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
阿朵 - 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
全部播放

专辑名: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
歌手:阿朵
唱片公司:华宇世博
发行时间:2017-12-25

简介:“我的生命裂了缝,阳光才能照进来”——阿朵            她是人们记忆深处摇曳在浮疏世界的千面歌姬, 也是初心难酬,孤独伫立在娱乐风口浪尖的烟雨凤凰。 她体内涌动的民族血液与性感娇媚的人设变换着角力,如潮汐进退。   在事业巅峰与精神低谷的矛盾挣扎中,她选择诚实面对心灵遇见的声音, 放弃浮华虚名,从娱乐工业生产线一纵而下, 赤脚踏入“新·民族音乐”这大众陌生的生养之地, 宛若一粒种子将自己深浸泥土, 在娱乐圈留白“死去”。   世外五载,栉风沐雨; 敛影避世,贴大地行走。 她从这村到那寨,从江河山岭到古城部落,从足下一方直达地极。 一路情殇,难遇良人,窄门外伤神追问; 一路行吟,赋声于形,见歌于神; 一路开智,朽杖发芽,彩虹出现;   该张舞台秀原声专辑收录了歌者从2012“死去”到2017“复活”间漫长的心路距离, 她朴素的倾诉、呼唤并抚慰着,劝勉所有敏感而无着的心灵。 2017年12月18日,斗转参横,生命裂缝,阿朵秉时“死里复活”。   这是一部阿朵献给这世间所有还在黑暗中寻找爱的人的作品,“死亡”与“复活”分别是这张全新舞台秀原声专辑的两大核心主题,阿朵在《死里复活》秀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来自南方古城的女孩——桥,从小离家寻找阿爸曾对她描述的真爱,每去到一个地方总是穿戴好阿爸给她的嫁衣,等待真爱降临。一路上,桥遇见过扯谎哥、负心郎,也经历了迷茫、伤害、辜负与原谅,却依然执着的等着、爱着,在都市钢筋水泥的夹缝中,故作坚强的桥内心终于崩塌,内心挣扎“死去”。当她穿越黑暗经历了死里复活般的心灵开智后,桥领悟到自己无论经历了多少困难,若还能去相信、盼望及无我的付出,仍能进入属于自己的蒙福之地。最终桥找到了她的良人,找到了心灵栖息归宿,发现就在她出发的地方,美梦早已成真... 在这张名为《死里复活》舞台秀录音室原声专辑中,阿朵以革自己命的魄力,实现了对“音乐”和“人设”的颠覆性创生。整张原声专辑既是歌者5年间不断正视自我量体裁衣的完整表达,其中每一首作品又独立记录了她这些年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起初》拂袖开篇,宇宙初回,过耳惊心;《如你遇见她》、《扯谎哥》、《等待的新娘》、《那里是哪里》以充沛的情感表达,聚焦黎明前的极致孤独与黑暗,构建了一个情绪的出口;《死里复活》作为整张原声专辑的“定海神针”,它一反直觉里的雄大磅礴,整曲返璞归真,轻描淡写包容着生命回归的大主题。《阿爸说》、《苦难·幸福》、《叶子花》、《世间》不断思索与辩证,完成了令人激赏的蜕变,向信仰敞开呼唤,祝福与劝勉世间万事万物。纵观整张原声专辑,艺术表达深入简出,作品充满了对家乡山野、风土人情最单纯、质朴的眷顾,对生命质量最深刻的反思与获得,剪除了哲学的晦涩,为其嫁接上了诗歌的含蓄。   全新《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的全部词曲均由阿朵独自包办,此外阿朵还以制作人身份同陈伟伦搭档,深度参与到专辑的制作中去。整张原声专辑制作过程严苛且特质化,在分娩途中融合了丰富的实验性音乐制作理念,集结了知名唱作人方大同、美籍华裔音乐人Soulspeak、少数民族音乐家央格里、旅美音乐制作人马亮Mars、以色列电音艺术家Guy Moses等一批东西方最具想象力的音乐鬼才倾力参与、共同探索,艺术家们联袂赋予了每首作品以全新的声音设计,强烈的“新·民族音乐”特性成为这张原声专辑的创作基调。   在具体表现形式上,阿朵人声秉承了苗家12路古歌精髓,部分作品融入口技伴唱和非常规式的民族和声;编曲方面,流行、电音与民族民间声效前卫融合,民间生活场景中最为常见的弹棉花、筛米、纺线机、磨盘等一大批什物在阿朵推动下实验性的被调制改良成符合现代12平均律的特色“乐器”,常规流行音乐制作中闻所未闻的特殊音色被大胆的纳入到这张原声专辑的音乐织体中;结合芦笙、独弦琴、雕、唢呐、打溜子等民族传统乐器的有机使用,《死里复活》秀原声专辑使得民族乐器与民间什物极具开创性的焕发了新“声”。 阿朵在传统音乐与现代流行音乐之间搭建了与《死里复活》秀主人公同名的一座“桥”,这是一次游曳于主流与边缘、传统与未来、传承与变革之间的巨大冒险,阿朵果断抛弃了打安全牌,耗时5年生生从“混沌”中趟出了一条清晰的音乐脉络,整张专辑的历史使命也愈发清晰而明确,中国的“新·民族音乐浪潮”似乎正在袭来。   在民族音乐穿针引线,多元制作理念撞击与混搭之下,每一首歌曲的编创都蕴含诸多听觉色彩的变化;每一句歌词都简洁而鲜活的充满诗的口感;每一句低语仿佛都是与命运息息相关的谶语;每一记高腔都穿透肉身直击心脏的正后方。