的小女孩,跟没自信也有关系,她会害怕被人一下子看光光,我之前跟她聊超多次,聊到后来有时也会生气,会跟她说,你要跟我讲你想要怎么样,但问了半天,她总回说:『好啦,这样也可以。』后来搞清楚她只是要人关心,不是对什么有意见。」 就像这次家家自己谱词的〈带我回家〉,她自己谱词写着:「有个小小的身影瑟缩在眼前,像是对你许下默默的心愿。」也许不是那么勇敢,但没有真退缩,只是一边挣扎一边摸黑向未知前进,假设与安慰自己背后有的「家」的身影,谁不是这样,只是她更坦率一点,对自己的其实不勇敢,她坦白得大无畏。 家家歌声背后的「不怕、不怕。」 「不怕别人知道你在害怕,因而欺负你吗?」听歌的当时,我内心会这样反问着,似乎这是这张专辑想表达的,那些惧怕始终与我们同声连气,这张陪我们一起壮胆着,家家歌声背后的「不怕、不怕。」 像Hush为家家做的[还是想念]是从自己青春期开始梳理,那个原意,原是想念着以前的那个自己,为家家担任配唱制作的马莎说:「其实前两天配唱并没有很顺利,Hush寄来的Demo,主歌就把我抓住,好像是歌者想跟你讲一些事,但配唱时,一开始我没觉得被家家拉住,一直觉得怎样都不对,还好她跟Hush都很晚睡,有一天他们就在在线聊天,聊到这首歌原来是Hush写给他自己的,当时在台北已经生活一段时间的自己,有一天回到屏东老家的国中,他再度回到过去自己在操场的秘密基地,其实是个旧防空洞,学生时代的他习惯躲在那边抽烟,当时他还在墙壁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再回去时,意外发现那时的字迹还在,想着现在跟当时的自己有什么差别,其实是想念那时候的自己。这样一谈,家家隔天来唱,就很快抓到那情感了。」 那个青少年的自己,短简残篇的,什么也说不清楚的抓住现在的自己,那些过期的喧嚣,现在真的都平复了吗?还是转成大人后选择遗忘? 每个人都曾有这样的心情吧?青少年时期的自己被遗忘在后面,仍带着几分狐疑看着成长后的自己。家家这首以适当的气音,慢条斯理又淡然地回顾,毕竟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自己真相啊,这首歌以这样不足挂齿的浓烈,发现这竟然就是「长大」的滋味。 需要有安全感的家 一个「防空洞」 听这张专辑最大的不同是,家家似乎更放开来了,马莎说:「她以前会抗拒录音室,她很需要熟悉的录音室与工作人员。」以前的那道心门似乎并未完全敞开,躲在那很会唱的歌喉里。 马莎回应说:「因为她本来就很会唱,让大家很容易觉得OK,但她的个性其实是会闪躲的,有那些小聪明知道怎么躲掉那些最内在情绪的表达,这或许跟家家成长背景有关,是老么,有空间可以回避,但自从熟悉录音室,她也放松了,安全感对她来讲满重要的,有熟悉感,她才能潜入那歌曲里。」 专辑从前年就开始筹备,这次马莎也有请家家随时交自己生活中的小故事与感想写下来,一方面作为她之后自我创作的参考,也让这张的歌更贴近家家自己。 「她写的都是很简单,但满有趣的小故事,我们就拿她的故事 拿她的口吻去跟写词的人沟通,更贴近家家想说的话,因此收录的作品还满像她的。」 冷热交替,平静暗涌的唱功考验 这次制作的制作人不只有马莎,有荒井十一、韦礼安、龟田诚治、JerryC。马莎事前与其他制作人沟通许久,从2015年时就开始陆续进行,「家家的声音,其实是所有对音乐制作人都想做的。」过程中马莎觉得很好玩,是因为家家性格在不同制作人的激发下,呈现了灵魂味、爵士、民谣、甚至百老汇气息的多面风格,那种舞台下自认小小的自己,在歌曲中更能放大各种脆弱、矛盾与傲娇等姿态,在歌声中成为各种花样魅影,各方专业人马以复古情调,带出了她的欲望流动,真切平静又暗潮汹涌,两头各自张扬。 