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古琴
李祥霆 - 古琴
全部播放

专辑名:古琴
歌手:李祥霆
唱片公司:雨果唱片
发行时间:1996-08-18

简介:李祥霆以曾成伟1996制古琴录制演奏。 1997年,《李祥霆古琴专集》的录音在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录音棚进行。据闻,有的公司录制古琴唱片时,不得有手在琴面上走音的磨擦声,其实这是古琴音乐的特性之一,不仅如此,还要使什么戏法,使古琴的失去了应有的音色。因此害得演奏者叫苦连天,甚至与无知的监制发生矛盾。而雨果公司监制、录音易有伍先生深谙此道,他所追求的是:要古琴的原声音色,不加任何“添加剂”,充分展现古琴特色,其效果是声韵俱佳。这使演奏家大为心悦。一路下来,马不停蹄,六首独奏、一首琴箫合奏、五首即兴演奏顺利完成。 在这张唱片中不仅可以聆听到李祥霆的古琴音乐,而且还可以从内页欣赏到他的丹青妙手(三幅绘画、一幅书法作品),以及他对唐代古琴音乐美学的研究成果《琴声十三象》。更可贵的是第一次把他多年来即兴演奏的精华保留了下来。 青少年时的李祥霆,深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自从广播中听到第一首琴曲后,便仿照古诗中所写和国画中的依稀可辨的琴型, 亲手做了一张“琴”,用二胡弦代替琴弦,用扣钉作徽,试弹,竟出了泛音(那时还不知什么是泛音),再弹,又找出好多泛音。因此精神振奋,便给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查阜西先生写信。几个月后,只身从中国东北部的吉林来到北京,这是1957年的事了。如今,这位名扬海内外的琴家、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回忆起这些,仍会流露出对恩师的无限感激之情。1958年考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师从吴景略先生,并从国画大师溥雪斋、潘素学画。1982年,李祥霆开历史之先河,在英国达拉姆东方艺术节举行了古琴史上第一次独奏会。之后,他先后在法国、美国等地举行音乐会,获得巨大成功。古琴音乐的魅力传向世界。 为这张CD打头炮的琴曲是《离骚》,离,别也,骚,愁也。两千三百年前的战国时代,屈原为楚国的大夫,因受谗言中伤,被楚王贬于江南,他眷恋楚国而赋《离骚》。琴曲采用《离骚》为标题,音乐愤然感伤。真可谓“芳草为伍,郁志秋江,名山摇落,伤心迟暮,人各有情,何能已已,弹此操,一遇哀怨离愁,无端交集(清康熙九年《琴苑心传全编》)”。 人们常常把知心朋友比做“知音”,其实该词源于琴曲《高山流水》。在比屈原更早的春秋时代,有一位琴师,名叫伯牙,深谙造化之趣,作琴曲《高山流水》。史书记载;伯牙弹此曲时,子期说:“巍巍乎若泰山”,“洋洋乎若江河”。伯牙琴中意境,子期全然领悟,从此二人结为知音。几年后,子期去世,伯牙“破琴绝弦,终生不复鼓”。后来此曲分为两首——《高山》、《流水》。美国“航行者二号”宇宙飞船中有一张120分钟的金唱片,选有世界经典音乐,唯一的亚洲音乐便是琴曲《流水》,可谓向茫茫宇宙寻找知音。近些年来,有琴家常把此曲中的前后部分删节演奏,以突出曲中模仿烟波浩淼,荡荡流水的段落。我则更喜欢李祥霆演奏的全本《流水》,音乐一开始,就把你带入宽广、悠远的意境,随后而来的不仅有点点山泉汇入江河的种种形象,又有智者心神与水相通的豁然灵动,和志在流水的无限情怀。自然美升华为艺术美,弹出“形”中之“神”,以寄我心之所寄。窃以为,这才是伯牙所弹,子期所听之《流水》。 《胡笳十八拍》,说的是汉代才女蔡文姬在战乱中被胡人所掠,嫁左贤王为妻,生二子。十二年后,被曹操赎回,伤感之时,作诗辞十八拍,胡人思念文姬,卷芦叶为笳吹奏哀怨之声。后来,唐代音乐家董庭兰写琴曲《胡笳十八拍》。古诗十八拍悲凉婉转,读之黯然神伤。音出焦桐,更令闻者凄怆欲绝。此曲结构庞大,达十五分钟之久,若音乐处理平淡,难免有拖沓、冗长之嫌。而李祥霆的演奏与他人多有不同,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激昂慷慨,酣畅淋漓。特别是第十段音乐的慢速演奏,以及反复时的音色暗淡、力度减弱的处理,更是独具匠心。最后三段他处理成散板,但形散神不散,演奏一气呵成,颇见功力。 在评论他的即兴演奏之前,我要卖弄一下有关古琴的小常识。琴为七弦,音域宽达四个八度,每条弦上有十三个泛音,基本音色为散音(空弦)、泛音和按音。在即兴演奏中,不仅要把古琴的这些外在特性发挥出来,还要弹出韵味、内涵、意境,这绝非易事。