原声专辑行腔走字里通过对未来民族声音艺术的探索,奠定了与众不同的审美品位与美学标准,开辟了全新的原创音乐形式,刷新着华语音乐语汇,影响或将无远弗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死里复活》秀原声碟故事阐述   上半场: 起初,造物者创造天地万物,包括男人、女人及最美好的爱情。亿万年之后,传说上天给予每一个人特定了当属自己的蒙福之地,只要你找到这地,你就可以拥有上天为你预备的一切财富。 为了找寻蒙福之地,人们离开生养自己的家乡,从都市到乡村,从乡村来到都市。为了寻找财富的人类,慢慢淡忘了爱情,淡忘了真爱的颜色。 在北京一座摩天大楼的窗内,站着来自南方古城的一个女孩桥,从小离家的桥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在寻找传说中的蒙福之地,而是在寻找阿爸曾对她所描述的真爱,为了寻找真爱的桥爬过无数山,走过无数路,去到过无数的城市与国家。如你遇见她,或许你会从她飞舞的长发中数出她曾为爱许下的心愿。 “新娘子你莫哭,转个弯弯就到屋。”儿时的歌谣回响在桥的梦里,乡村满天的星光与都市深夜的灯光,照亮着桥傻傻执着的脸庞。桥去到任何地方总是穿戴好阿爸给她的嫁衣,她认为也许这样真爱便可以一眼就认出她,桥幻想也许就在某个不经意的地方或明天,真爱就会悄然出现。这个等待的新娘,成了旁人眼中的笑话。在这一路上桥遇见过扯谎哥、负心郎,即便经历了迷茫、伤害、辜负与原谅的桥,依然还在等着、爱着。为了找到财富变的越来越冰冷的人们,纷纷与桥擦肩而过。 那一次,奔走在人海之中孤独的桥,站在都市钢筋水泥的夹缝中她望着天空,雨柱如万剑一般穿入她的心脏,因善良而故作坚强的桥这一刻终于崩塌了,她向天问喊;“那里是哪里?每个人在找的地方到底在哪里?真爱到底在哪里?”那声音如同天鹅临死前泣血的悲鸣,划破天际。       下半场: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的桥睁开了双眼,醒来的桥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金色的钥匙,当桥打开双眼时,她听见了绿绿水上的鸟儿在歌唱……再打开双眼时,听见了青青山上树叶的声响……再次打开双眼的桥,又听见了阿妈锅里的饭菜香……她看见了当初那个身穿布麻衣送她离家的男孩,看见了阿婆升起的火塘,此时经历了如同死里复活的桥,心中忽然间被一种神奇的热度填满,她感受到被一种难以形容的爱包裹住,并且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富有感与欢乐。这不就是传说中人人都在寻找的蒙福之地吗! 手拿金色钥匙的桥此刻明白了当初阿爸说的真爱,也明白了人人追寻的财富其实与真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原来上天早早定下的规律是要人类愿意全然给出真爱,无论在这过程中经历了多少困难,若你仍然还能去相信、盼望及无我的付出,你就会进入蒙福之地,而这地的钥匙就是爱,是不妥协不吝啬恒久真挚的爱。  如今的桥已经不再一样,她的眼睛就像一盏灯,照亮了全身全人,无论是贫穷、富有,或是苦难、幸福,都被她看做成为化妆的祝福。当满山遍野的叶子花红了的时候,桥,出嫁了。  桥找到了她的良人,绕了世界一大圈,原来真爱却在她出发的地方一直等候着她。  桥进入了自己的蒙福之地,原来有时候有的人并不知道,在她出生之时,就已经拥有了最好的一切。就在她出发的地方,其实,美梦已经成真了。 (完)  此作品献给这世间所有还在黑暗中寻找爱的人。愿以上音乐成为你的盐与光----- 阿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起初》 在每一个“通过仪式”中,人类都要再次开始世界的戏剧,返回原始的整体性,重现宇宙的创生。   作为民族史实的苗族古歌,流传于湘西、黔东南、川东、滇东等广大地区,对"创世"有一个从"混沌"到"神圣秩序"的建构过程,生动的反映了苗族先民从宇宙诞生、人类和物种起源、开天辟地、洪水滔天、苗族大迁徙、苗族古代社会制度和日常生产生活,充满了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属于苗族的活态文化。   苗人认为:原始的宇宙具有混沌和异质性,天地、山川及万物都是神的秩序构建,苗人每迁徙到一个地方,首先就需要"开天辟地"。 在苗族后裔阿朵独有的音乐语汇中,《起初》中的宇宙秩序与人类秩序行成了一种逻辑,并构建出一场宿命,阿朵的爱情观、世界观、宇宙观初现端倪。   《起初》创作于2013年,原作因编曲与歌词外泄而遗憾作废,时隔数年,阿朵重新填词,在普通话演唱基础上加入了黔东南苗语以丰富情绪的表达,并以现代电子音乐贴片采样的创作理念将苗族神话中开天辟地、万物初开的古记首度通过音乐形式呈现世人。电子音乐人、跨界声音艺术家Jason Hou参与了该作编曲,巧妙的将非常规式的民族和声、苗族古歌、打击乐、鼓舞、唢呐等苗族标志性音乐元素在编曲中有机融合,音乐编创上可谓是一次勇敢且值得称颂的冒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2《如你遇见她》 《如你遇见她》通过巧造出小溪流水、石磨碾转等音响效果,从洪荒宇宙过渡到人世间一个小小的”她”,搭建了从声到乐的逻辑线,音乐中她与时间相互对峙,风中苦等良人,在“如你遇见她”的假设命题里忘记人生的摇曳之态,坚持以她的姿势等待着被辨认,整首歌基调哀而不伤。   