不同于这几年根据A&R的设定,制作人接单的概念,事前的完整沟通,使得这专辑像是一个人的成长纪录,有着多些的真实血肉,彷佛摊开一本故事书,从与以莉高露、舒米恩合唱的〈家家歌〉,出自都兰古调的吟唱(都兰部落年祭牵手舞(malikuda)祭歌之一),原本是家家一个人想家的流浪,到三人合唱出无论到哪里,在一起都有归属感的力量。快歌〈I Love You Bon Bon〉则有点奋不顾身的热情,要诠释BONBON这黏似糖果的感觉,明明想黏,但嘴巴上说不要的小女人情态,加上另一首〈Hey〉,呼应前曲,制作人荒井以打击乐与雷鬼调性,让家家唱出全身细胞都在欢畅又瞬间低落的爱情状态,上演每个恋人的自我怀疑与小剧场,歌词明白而直接,但情绪是百转千回的,谁都曾在这种两面的自我矛盾中,慢慢地了解自己,若要听甜蜜有,若要听到内在的那些拉扯,也出现层次,长大后的女人也都得听出,那内心的小女孩莽莽撞撞的真情,终究是关不住的。 另一首〈相爱无事〉也是Hush的作品,那若无其事的语调,牵拖出尾大不掉的回忆重量,让前面的身影薄薄的像张纸,这首制作也是马莎,这次他把她带得不愠不火,「这是有点悲伤的歌,是你知道失去过后,学到的成熟,这些感受不能因事过境迁,所以不能真的很悲伤地唱,却也不能很坦然,家家很快就抓到这感觉,她有个部分是很敏感。」 因为歌手情感是需要赤裸裸的唱出来的,有时感到环境陌生,家家也会藏在歌声技巧中,「就是要帮她引导出来,我跟她说:『妳不能因为妳是老么,就能躲,我们觉得还可以更好,你不能就觉得要放弃了。』」 而那首〈无关了〉就面临这样的考验,那首词带点超龄的沧桑,是乐融老师的词,是无从逃避,必须直面与自己短兵相接的字句,家家唱了三天,虽然一开始有撞墙期,但后来喜欢到自己参与后制,「这首歌真的不好唱,但我只是给家家一个情境而已,说她不小心碰到分手了不到一年六个月零三天的情人的感觉,有点算了,又有点在意的放不下,掉进某个回忆里,只好又加点了一杯酒,她就懂了这滋味。」那连天数都算出来的幽默,是马莎让家家放松的小巧思,事后家家的确唱出那杯酒入喉的锋利感,像清醒在恶梦中的醉,如此不动声色的心碎,冷冷的煎熬,非常考验唱功。 马莎:家家唱歌最好的部份是,是不用力地唱深刻的事 光听〈无关了〉,就知道马莎这次没有轻易放过家家,「对我来讲,我觉得家家唱歌最好的部份是,她可以用很轻而简单的语气地唱出讲很多事情,某个程度是当年莫文蔚做到的特点,不用力地唱出情绪柔软又很深刻的事,后座力反而会强,当年许美静也能这样诠释歌曲,九零年代末期这样的唱法就比较少,之后常有种过度诠释的感觉。」 男制作人看女生,有时会像针尖般犀利,马莎也是「我在心底想,如果我是女生,我会怎样?」他让家家这把火一般的嗓音,有着闷烧的心情,甚至进而对照出外界爱无能的疲惫与冷冷的世态。 在李宗盛的提醒后,马莎修改了可能语法,然后将原本犹疑在舒适圈的家家,推她一把,让她有藉由黑人音乐勃发出的洒脱、也让她有了自嘲的苍凉语气,这些在国内女歌手中少见的特质,这次都被诱发出来,于是有了生命的福凿痕迹,器乐故意用的不多、编曲不做满,让家家唱法更自由,更偏灵魂韵致。这在〈漂流〉一曲也听得出来,龟田诚治制作的这首歌,家家发挥蓝调力道,决绝的表达分手,但那情绪都回马枪到自己尾音中,句句刺入自己来求解脱,这样反差的深情,又让人物立体起来,再也不是纯为发泄的情歌。〈Hey〉中恭硕良的鼓交错家家歌声,坦率出受了伤仍拥抱生命的热情。 这张专辑有回眸、迎击、拥抱以及一个女人走到后来,胜过肉体价值的美丽的人生历程,〈曾经美丽过〉,是谢宇威以前唱过的歌,大学时的马莎一听这首歌就爱上,「我第一次听,想到好像所有的妈妈都是这样子,我以前听就好感动,有一种很优雅的气质在里面。后来听谢宇威老师说这首歌当时是为了葛丽泰嘉宝、奥黛莉赫本那代巨星写的,曾经她们都好美,雍容华贵,但如今少有人提到这些女星的名字。」 