李祥霆于1989至1994年,到英国剑桥大学作即兴演奏研究,几年前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古琴即兴演奏(演唱)音乐会,台下的听众可以任意出题目和诗词,请其即兴演奏和演唱。他运思精微,紧扣主题的即兴创作一经注入指端,便音随意转,行云流水。使听者心悦诚服,倍觉享受。这张CD中的《望秦》,是一曲发思古之幽情的即兴演奏。从最低音开始,随后主题音乐在中音区进入,几经变奏渐进高潮,音乐的走向跨越四个八度。追忆、讴歌、慨叹、沉思尽在其中。 古琴历史悠久,从音乐和音乐文献中可领略不同时代的琴风和美学追求,李祥霆根据唐代的古琴文献资料,研究、分析、归纳出古琴音乐的十三种特征,即“琴声十三象”:“雄、骤、急、亮、灿、奇、广、切、清、淡、和、恬、慢。清代徐青山的《溪山琴况》,把古琴音乐归纳为二十四况。这些都足以说明,古琴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和表现力,有着无限深远的意境。如何把它发挥出来,就需要演奏者心手相应。所谓心指的是演奏者的文化艺术修养,对琴乐美学思想的理解、把握,和对音乐本身的感悟;手则指的是对基本演奏技法的熟练掌握,以及对力度、音色的控制和变化。实际上对琴本身音乐语言掌握的愈丰富,音乐的表现力就愈丰富,就不会表现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技术娴熟,而缺乏“心”的感应,“手”也只能是机器。音乐的内涵变成了干巴巴的音符。古琴音乐历经几千年,正是其深邃的意境和它丰富的表现力使其绵延不绝,李祥霆的演奏正是继承了这种优秀的传统。 此集中还有《夜琴》三首,是依据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境而作:“蜀琴木性实,楚丝音韵清。调慢弹且缓,夜深十数声。入耳淡无味,惬心浅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以极其缓慢的十数声为曲,拨弦为声,移指为韵,淡至无味。好象正是诗人所追求的。可我听着却没有感觉,难怪诗人说“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我等肉眼凡胎实在不解此中风情。 总之,这张CD比较全面地展示了李祥霆的古琴演奏艺术,会令热爱中国古典音乐的听众一饱耳福。

更多 >>

李祥霆以曾成伟1996制古琴录制演奏。 1997年,《李祥霆古琴专集》的录音在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录音棚进行。据闻,有的公司录制古琴唱片时,不得有手在琴面上走音的磨擦声,其实这是古琴音乐的特性之一,不仅如此,还要使什么戏法,使古琴的失去了应有的音色。因此害得演奏者叫苦连天,甚至与无知的监制发生矛盾。而雨果公司监制、录音易有伍先生深谙此道,他所追求的是:要古琴的原声音色,不加任何“添加剂”,充分展现古琴特色,其效果是声韵俱佳。这使演奏家大为心悦。一路下来,马不停蹄,六首独奏、一首琴箫合奏、五首即兴演奏顺利完成。 在这张唱片中不仅可以聆听到李祥霆的古琴音乐,而且还可以从内页欣赏到他的丹青妙手(三幅绘画、一幅书法作品),以及他对唐代古琴音乐美学的研究成果《琴声十三象》。更可贵的是第一次把他多年来即兴演奏的精华保留了下来。 青少年时的李祥霆,深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自从广播中听到第一首琴曲后,便仿照古诗中所写和国画中的依稀可辨的琴型, 亲手做了一张“琴”,用二胡弦代替琴弦,用扣钉作徽,试弹,竟出了泛音(那时还不知什么是泛音),再弹,又找出好多泛音。因此精神振奋,便给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查阜西先生写信。几个月后,只身从中国东北部的吉林来到北京,这是1957年的事了。如今,这位名扬海内外的琴家、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回忆起这些,仍会流露出对恩师的无限感激之情。1958年考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师从吴景略先生,并从国画大师溥雪斋、潘素学画。1982年,李祥霆开历史之先河,在英国达拉姆东方艺术节举行了古琴史上第一次独奏会。之后,他先后在法国、美国等地举行音乐会,获得巨大成功。古琴音乐的魅力传向世界。 为这张CD打头炮的琴曲是《离骚》,离,别也,骚,愁也。两千三百年前的战国时代,屈原为楚国的大夫,因受谗言中伤,被楚王贬于江南,他眷恋楚国而赋《离骚》。