《如》是阿朵与制作团队摸索制作方向的第一支作品,见证了《死里复活》秀原声专辑制作团队的友谊甚至近乎亲情的连结。在阿朵离开公众视野的这些年间,她在湘西、贵州等地深居,与当地农民通过弹棉花、纺线机等民间什物的原生态声响创作了大量最原始作品小样。2015—2016年间,阿朵又与少数民族音乐家央格里在贵州、北京两地对苗族的生活场景进行了声音实验,央格里创造性发明并改良了一批符合现代12平均律的民族乐器,在二人共同打磨的这批作品中,《如》赫然在列。同年7月,阿朵首次完整表述了个人艺术发展的方向,提出“未来民族”的概念。美籍华裔超级制作人Soulspeak在了解到阿朵的艺术愿景后被深深吸引,遂参与到该作的编曲工作中。   Soulspeak在回想这首单曲制作过程时,最常提到的一个词汇是:“奇妙的玩耍”,单曲制作期间音乐家们彼此之间灵感迸发、相互激励,阿朵与Soulspeak、陈伟伦、央格里协同摸索,尝试了诸多反常规的操作,通过敲打苗族生活场景中的缸、瓦、罐、碗等器皿调制出了最符合歌曲表达的音律。作品结构设计上,《如》采用了AB段主副歌段落形式,两个音乐段落间呈现出鲜明的混响变化,营造了强烈的呼应和对比。演唱表达上,阿朵尝试在普通话主唱基础上穿插了黔东南苗语。历时一年,先后实验多个版本,这首出自原生态的音乐作品被推向了公众视野,阿朵也终于在音乐表达上找到了通往“未来民族”的方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3《扯谎哥》 在男人“我从来不唱扯谎歌”的极力辩解前, 女人不恼怒不哀哭, 诙谐幽默地怠慢它的真假, 居高临下地怜悯他圆谎时的手忙脚乱, 任其哭笑尽兴:“真假你已分不清,你也骗了自己,此刻笑着的你,不快乐”, 女人对谎言的接受早已经包含了反抗。   2016年阿朵正在为《扯谎哥》寻求适合的制作人,机缘巧合听到“唱作才子”方大同最新专辑《JTW 西游记》,方大同将中西方音乐巧妙揉和混搭进作品中,带来了没有框架的全新音乐风格,此举正中阿朵下怀,二人一拍即合,双方就此共同奔赴了一场奇妙的音乐冒险。   《扯谎哥》是一首充满黑色幽默的音乐作品,分为国际苗语主唱和普通话主唱两个版本。方大同赋予其鬼斧神工的编曲,融入了诸多实验元素,并运用很强的节奏组去诠释作品内涵,律动性非常先锋。方大同在听到阿朵的音乐后,玩心大起撸起袖子亲自上阵,带领助手们在工作室通过实录的方式,在声音设计上实现了鼓声和土家族乐器”打溜子”的音色采样,而这也是方大同音乐制作经历中第一次录制民族乐器;同时,方大同提出用人声去演绎民族乐器“咚咚喹”声效的创意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听觉感受;结尾处加入了如动作电影画面感般的断奏弦乐组,一路将音乐动态和戏剧化推向了高潮,实为整首作品的点睛之笔。美国著名录音师、音响师Paul David Hager担任了这首歌曲及部分原声专辑的混音工作,塑造了极具画面感的声响。苗语主唱版曲风以及整体表达就像一位华语乐坛前所未有的闯入者,令人耳目一新;普通话主唱版本则令听众更多将听觉聚焦在词藻中那幽默犀利的表达里,并将社会中巧舌如簧的一类人讽刺的一丝不挂,极具苗族女性奔放的腔调配合阿朵温柔的表达,使其更具力量;整首歌曲充满鲜明的女权主义基调,成为众多试图诠释“男人这张破嘴”的歌曲里足够真实而有层次的一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4《等待的新娘》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沈从文《边城》   斑斓星辉映照下,身着嫁衣的新娘忧郁的坐在古老的婚床上,坚守着生根的执念,苦等经年致孤独成怅,绚烂的烟花转瞬零落,星熄,心殇。爱一个人,那门是窄的,归来路是长的,“他呀,不是不回来,只是迷路了”,新娘喃喃自语,不是在为别人解脱,仿佛是在解脱自己。   《等待的新娘》最早的雏形是阿朵以筛米、织布机、拍缸声效作为节奏型的一个小样作品,偶然间当听她说有一位叫做Yosi Horikawa的日本音乐家专门从事这一类型音乐研究后,便下决心要与其取得联系。Yosi 常年隐居在日本的一个小岛上,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对陌生的“干扰”向来持观望态度,起初他合作意愿并不强,而当Yosi 听过阿朵发来的作品小样后,随即对这首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合作态度也由此发生了转变,Yosi 操刀上阵为这首作品进行了编曲,并在编曲中保留了阿朵筛米与织布机的原始动机。在后期企划过程中,《等》被原声专辑正式收录,并分别以湘西主唱和普通话主唱两个语言版本予以诠释,阿朵为了匹配制作整体气质对编曲进行了调整。在全新编曲中,阿朵重新采样了筛米的翻动、倾撒及织布机推梭的音色,营造出了极致细腻的孤独感。伴随埙声流淌出的唯美动听旋律,阿朵演唱一气呵成。   录音过程中,阿朵忽然回忆起一句儿时在湘西当地广为流传的童谣:“新娘子,你莫哭。