于是他此曲找到黄裕翔弹钢琴,裕翔跟家家同步录音,家家这首歌唱到哭,想到谁曾经美丽过?或许也可能是自己或母亲,谁的美丽又曾被人知道?王希文编曲与提琴伴奏,黄裕翔的钢琴编排,各方人马以极其内敛的方式,唱出每个人都曾美丽过,就算没有人知道。 那是一个美好的收尾,前面迎来各种青春的灿烂、茫然、出社会后的挣扎与勇敢,最后能够自开自谢的「美丽」收场,家家这次带进来了所有人,所有努力相爱或努力过活的每一个人,在歌曲铺排中,让人们有个生命旅程的「家」,是终点也是起点的安慰。 是要刺激他人的审美疲劳,还是要唱进人的心里? 一把好歌声,可以做出一首「家」,每个人都有过急遽的事过境迁,音乐能守住一个时空,马莎访谈时,也显露出他的担心,这次没让家家飙高音,是否有自己任性的嫌疑?是否能马上受到市场欢迎?但他清楚,一个歌手要走长远,就必须要把情感表达很细腻,肩负家家两张制作人的他,也在思考为她铺什么路?「希望她将很多复杂情绪唱进去,这样才能让人听不腻,在录音时,一首歌会被反复聆听好几次,等于是考验它的耐听性,也在考验过了五、六年后,那首歌是否还有余韵,不用急着让人知道她就是一个很会唱的人,若依靠飙高音,最后药就会愈来愈猛。」造成他人的审美疲劳?还是要唱进人的心里?忠于音乐的他,还是选择后者。 「前提是市场需要一首好歌,重点在唱得好,唱进人心里。」 这张没有讨好市场的自溺清歌,马莎听过家家多场现场演出,知道她的多面性,于是这次找了跨国制作群,他们分别找到各国乐手,结合了灵魂、爵士唱腔与各种复古元素缤纷而出,那些曲风洒脱中总见人生残酷,本身就冷热交替,提供了家家的一个好舞台。 从不以眼泪来面对悲伤,寓苦于乐是家家歌声的特色 无论是摩城情调还是百老汇风情,都让家家的唱法来去自由,来凸显人生本质的身不由己,因此很美,因此谁都可以驻足投影,从来觉得黑人乐风是种受困中的自由,以精神意志超越那束缚,就如同家家母亲前一阵子离开人世,他们一家人仍以开朗、宾主尽欢的方式办丧礼,人们问家家为什么,她说他们家从不以眼泪来面对悲伤,这种寓苦于乐的方式,是家家诠释歌曲与众不同的地方。 马莎与工作人员都感到家家这一年的成长,她笔下那小小、瑟缩的身影,在歌曲中反差出勇敢,因心里的阴影,所以唱出光来,这是家家,在这城市让人感受到家的,不是大港唱腔中,那种被错认的灯火通明,而是巷尾那抹余光,让有故事的人能被接纳,这次始终有流浪感的她,终于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家。

更多 >>

在寒凉年头升起一把火光.. 回到家家 纯粹用音乐取暖 家家 [还是想念still missing ] 好像有人在远方摇曳着火光,忽远忽近的,你搓搓手,这世道让人感到有些畏寒,于是你下意识地往前走,发现那是歌声在引导你,不张扬、不夸饰,就是一份带路的诚意,然而这始终就是音乐的力量。有人在前方唱歌,后面的人就不害怕。 听这张专辑时,让我想到当年安洁莉娜裘莉与薇诺娜瑞德主演的电影《女孩向前走》,里面的主角们跌撞经历各种成长历程,不乏辛苦或心碎,但之后有其释怀与洒脱,制作人马莎则想到《一曲相思情未了》中的米歇尔菲佛,满载逞强、脆弱但对情感仍有满怀期待的勇敢,这些都会女子的身影出现在这张专辑里,像偎着音乐这火光,唱出各种成长大不易的女性故事。 不刻意飙高音 任歌声情感层次饱满流泄 这是一张纯粹用音乐说故事的专辑,因此你不会听到刻意的飙高音,器乐编曲也不刻意做满与张扬,歌手再也不用急忙抓取谁的耳朵,而是爬梳自己内心故事,任谁或是谁的吉光片羽,竟然也都有自己的投射。