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千秋禄•唐宴
草帽酱、回音哥、阿YueYue - 千秋禄•唐宴
全部播放

专辑名:千秋禄•唐宴
歌手:草帽酱、回音哥、阿YueYue、风小筝、彭十六、曲肖冰
发行时间:2021-01-12

简介:《千秋录-唐宴》是以唐代为故事背景,由知名作家创作故事,由等什么君,回音哥,彭十六,草帽酱,风小筝,阿yueyue,曲肖冰,锦零等众多古风知名KOL以及抖音大V组成的阵容,以故事为主线,以音乐为主要表现载体,弘扬中国传统历史文化,打造新类型的“听读一体”国风企划 她,距长安城八百里外,留侠镇七星镖局的二小姐,一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子。父亲平日对她管教严厉,不让她练武,心里希望她像姐姐一样,成为精通琴棋书画,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愁着她这辈子嫁不出去,可她心中早已有了以心相许的如意郎君。   他,南野镇,屡次科举不中的落第秀才,镇里人眼中的“大文豪”,商贾眼中的穷酸秀才。十年如一日,寒窗苦读。他曾发过誓言,待考取功名,定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来娶他的心上人,七星镖局的二小姐。   他们的故事这就开始讲起了。 三十里外,南野镇打擂日。她又如往常一样“梳洗打扮”,这可不是寻常女子的施粉黛,别发簪,为掩人耳目,女扮男装,活脱脱一个帅气的书生,看起来比平常书生,还多了几分英气。 酒仙楼,他正和旁乡的好友斗诗,她在东南角看着两月一次的打擂台,看的她是内心澎湃,跃跃欲试。他斗诗惜败,被猛灌了一壶白酒,一个踉跄,身子翻过栏杆掉入了南运河里。好友也急的手忙脚乱,但不谙水性,也无从下手,眼看着河水湍急,便大声呼叫着人来帮忙。她,听到呼救声,不假思索几个箭步便冲到了河边,一下扎到了河里。他被救上来了,一口一个感谢,他也是没想到一个书生,竟然有这么好的水性。 他和她相谈甚欢,从诗词歌赋,武术拳脚,到人生理想。他认定她这个兄弟交定了,况且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而她,听完他的“长篇大论”,没有对这个穷酸书生有一点反感,反倒多了几分倾慕,和惺惺相惜。二人喝的酣畅,一醉到天明。   翌日,他为表感激和尽地主之谊,带着她载小船听雨落,也教她吟诗作对。她在杨柳堤旁教他拳脚用来防身。在武艺切磋时,他不小心打掉了她的发簪,才知她是女儿身。 二人含情脉脉。她,红袖添香,为他洗笔研磨,活脱脱变了个人。他说待考取功名,定光明正大娶她回家。他知道她父亲喜欢习武的人,他便时常找她请教武学上的技巧要的。   时间如白马过隙,流水无形。到了进京赶考的时日。 他, 直奔梦想的天国长安城,夺金榜,得功名。 她, 回了镖局,做回了她的二小姐,整日茶饭不思,等着他凯旋而归。 到了发榜的时日,她听说他喜中状元,她内心何以用喜悦二字够形容。过了数月,也不见他归来,甚至连一封书信都没有。自从上次偷溜出去,父亲对她更是严加看管,不让她出镖局半步。她对他的思念犹如泉涌,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又过半月,听姐姐说起,南野镇出了个新科状元,皇上将自己的妹妹许给了新科状元,成了当朝的驸马爷。她还不死心,追问姐姐这驸马爷姓甚名谁。她心如死灰,本就蜡黄消瘦的脸,没了一点精神。 她,为了忘记他,没日没夜的练武,显然成了一个武痴。父亲担心她是得了癔症,遍请名医来访,终不见成效。她说着自己没患病,让父亲不必担忧。   一月后,深夜,大雪纷飞。 她骑着白鬃马,遮着面纱,一袭红装,美艳动人。 她身背着长剑,直奔长安城……

更多 >>

《千秋录-唐宴》是以唐代为故事背景,由知名作家创作故事,由等什么君,回音哥,彭十六,草帽酱,风小筝,阿yueyue,曲肖冰,锦零等众多古风知名KOL以及抖音大V组成的阵容,以故事为主线,以音乐为主要表现载体,弘扬中国传统历史文化,打造新类型的“听读一体”国风企划 她,距长安城八百里外,留侠镇七星镖局的二小姐,一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子。父亲平日对她管教严厉,不让她练武,心里希望她像姐姐一样,成为精通琴棋书画,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愁着她这辈子嫁不出去,可她心中早已有了以心相许的如意郎君。   他,南野镇,屡次科举不中的落第秀才,镇里人眼中的“大文豪”,商贾眼中的穷酸秀才。十年如一日,寒窗苦读。他曾发过誓言,待考取功名,定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来娶他的心上人,七星镖局的二小姐。   他们的故事这就开始讲起了。 三十里外,南野镇打擂日。她又如往常一样“梳洗打扮”,这可不是寻常女子的施粉黛,别发簪,为掩人耳目,女扮男装,活脱脱一个帅气的书生,看起来比平常书生,还多了几分英气。 酒仙楼,他正和旁乡的好友斗诗,她在东南角看着两月一次的打擂台,看的她是内心澎湃,跃跃欲试。他斗诗惜败,被猛灌了一壶白酒,一个踉跄,身子翻过栏杆掉入了南运河里。好友也急的手忙脚乱,但不谙水性,也无从下手,眼看着河水湍急,便大声呼叫着人来帮忙。她,听到呼救声,不假思索几个箭步便冲到了河边,一下扎到了河里。他被救上来了,一口一个感谢,他也是没想到一个书生,竟然有这么好的水性。 他和她相谈甚欢,从诗词歌赋,武术拳脚,到人生理想。他认定她这个兄弟交定了,况且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而她,听完他的“长篇大论”,没有对这个穷酸书生有一点反感,反倒多了几分倾慕,和惺惺相惜。二人喝的酣畅,一醉到天明。   翌日,他为表感激和尽地主之谊,带着她载小船听雨落,也教她吟诗作对。她在杨柳堤旁教他拳脚用来防身。在武艺切磋时,他不小心打掉了她的发簪,才知她是女儿身。 二人含情脉脉。她,红袖添香,为他洗笔研磨,活脱脱变了个人。他说待考取功名,定光明正大娶她回家。他知道她父亲喜欢习武的人,他便时常找她请教武学上的技巧要的。   时间如白马过隙,流水无形。到了进京赶考的时日。 他, 直奔梦想的天国长安城,夺金榜,得功名。 她, 回了镖局,做回了她的二小姐,整日茶饭不思,等着他凯旋而归。 到了发榜的时日,她听说他喜中状元,她内心何以用喜悦二字够形容。过了数月,也不见他归来,甚至连一封书信都没有。自从上次偷溜出去,父亲对她更是严加看管,不让她出镖局半步。她对他的思念犹如泉涌,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又过半月,听姐姐说起,南野镇出了个新科状元,皇上将自己的妹妹许给了新科状元,成了当朝的驸马爷。她还不死心,追问姐姐这驸马爷姓甚名谁。她心如死灰,本就蜡黄消瘦的脸,没了一点精神。 她,为了忘记他,没日没夜的练武,显然成了一个武痴。父亲担心她是得了癔症,遍请名医来访,终不见成效。她说着自己没患病,让父亲不必担忧。   一月后,深夜,大雪纷飞。 她骑着白鬃马,遮着面纱,一袭红装,美艳动人。 她身背着长剑,直奔长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