转个弯弯就到屋”,这句童谣曾在阿朵心中默默的生出根,这既是她孩提时代对爱情的最初憧憬,也是她在成年后作为一个女人对爱情婚姻始终的盼望与期待。这段与自己的童年的隔空对话后来也被采样到了音乐Intro和过渡桥段。值得一提的是,央格里在作品中为“父亲”献声,安慰的低语温暖而充满了启示。   新娘在经年累月的等待中没有怨、没有恨,更没有得到一个着实的答案,她被希望与失望,喜悦与落寞的残酷交替反复吞噬,而这足以让听众产生同类作品中难以触及的情感共振。在陈伟伦看来《等待的新娘》是整张原声专辑中最为忧伤的一首歌曲。他说:“在这首歌制作过程中,我几次被阿朵声音里的细腻真挚感动到落泪,感到由衷的心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5《那里是哪里》 摩天高楼林立遮蔽了“她”的双眼, “现实与梦境在交替”, “她”分不清是“梦境还是回忆”, 面对人世凉薄,家乡最初的美好在荒凉的心底恍惚穿梭。 坚强倾塌瞬间迸发出一声仿若天鹅濒死的呐喊:“那里是哪里?”   阿朵2013年出版书籍《烟雨凤凰》,其中一个章节的文字契合了《那里是哪里》的心境:”我想逃离这个城市,回到我出生的地方,回到沱江边,回到质朴的大自然之中,只有它能接纳所有的不安和渴望,只有它能安慰我。”故乡,始终是她心头挥之不去的牵挂。     整首歌最大特点就是“对比感”,Jason Hou别出心裁的通过极具画面感的声音设计勾勒出钢筋水泥城市的科技与冰冷、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和冷漠,音乐织体呈现出了时间与空间、都市与乡村、文明与传统之间的对话。极具先锋性的电子编曲融入合成器的连续音色,并采样了抒情韵味浓郁的苗族古老民间乐器—古瓢琴的滑音音色,令这首歌曲浓烈的民族感中透露出丰富的电子气息,使得作品气质斐然。阿朵在人声演绎过程中对声音处理动态非常之大,极致的演唱方式充满了戏剧性张力,气声细密,高腔华丽,呐喊歇斯底里,完美的诠释出作品蕴含的绝望和淡然。副歌部分的民族和声响起,瞬间将聆听者从现实中抽离,最后一句直抓人心的长腔如天鹅死前的绝唱令人唏嘘,积郁彻底得到释放,像一颗种子被深埋土下,等待着有朝一日死里复活。   聆听《那里是哪里》的过程是让人百感交集的,音乐上刻意为之的矛盾或许正是周遭人们内心生活的真实写照: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要到达的地方,可那里到底是哪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6《死里复活》 信仰是一个大背景,人们有幸在行世的痛苦中积累、领悟,直到从中找寻到属于自己的信念,“死里复活”从生命中拔节而出,自此便有了属于自己的引领,寄托与派遣。   2012年,阿朵经历了人生重大转折,承受了情感的支离破碎,财产也被骗殆尽,身体健康急转直下,灵魂体被伤害到几近濒死。她挣扎了两年时间避世疗伤,在此期间播种花草、青菜,踏入田间开垦务农,陪伴了一粒种子从落入泥土到萌芽生长的全部过程。某日当她在栖身的原始森林慢跑时,一个声音叩响心智:“一粒种子若不死,麦子怎么生出来”,阿朵心结尽开,困苦皆释,发现并真切感受到了自己健康而完整的内在生命,原初的身心达观重临。自此阿朵也走上了感动、慰藉、劝勉他人之路。正如她所说:“我知道你所有的痛苦,因为我曾死过。” 这首歌“复活”的过程一波三折,编曲几经调整,包括阿朵在内的六位艺术家先后参与其中,直到发行前夕,作为原声专辑的压轴大作《死里复活》才最终惊艳出炉,一步踏上了这趟末班车。歌曲Intro部分调性宏大遥远,民族感强烈,而在进入主歌段落后,作品气质发生极大的动态变化,音乐呈现出返璞归真的戏剧化转折。在第二段配乐中,采用了京族古老民间乐器“独弦琴”,一根弦独特的构造展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表现力,虽孤独却又多彩,突出的旋律性与弹棉花采样构成的节奏组巧妙融合,呈现出难以忽视的辨识度。此外,该作品区别于一般流行音乐的转调手法,非常规的大三度的转调使歌曲气质瞬间得到升华。 这首作品呈现了阿朵与前序作品中截然不同的心境与视角。当聆听者在如此宏大的主题前摆好架势,准备迎接直觉里的磅礴冲击时,阿朵轻快的“na da c  na ta sa”人声响起,瞬间击中内心,《死里复活》为生命回归的主题诠释做了一次漂亮的示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7《阿爸说》 浪子红尘一段,重返故乡, 阿爸失而复得,喜悦无关贫富 , “锅里饭还热,屋里灯亮着” 赋予了等待以等待的温度, 赋予了接纳以接纳的伟大。   作为一首描述亲情的作品,《阿爸说》中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悖逆的儿子离家出走后放纵落魄,迷途知返对父亲忏悔道:“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动了慈心,原谅道:“这个儿子是我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在这个故事中,浪子经历了离家、想家、归家三个重要的生命历程,而这恰恰就是阿朵五年心路获得的现实观照。   