这张甚至从青少年时那青涩的自己开始谈唱起,这是这寒凉年头生起的一把火光,谁都可以进去「家家」这个吟唱出的故乡状态中,先回到「家」纯粹用音乐取个暖,你看那远远近近,一批批疲倦走过来的旅人,竟意外吻合201 6年长征过的人们渴望的一点希望与温存。 制作人五月天马莎说,他制作这张专辑时,最重要的重点是,不过度强调家家可以“大港”的歌声、不想以飙高音的方式夺取人一时注意力,而是情感有层次而饱满的流泄出来,「我自己是觉得这次家家其实更不好唱,家家是个很会唱的歌手,大部分人还是习惯最佳女歌手就是要飙高音,对家家既有的印象还停留在这里,这在市场上固然很讨好,很多人都做得到,但我个人往往觉得过度迷信高音时,里面的情感就会是空的。」 这个有些寂寞的小女孩终于将自己的脆弱唱出来 希望歌曲能保有细节与余韵,于是马莎带着家家这次另辟蹊径,在专辑开始制作之初,就问了李宗盛大哥的意见,「在歌词上,我们前期拖了很久,跟大哥开过几次会,大哥有提醒一些事,的确也是我们前两张制作上的盲点,我们帮她找一些词,可能不是她的语气与用词方式,歌声是很诚实的,要贴合她的想法,加上引导,她才会找到方向切入。」马莎说。 马莎因此在前期跟家家花很多时间沟通,了解她是一个甚么样的人,「她对某些事感到不安的时候,并不会说。是个有些寂寞的小女孩,跟没自信也有关系,她会害怕被人一下子看光光,我之前跟她聊超多次,聊到后来有时也会生气,会跟她说,你要跟我讲你想要怎么样,但问了半天,她总回说:『好啦,这样也可以。』后来搞清楚她只是要人关心,不是对什么有意见。」 就像这次家家自己谱词的〈带我回家〉,她自己谱词写着:「有个小小的身影瑟缩在眼前,像是对你许下默默的心愿。」也许不是那么勇敢,但没有真退缩,只是一边挣扎一边摸黑向未知前进,假设与安慰自己背后有的「家」的身影,谁不是这样,只是她更坦率一点,对自己的其实不勇敢,她坦白得大无畏。 家家歌声背后的「不怕、不怕。」 「不怕别人知道你在害怕,因而欺负你吗?」听歌的当时,我内心会这样反问着,似乎这是这张专辑想表达的,那些惧怕始终与我们同声连气,这张陪我们一起壮胆着,家家歌声背后的「不怕、不怕。」 像Hush为家家做的[还是想念]是从自己青春期开始梳理,那个原意,原是想念着以前的那个自己,为家家担任配唱制作的马莎说:「其实前两天配唱并没有很顺利,Hush寄来的Demo,主歌就把我抓住,好像是歌者想跟你讲一些事,但配唱时,一开始我没觉得被家家拉住,一直觉得怎样都不对,还好她跟Hush都很晚睡,有一天他们就在在线聊天,聊到这首歌原来是Hush写给他自己的,当时在台北已经生活一段时间的自己,有一天回到屏东老家的国中,他再度回到过去自己在操场的秘密基地,其实是个旧防空洞,学生时代的他习惯躲在那边抽烟,当时他还在墙壁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再回去时,意外发现那时的字迹还在,想着现在跟当时的自己有什么差别,其实是想念那时候的自己。这样一谈,家家隔天来唱,就很快抓到那情感了。」 那个青少年的自己,短简残篇的,什么也说不清楚的抓住现在的自己,那些过期的喧嚣,现在真的都平复了吗?还是转成大人后选择遗忘? 每个人都曾有这样的心情吧?青少年时期的自己被遗忘在后面,仍带着几分狐疑看着成长后的自己。家家这首以适当的气音,慢条斯理又淡然地回顾,毕竟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自己真相啊,这首歌以这样不足挂齿的浓烈,发现这竟然就是「长大」的滋味。 需要有安全感的家 一个「防空洞」 听这张专辑最大的不同是,家家似乎更放开来了,马莎说:「她以前会抗拒录音室,她很需要熟悉的录音室与工作人员。」以前的那道心门似乎并未完全敞开,躲在那很会唱的歌喉里。 