琴曲采用《离骚》为标题,音乐愤然感伤。真可谓“芳草为伍,郁志秋江,名山摇落,伤心迟暮,人各有情,何能已已,弹此操,一遇哀怨离愁,无端交集(清康熙九年《琴苑心传全编》)”。 人们常常把知心朋友比做“知音”,其实该词源于琴曲《高山流水》。在比屈原更早的春秋时代,有一位琴师,名叫伯牙,深谙造化之趣,作琴曲《高山流水》。史书记载;伯牙弹此曲时,子期说:“巍巍乎若泰山”,“洋洋乎若江河”。伯牙琴中意境,子期全然领悟,从此二人结为知音。几年后,子期去世,伯牙“破琴绝弦,终生不复鼓”。后来此曲分为两首——《高山》、《流水》。美国“航行者二号”宇宙飞船中有一张120分钟的金唱片,选有世界经典音乐,唯一的亚洲音乐便是琴曲《流水》,可谓向茫茫宇宙寻找知音。近些年来,有琴家常把此曲中的前后部分删节演奏,以突出曲中模仿烟波浩淼,荡荡流水的段落。我则更喜欢李祥霆演奏的全本《流水》,音乐一开始,就把你带入宽广、悠远的意境,随后而来的不仅有点点山泉汇入江河的种种形象,又有智者心神与水相通的豁然灵动,和志在流水的无限情怀。自然美升华为艺术美,弹出“形”中之“神”,以寄我心之所寄。窃以为,这才是伯牙所弹,子期所听之《流水》。 《胡笳十八拍》,说的是汉代才女蔡文姬在战乱中被胡人所掠,嫁左贤王为妻,生二子。十二年后,被曹操赎回,伤感之时,作诗辞十八拍,胡人思念文姬,卷芦叶为笳吹奏哀怨之声。后来,唐代音乐家董庭兰写琴曲《胡笳十八拍》。古诗十八拍悲凉婉转,读之黯然神伤。音出焦桐,更令闻者凄怆欲绝。此曲结构庞大,达十五分钟之久,若音乐处理平淡,难免有拖沓、冗长之嫌。而李祥霆的演奏与他人多有不同,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激昂慷慨,酣畅淋漓。特别是第十段音乐的慢速演奏,以及反复时的音色暗淡、力度减弱的处理,更是独具匠心。最后三段他处理成散板,但形散神不散,演奏一气呵成,颇见功力。 在评论他的即兴演奏之前,我要卖弄一下有关古琴的小常识。琴为七弦,音域宽达四个八度,每条弦上有十三个泛音,基本音色为散音(空弦)、泛音和按音。在即兴演奏中,不仅要把古琴的这些外在特性发挥出来,还要弹出韵味、内涵、意境,这绝非易事。李祥霆于1989至1994年,到英国剑桥大学作即兴演奏研究,几年前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古琴即兴演奏(演唱)音乐会,台下的听众可以任意出题目和诗词,请其即兴演奏和演唱。他运思精微,紧扣主题的即兴创作一经注入指端,便音随意转,行云流水。使听者心悦诚服,倍觉享受。这张CD中的《望秦》,是一曲发思古之幽情的即兴演奏。从最低音开始,随后主题音乐在中音区进入,几经变奏渐进高潮,音乐的走向跨越四个八度。追忆、讴歌、慨叹、沉思尽在其中。 古琴历史悠久,从音乐和音乐文献中可领略不同时代的琴风和美学追求,李祥霆根据唐代的古琴文献资料,研究、分析、归纳出古琴音乐的十三种特征,即“琴声十三象”:“雄、骤、急、亮、灿、奇、广、切、清、淡、和、恬、慢。清代徐青山的《溪山琴况》,把古琴音乐归纳为二十四况。这些都足以说明,古琴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和表现力,有着无限深远的意境。如何把它发挥出来,就需要演奏者心手相应。所谓心指的是演奏者的文化艺术修养,对琴乐美学思想的理解、把握,和对音乐本身的感悟;手则指的是对基本演奏技法的熟练掌握,以及对力度、音色的控制和变化。实际上对琴本身音乐语言掌握的愈丰富,音乐的表现力就愈丰富,就不会表现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技术娴熟,而缺乏“心”的感应,“手”也只能是机器。音乐的内涵变成了干巴巴的音符。古琴音乐历经几千年,正是其深邃的意境和它丰富的表现力使其绵延不绝,李祥霆的演奏正是继承了这种优秀的传统。 此集中还有《夜琴》三首,是依据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境而作:“蜀琴木性实,楚丝音韵清。调慢弹且缓,夜深十数声。入耳淡无味,惬心浅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以极其缓慢的十数声为曲,拨弦为声,移指为韵,淡至无味。好象正是诗人所追求的。可我听着却没有感觉,难怪诗人说“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我等肉眼凡胎实在不解此中风情。 总之,这张CD比较全面地展示了李祥霆的古琴演奏艺术,会令热爱中国古典音乐的听众一饱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