《阿爸说》分为国际苗语主唱和普通话主唱两个版本,陈伟伦 、Mars及于鸿飞(鹤这豹脾气) 参与了这首歌的编曲工作,歌曲的编曲层层晕开,深刻诠释了歌曲中包含的“宽容”、“温情”与“劝勉”,在器乐及声音设计上,制作团队通过声音蒙太奇的方式,以”沙沙“作响的筛米声与悠扬的苗芦笙勾勒出父亲伸手含着泪望送与倚靠柴门盼子归乡的动人画面。演唱桥段中阿朵婉转高亢的湘西凤凰苗族水腔演绎实为这首歌的点睛之笔,自由的节奏与极具特色的装饰音将父子二人彼此思念的时空感渲染到了极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8《苦难·幸福》 苦难是灵魂的呻吟和抗议,幸福是灵魂的叹息与歌唱, 苦难与幸福都直接与灵魂有关,牵涉到对生命意义的评价, ”苦难是化妆的祝福“深化了对生命意义的理解, 命运的打击也因心灵的收获而得到了补偿。   《苦难·幸福》定位独特,是整张原声专辑中聆听差异最大的一首作品。最初的小样为吉他伴奏,阿朵以布鲁斯节奏的风格演唱,明朗欢快而又惬意。机缘巧合,在陈伟伦引荐下,以色列新锐电音艺术家GUY MOSES成为了这首歌曲的编曲,经过前两版编曲摸索,第三版的《苦难·幸福》呈现出了鲜明Trip-Hop风格,编曲里的慢板迷幻状态与阿朵所设想的音乐表达方式完美契合。人声处理上,MOSES也大胆的对阿朵音色进行了极致特殊的电子处理,人声被刻意后置使其沉浸在音乐律动里,如器乐一般成为了音乐旋律的一部分。   为确保《苦难·幸福》与原声专辑中“新·民族音乐”概念的呼应,并实现编曲上突破。阿朵在2017年初采风期间,专程赴贵州夜郎谷拜访了少数民族民族音乐家央格里。经过阿朵、央格里、陈伟伦、MARS的反复实验,制作组采样了芦笙、筛米、弹棉花等音效,Moses也对编曲重新进行了系统性调整,将弹棉花的音效以节奏型乐器形式同Trip-Hop电音风格重新适配,至此,这首歌的编曲产生了新的化学反应。鉴于Moses独特视角下对人声处理方式的特殊性,为保证音乐整体表现力和感染力,使声音层次和细节都能达到理想状态,以色列著名混音师REAN ALPEREN为这首作品的后期工作提供了混音。   《苦难·幸福》是歌者“死里复活”后的呼召与宣告,制作组有意识的将其从原声专辑整体风格中抽离出来,独特的编曲设计对应歌词深刻的辩证表达,也将这首歌从美学范畴上升到了哲学思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9《叶子花》 《叶子花》意涵丰富,释放了莫可名状的某种人生体验。同样是描写“花”,同样是“双语”演唱,2011年发行的阿朵个人单曲《一人一花》文艺腔浓厚,彼时她仍在思考与探索音乐方向和音乐使命,然而思想与思想之间漫长的路只能靠时间来跋涉,历时5年光景,这朵“花”终于被发现,在她内心深植绽放,开出了“叶子花’的模样,在热闹的芦笙迎亲中,“我的新郎,坐在我身边”终于为心灵找到了归宿。      《叶子花》是一首实验性的作品,由陈伟伦与于鸿飞(鹤这豹脾气)编曲,音乐结构设计奇特,整曲共分为三个段落,在第二段的主歌部分就非常特殊的进入到了转调,这种织体结构在过去华语音乐制作中几乎从未有人尝试过,情绪的抒发纯粹而直接。阿朵亲自对尾奏进行了特色处理,通过芦笙和特有的苗族民族迎亲”RAP”节奏组营造出开心喜乐的氛围,被强化的节奏和律动赋予了作品更强大的生命力,成为听觉色彩发生转变的主因。而在人声方面,普通话+湘西苗语和黔东南苗语、演唱+呢喃的融合也是演绎形式上的一次创新,在音律节奏和情绪表达上互相成全。   这首歌在主题、结构和手法上都闪现着相似的实验色彩,阿朵摆脱了在输出观点时惯性的“叙事白描+情绪渲染”,转而投向了更立体、寓意更深刻的叙事。《叶子花》可谓是整张原声专辑的意外收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世间》 《世间》原名《世间没有一无所有的人》,于2012年面世发行,作为一首“给爱带来阳光和鼓励的歌”曾收获了很多人的喜爱。阿朵对其格外重视,把它安置在了整张原声专辑的尾声部分,并更名为《世间》,为了能够在作品诠释上有所突破,阿朵将自己憋在家中,足不出户,全身心投入到构思创作中,一周后,一首浑然天成的音乐作品顺利分娩。在全新的《世间》中,阿朵不仅对歌词进行了局部调整,更是在编曲上大胆开刀,阿朵采用了自己人声口技模拟出大自然风声、水声、树声、鸟鸣及森林深处苏醒涌动的声音,并将其嵌入到整体编曲中作为歌曲的伴奏,MARS再对这首歌进行内容和编排上的有机变化,使其成为了一首制作特别且无比清丽感性的歌曲,作品格局焕然一新。   陈伟伦听过《世间》的全新演绎后,情不自禁的给了阿朵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评价道:《世间》是整张原声专辑中最出彩的作品,温暖、空灵并且感性,感觉与气质都是过往所有流行音乐中所没有的,这样的诠释从来没听到过,虽然是实验作品,但所有人听过之后都会深陷入其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语】  “演艺圈”的忘性是残酷的,一个艺人栖落何处,无关宏旨,而饱经磨砺的灵魂在时代快进中才可能被注视、审读并说出宿命,幸运的是,阿朵和她这张《死里复活》秀的录音室版原声专辑似乎具备了承担这一切的可能。   一个灵魂的原始意义仅维持至这一灵魂形之于音乐作品为止,寥寥文案仅能从主观上去感受阿朵这张原声专辑的深浅,正如当你按下播放键通过原声音乐沉浸在对故事的想象中时,这些音乐的原始意义也就已经与母体分离,像一个有了自己存在的婴儿一般,与你的灵魂共同成长。   这是一张献给这世间所有还在黑暗中寻找爱的人所聆听的作品,不论你是否相信现实和精神世界中“死里复活”的真实性,都必定会感受到歌者为此倾囊而出的诚意,而与此同时,你已经得到了阿朵的祝福,愿这些音乐成为你的盐与光。