马莎回应说:「因为她本来就很会唱,让大家很容易觉得OK,但她的个性其实是会闪躲的,有那些小聪明知道怎么躲掉那些最内在情绪的表达,这或许跟家家成长背景有关,是老么,有空间可以回避,但自从熟悉录音室,她也放松了,安全感对她来讲满重要的,有熟悉感,她才能潜入那歌曲里。」 专辑从前年就开始筹备,这次马莎也有请家家随时交自己生活中的小故事与感想写下来,一方面作为她之后自我创作的参考,也让这张的歌更贴近家家自己。 「她写的都是很简单,但满有趣的小故事,我们就拿她的故事 拿她的口吻去跟写词的人沟通,更贴近家家想说的话,因此收录的作品还满像她的。」 冷热交替,平静暗涌的唱功考验 这次制作的制作人不只有马莎,有荒井十一、韦礼安、龟田诚治、JerryC。马莎事前与其他制作人沟通许久,从2015年时就开始陆续进行,「家家的声音,其实是所有对音乐制作人都想做的。」过程中马莎觉得很好玩,是因为家家性格在不同制作人的激发下,呈现了灵魂味、爵士、民谣、甚至百老汇气息的多面风格,那种舞台下自认小小的自己,在歌曲中更能放大各种脆弱、矛盾与傲娇等姿态,在歌声中成为各种花样魅影,各方专业人马以复古情调,带出了她的欲望流动,真切平静又暗潮汹涌,两头各自张扬。 不同于这几年根据A&R的设定,制作人接单的概念,事前的完整沟通,使得这专辑像是一个人的成长纪录,有着多些的真实血肉,彷佛摊开一本故事书,从与以莉高露、舒米恩合唱的〈家家歌〉,出自都兰古调的吟唱(都兰部落年祭牵手舞(malikuda)祭歌之一),原本是家家一个人想家的流浪,到三人合唱出无论到哪里,在一起都有归属感的力量。快歌〈I Love You Bon Bon〉则有点奋不顾身的热情,要诠释BONBON这黏似糖果的感觉,明明想黏,但嘴巴上说不要的小女人情态,加上另一首〈Hey〉,呼应前曲,制作人荒井以打击乐与雷鬼调性,让家家唱出全身细胞都在欢畅又瞬间低落的爱情状态,上演每个恋人的自我怀疑与小剧场,歌词明白而直接,但情绪是百转千回的,谁都曾在这种两面的自我矛盾中,慢慢地了解自己,若要听甜蜜有,若要听到内在的那些拉扯,也出现层次,长大后的女人也都得听出,那内心的小女孩莽莽撞撞的真情,终究是关不住的。 另一首〈相爱无事〉也是Hush的作品,那若无其事的语调,牵拖出尾大不掉的回忆重量,让前面的身影薄薄的像张纸,这首制作也是马莎,这次他把她带得不愠不火,「这是有点悲伤的歌,是你知道失去过后,学到的成熟,这些感受不能因事过境迁,所以不能真的很悲伤地唱,却也不能很坦然,家家很快就抓到这感觉,她有个部分是很敏感。」 因为歌手情感是需要赤裸裸的唱出来的,有时感到环境陌生,家家也会藏在歌声技巧中,「就是要帮她引导出来,我跟她说:『妳不能因为妳是老么,就能躲,我们觉得还可以更好,你不能就觉得要放弃了。』」 而那首〈无关了〉就面临这样的考验,那首词带点超龄的沧桑,是乐融老师的词,是无从逃避,必须直面与自己短兵相接的字句,家家唱了三天,虽然一开始有撞墙期,但后来喜欢到自己参与后制,「这首歌真的不好唱,但我只是给家家一个情境而已,说她不小心碰到分手了不到一年六个月零三天的情人的感觉,有点算了,又有点在意的放不下,掉进某个回忆里,只好又加点了一杯酒,她就懂了这滋味。」那连天数都算出来的幽默,是马莎让家家放松的小巧思,事后家家的确唱出那杯酒入喉的锋利感,像清醒在恶梦中的醉,如此不动声色的心碎,冷冷的煎熬,非常考验唱功。 马莎:家家唱歌最好的部份是,是不用力地唱深刻的事 光听〈无关了〉,就知道马莎这次没有轻易放过家家,「对我来讲,我觉得家家唱歌最好的部份是,她可以用很轻而简单的语气地唱出讲很多事情,某个程度是当年莫文蔚做到的特点,不用力地唱出情绪柔软又很深刻的事,后座力反而会强,当年许美静也能这样诠释歌曲,九零年代末期这样的唱法就比较少,之后常有种过度诠释的感觉。」 