更多 >>

“我的生命裂了缝,阳光才能照进来”——阿朵            她是人们记忆深处摇曳在浮疏世界的千面歌姬, 也是初心难酬,孤独伫立在娱乐风口浪尖的烟雨凤凰。 她体内涌动的民族血液与性感娇媚的人设变换着角力,如潮汐进退。   在事业巅峰与精神低谷的矛盾挣扎中,她选择诚实面对心灵遇见的声音, 放弃浮华虚名,从娱乐工业生产线一纵而下, 赤脚踏入“新·民族音乐”这大众陌生的生养之地, 宛若一粒种子将自己深浸泥土, 在娱乐圈留白“死去”。   世外五载,栉风沐雨; 敛影避世,贴大地行走。 她从这村到那寨,从江河山岭到古城部落,从足下一方直达地极。 一路情殇,难遇良人,窄门外伤神追问; 一路行吟,赋声于形,见歌于神; 一路开智,朽杖发芽,彩虹出现;   该张舞台秀原声专辑收录了歌者从2012“死去”到2017“复活”间漫长的心路距离, 她朴素的倾诉、呼唤并抚慰着,劝勉所有敏感而无着的心灵。 2017年12月18日,斗转参横,生命裂缝,阿朵秉时“死里复活”。   这是一部阿朵献给这世间所有还在黑暗中寻找爱的人的作品,“死亡”与“复活”分别是这张全新舞台秀原声专辑的两大核心主题,阿朵在《死里复活》秀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来自南方古城的女孩——桥,从小离家寻找阿爸曾对她描述的真爱,每去到一个地方总是穿戴好阿爸给她的嫁衣,等待真爱降临。一路上,桥遇见过扯谎哥、负心郎,也经历了迷茫、伤害、辜负与原谅,却依然执着的等着、爱着,在都市钢筋水泥的夹缝中,故作坚强的桥内心终于崩塌,内心挣扎“死去”。当她穿越黑暗经历了死里复活般的心灵开智后,桥领悟到自己无论经历了多少困难,若还能去相信、盼望及无我的付出,仍能进入属于自己的蒙福之地。最终桥找到了她的良人,找到了心灵栖息归宿,发现就在她出发的地方,美梦早已成真... 在这张名为《死里复活》舞台秀录音室原声专辑中,阿朵以革自己命的魄力,实现了对“音乐”和“人设”的颠覆性创生。整张原声专辑既是歌者5年间不断正视自我量体裁衣的完整表达,其中每一首作品又独立记录了她这些年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起初》拂袖开篇,宇宙初回,过耳惊心;《如你遇见她》、《扯谎哥》、《等待的新娘》、《那里是哪里》以充沛的情感表达,聚焦黎明前的极致孤独与黑暗,构建了一个情绪的出口;《死里复活》作为整张原声专辑的“定海神针”,它一反直觉里的雄大磅礴,整曲返璞归真,轻描淡写包容着生命回归的大主题。《阿爸说》、《苦难·幸福》、《叶子花》、《世间》不断思索与辩证,完成了令人激赏的蜕变,向信仰敞开呼唤,祝福与劝勉世间万事万物。纵观整张原声专辑,艺术表达深入简出,作品充满了对家乡山野、风土人情最单纯、质朴的眷顾,对生命质量最深刻的反思与获得,剪除了哲学的晦涩,为其嫁接上了诗歌的含蓄。   全新《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的全部词曲均由阿朵独自包办,此外阿朵还以制作人身份同陈伟伦搭档,深度参与到专辑的制作中去。整张原声专辑制作过程严苛且特质化,在分娩途中融合了丰富的实验性音乐制作理念,集结了知名唱作人方大同、美籍华裔音乐人Soulspeak、少数民族音乐家央格里、旅美音乐制作人马亮Mars、以色列电音艺术家Guy Moses等一批东西方最具想象力的音乐鬼才倾力参与、共同探索,艺术家们联袂赋予了每首作品以全新的声音设计,强烈的“新·民族音乐”特性成为这张原声专辑的创作基调。   在具体表现形式上,阿朵人声秉承了苗家12路古歌精髓,部分作品融入口技伴唱和非常规式的民族和声;编曲方面,流行、电音与民族民间声效前卫融合,民间生活场景中最为常见的弹棉花、筛米、纺线机、磨盘等一大批什物在阿朵推动下实验性的被调制改良成符合现代12平均律的特色“乐器”,常规流行音乐制作中闻所未闻的特殊音色被大胆的纳入到这张原声专辑的音乐织体中;结合芦笙、独弦琴、雕、唢呐、打溜子等民族传统乐器的有机使用,《死里复活》秀原声专辑使得民族乐器与民间什物极具开创性的焕发了新“声”。 阿朵在传统音乐与现代流行音乐之间搭建了与《死里复活》秀主人公同名的一座“桥”,这是一次游曳于主流与边缘、传统与未来、传承与变革之间的巨大冒险,阿朵果断抛弃了打安全牌,耗时5年生生从“混沌”中趟出了一条清晰的音乐脉络,整张专辑的历史使命也愈发清晰而明确,中国的“新·民族音乐浪潮”似乎正在袭来。   在民族音乐穿针引线,多元制作理念撞击与混搭之下,每一首歌曲的编创都蕴含诸多听觉色彩的变化;每一句歌词都简洁而鲜活的充满诗的口感;每一句低语仿佛都是与命运息息相关的谶语;每一记高腔都穿透肉身直击心脏的正后方。原声专辑行腔走字里通过对未来民族声音艺术的探索,奠定了与众不同的审美品位与美学标准,开辟了全新的原创音乐形式,刷新着华语音乐语汇,影响或将无远弗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死里复活》秀原声碟故事阐述   上半场: 起初,造物者创造天地万物,包括男人、女人及最美好的爱情。亿万年之后,传说上天给予每一个人特定了当属自己的蒙福之地,只要你找到这地,你就可以拥有上天为你预备的一切财富。 为了找寻蒙福之地,人们离开生养自己的家乡,从都市到乡村,从乡村来到都市。为了寻找财富的人类,慢慢淡忘了爱情,淡忘了真爱的颜色。 在北京一座摩天大楼的窗内,站着来自南方古城的一个女孩桥,从小离家的桥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在寻找传说中的蒙福之地,而是在寻找阿爸曾对她所描述的真爱,为了寻找真爱的桥爬过无数山,走过无数路,去到过无数的城市与国家。如你遇见她,或许你会从她飞舞的长发中数出她曾为爱许下的心愿。 “新娘子你莫哭,转个弯弯就到屋。”儿时的歌谣回响在桥的梦里,乡村满天的星光与都市深夜的灯光,照亮着桥傻傻执着的脸庞。桥去到任何地方总是穿戴好阿爸给她的嫁衣,她认为也许这样真爱便可以一眼就认出她,桥幻想也许就在某个不经意的地方或明天,真爱就会悄然出现。这个等待的新娘,成了旁人眼中的笑话。在这一路上桥遇见过扯谎哥、负心郎,即便经历了迷茫、伤害、辜负与原谅的桥,依然还在等着、爱着。为了找到财富变的越来越冰冷的人们,纷纷与桥擦肩而过。 那一次,奔走在人海之中孤独的桥,站在都市钢筋水泥的夹缝中她望着天空,雨柱如万剑一般穿入她的心脏,因善良而故作坚强的桥这一刻终于崩塌了,她向天问喊;“那里是哪里?每个人在找的地方到底在哪里?真爱到底在哪里?”那声音如同天鹅临死前泣血的悲鸣,划破天际。       下半场: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的桥睁开了双眼,醒来的桥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金色的钥匙,当桥打开双眼时,她听见了绿绿水上的鸟儿在歌唱……再打开双眼时,听见了青青山上树叶的声响……再次打开双眼的桥,又听见了阿妈锅里的饭菜香……她看见了当初那个身穿布麻衣送她离家的男孩,看见了阿婆升起的火塘,此时经历了如同死里复活的桥,心中忽然间被一种神奇的热度填满,她感受到被一种难以形容的爱包裹住,并且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富有感与欢乐。这不就是传说中人人都在寻找的蒙福之地吗! 手拿金色钥匙的桥此刻明白了当初阿爸说的真爱,也明白了人人追寻的财富其实与真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原来上天早早定下的规律是要人类愿意全然给出真爱,无论在这过程中经历了多少困难,若你仍然还能去相信、盼望及无我的付出,你就会进入蒙福之地,而这地的钥匙就是爱,是不妥协不吝啬恒久真挚的爱。  如今的桥已经不再一样,她的眼睛就像一盏灯,照亮了全身全人,无论是贫穷、富有,或是苦难、幸福,都被她看做成为化妆的祝福。当满山遍野的叶子花红了的时候,桥,出嫁了。  桥找到了她的良人,绕了世界一大圈,原来真爱却在她出发的地方一直等候着她。  桥进入了自己的蒙福之地,原来有时候有的人并不知道,在她出生之时,就已经拥有了最好的一切。就在她出发的地方,其实,美梦已经成真了。 (完)  此作品献给这世间所有还在黑暗中寻找爱的人。愿以上音乐成为你的盐与光----- 阿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起初》 在每一个“通过仪式”中,人类都要再次开始世界的戏剧,返回原始的整体性,重现宇宙的创生。   作为民族史实的苗族古歌,流传于湘西、黔东南、川东、滇东等广大地区,对"创世"有一个从"混沌"到"神圣秩序"的建构过程,生动的反映了苗族先民从宇宙诞生、人类和物种起源、开天辟地、洪水滔天、苗族大迁徙、苗族古代社会制度和日常生产生活,充满了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属于苗族的活态文化。   苗人认为:原始的宇宙具有混沌和异质性,天地、山川及万物都是神的秩序构建,苗人每迁徙到一个地方,首先就需要"开天辟地"。 在苗族后裔阿朵独有的音乐语汇中,《起初》中的宇宙秩序与人类秩序行成了一种逻辑,并构建出一场宿命,阿朵的爱情观、世界观、宇宙观初现端倪。   《起初》创作于2013年,原作因编曲与歌词外泄而遗憾作废,时隔数年,阿朵重新填词,在普通话演唱基础上加入了黔东南苗语以丰富情绪的表达,并以现代电子音乐贴片采样的创作理念将苗族神话中开天辟地、万物初开的古记首度通过音乐形式呈现世人。电子音乐人、跨界声音艺术家Jason Hou参与了该作编曲,巧妙的将非常规式的民族和声、苗族古歌、打击乐、鼓舞、唢呐等苗族标志性音乐元素在编曲中有机融合,音乐编创上可谓是一次勇敢且值得称颂的冒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2《如你遇见她》 《如你遇见她》通过巧造出小溪流水、石磨碾转等音响效果,从洪荒宇宙过渡到人世间一个小小的”她”,搭建了从声到乐的逻辑线,音乐中她与时间相互对峙,风中苦等良人,在“如你遇见她”的假设命题里忘记人生的摇曳之态,坚持以她的姿势等待着被辨认,整首歌基调哀而不伤。   