男制作人看女生,有时会像针尖般犀利,马莎也是「我在心底想,如果我是女生,我会怎样?」他让家家这把火一般的嗓音,有着闷烧的心情,甚至进而对照出外界爱无能的疲惫与冷冷的世态。 在李宗盛的提醒后,马莎修改了可能语法,然后将原本犹疑在舒适圈的家家,推她一把,让她有藉由黑人音乐勃发出的洒脱、也让她有了自嘲的苍凉语气,这些在国内女歌手中少见的特质,这次都被诱发出来,于是有了生命的福凿痕迹,器乐故意用的不多、编曲不做满,让家家唱法更自由,更偏灵魂韵致。这在〈漂流〉一曲也听得出来,龟田诚治制作的这首歌,家家发挥蓝调力道,决绝的表达分手,但那情绪都回马枪到自己尾音中,句句刺入自己来求解脱,这样反差的深情,又让人物立体起来,再也不是纯为发泄的情歌。〈Hey〉中恭硕良的鼓交错家家歌声,坦率出受了伤仍拥抱生命的热情。 这张专辑有回眸、迎击、拥抱以及一个女人走到后来,胜过肉体价值的美丽的人生历程,〈曾经美丽过〉,是谢宇威以前唱过的歌,大学时的马莎一听这首歌就爱上,「我第一次听,想到好像所有的妈妈都是这样子,我以前听就好感动,有一种很优雅的气质在里面。后来听谢宇威老师说这首歌当时是为了葛丽泰嘉宝、奥黛莉赫本那代巨星写的,曾经她们都好美,雍容华贵,但如今少有人提到这些女星的名字。」 于是他此曲找到黄裕翔弹钢琴,裕翔跟家家同步录音,家家这首歌唱到哭,想到谁曾经美丽过?或许也可能是自己或母亲,谁的美丽又曾被人知道?王希文编曲与提琴伴奏,黄裕翔的钢琴编排,各方人马以极其内敛的方式,唱出每个人都曾美丽过,就算没有人知道。 那是一个美好的收尾,前面迎来各种青春的灿烂、茫然、出社会后的挣扎与勇敢,最后能够自开自谢的「美丽」收场,家家这次带进来了所有人,所有努力相爱或努力过活的每一个人,在歌曲铺排中,让人们有个生命旅程的「家」,是终点也是起点的安慰。 是要刺激他人的审美疲劳,还是要唱进人的心里? 一把好歌声,可以做出一首「家」,每个人都有过急遽的事过境迁,音乐能守住一个时空,马莎访谈时,也显露出他的担心,这次没让家家飙高音,是否有自己任性的嫌疑?是否能马上受到市场欢迎?但他清楚,一个歌手要走长远,就必须要把情感表达很细腻,肩负家家两张制作人的他,也在思考为她铺什么路?「希望她将很多复杂情绪唱进去,这样才能让人听不腻,在录音时,一首歌会被反复聆听好几次,等于是考验它的耐听性,也在考验过了五、六年后,那首歌是否还有余韵,不用急着让人知道她就是一个很会唱的人,若依靠飙高音,最后药就会愈来愈猛。」造成他人的审美疲劳?还是要唱进人的心里?忠于音乐的他,还是选择后者。 「前提是市场需要一首好歌,重点在唱得好,唱进人心里。」 这张没有讨好市场的自溺清歌,马莎听过家家多场现场演出,知道她的多面性,于是这次找了跨国制作群,他们分别找到各国乐手,结合了灵魂、爵士唱腔与各种复古元素缤纷而出,那些曲风洒脱中总见人生残酷,本身就冷热交替,提供了家家的一个好舞台。 从不以眼泪来面对悲伤,寓苦于乐是家家歌声的特色 无论是摩城情调还是百老汇风情,都让家家的唱法来去自由,来凸显人生本质的身不由己,因此很美,因此谁都可以驻足投影,从来觉得黑人乐风是种受困中的自由,以精神意志超越那束缚,就如同家家母亲前一阵子离开人世,他们一家人仍以开朗、宾主尽欢的方式办丧礼,人们问家家为什么,她说他们家从不以眼泪来面对悲伤,这种寓苦于乐的方式,是家家诠释歌曲与众不同的地方。 马莎与工作人员都感到家家这一年的成长,她笔下那小小、瑟缩的身影,在歌曲中反差出勇敢,因心里的阴影,所以唱出光来,这是家家,在这城市让人感受到家的,不是大港唱腔中,那种被错认的灯火通明,而是巷尾那抹余光,让有故事的人能被接纳,这次始终有流浪感的她,终于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