《如》是阿朵与制作团队摸索制作方向的第一支作品,见证了《死里复活》秀原声专辑制作团队的友谊甚至近乎亲情的连结。在阿朵离开公众视野的这些年间,她在湘西、贵州等地深居,与当地农民通过弹棉花、纺线机等民间什物的原生态声响创作了大量最原始作品小样。2015—2016年间,阿朵又与少数民族音乐家央格里在贵州、北京两地对苗族的生活场景进行了声音实验,央格里创造性发明并改良了一批符合现代12平均律的民族乐器,在二人共同打磨的这批作品中,《如》赫然在列。同年7月,阿朵首次完整表述了个人艺术发展的方向,提出“未来民族”的概念。美籍华裔超级制作人Soulspeak在了解到阿朵的艺术愿景后被深深吸引,遂参与到该作的编曲工作中。   Soulspeak在回想这首单曲制作过程时,最常提到的一个词汇是:“奇妙的玩耍”,单曲制作期间音乐家们彼此之间灵感迸发、相互激励,阿朵与Soulspeak、陈伟伦、央格里协同摸索,尝试了诸多反常规的操作,通过敲打苗族生活场景中的缸、瓦、罐、碗等器皿调制出了最符合歌曲表达的音律。作品结构设计上,《如》采用了AB段主副歌段落形式,两个音乐段落间呈现出鲜明的混响变化,营造了强烈的呼应和对比。演唱表达上,阿朵尝试在普通话主唱基础上穿插了黔东南苗语。历时一年,先后实验多个版本,这首出自原生态的音乐作品被推向了公众视野,阿朵也终于在音乐表达上找到了通往“未来民族”的方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3《扯谎哥》 在男人“我从来不唱扯谎歌”的极力辩解前, 女人不恼怒不哀哭, 诙谐幽默地怠慢它的真假, 居高临下地怜悯他圆谎时的手忙脚乱, 任其哭笑尽兴:“真假你已分不清,你也骗了自己,此刻笑着的你,不快乐”, 女人对谎言的接受早已经包含了反抗。   2016年阿朵正在为《扯谎哥》寻求适合的制作人,机缘巧合听到“唱作才子”方大同最新专辑《JTW 西游记》,方大同将中西方音乐巧妙揉和混搭进作品中,带来了没有框架的全新音乐风格,此举正中阿朵下怀,二人一拍即合,双方就此共同奔赴了一场奇妙的音乐冒险。   《扯谎哥》是一首充满黑色幽默的音乐作品,分为国际苗语主唱和普通话主唱两个版本。方大同赋予其鬼斧神工的编曲,融入了诸多实验元素,并运用很强的节奏组去诠释作品内涵,律动性非常先锋。方大同在听到阿朵的音乐后,玩心大起撸起袖子亲自上阵,带领助手们在工作室通过实录的方式,在声音设计上实现了鼓声和土家族乐器”打溜子”的音色采样,而这也是方大同音乐制作经历中第一次录制民族乐器;同时,方大同提出用人声去演绎民族乐器“咚咚喹”声效的创意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听觉感受;结尾处加入了如动作电影画面感般的断奏弦乐组,一路将音乐动态和戏剧化推向了高潮,实为整首作品的点睛之笔。美国著名录音师、音响师Paul David Hager担任了这首歌曲及部分原声专辑的混音工作,塑造了极具画面感的声响。苗语主唱版曲风以及整体表达就像一位华语乐坛前所未有的闯入者,令人耳目一新;普通话主唱版本则令听众更多将听觉聚焦在词藻中那幽默犀利的表达里,并将社会中巧舌如簧的一类人讽刺的一丝不挂,极具苗族女性奔放的腔调配合阿朵温柔的表达,使其更具力量;整首歌曲充满鲜明的女权主义基调,成为众多试图诠释“男人这张破嘴”的歌曲里足够真实而有层次的一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4《等待的新娘》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沈从文《边城》   斑斓星辉映照下,身着嫁衣的新娘忧郁的坐在古老的婚床上,坚守着生根的执念,苦等经年致孤独成怅,绚烂的烟花转瞬零落,星熄,心殇。爱一个人,那门是窄的,归来路是长的,“他呀,不是不回来,只是迷路了”,新娘喃喃自语,不是在为别人解脱,仿佛是在解脱自己。   《等待的新娘》最早的雏形是阿朵以筛米、织布机、拍缸声效作为节奏型的一个小样作品,偶然间当听她说有一位叫做Yosi Horikawa的日本音乐家专门从事这一类型音乐研究后,便下决心要与其取得联系。Yosi 常年隐居在日本的一个小岛上,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对陌生的“干扰”向来持观望态度,起初他合作意愿并不强,而当Yosi 听过阿朵发来的作品小样后,随即对这首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合作态度也由此发生了转变,Yosi 操刀上阵为这首作品进行了编曲,并在编曲中保留了阿朵筛米与织布机的原始动机。在后期企划过程中,《等》被原声专辑正式收录,并分别以湘西主唱和普通话主唱两个语言版本予以诠释,阿朵为了匹配制作整体气质对编曲进行了调整。在全新编曲中,阿朵重新采样了筛米的翻动、倾撒及织布机推梭的音色,营造出了极致细腻的孤独感。伴随埙声流淌出的唯美动听旋律,阿朵演唱一气呵成。   录音过程中,阿朵忽然回忆起一句儿时在湘西当地广为流传的童谣:“新娘子,你莫哭。转个弯弯就到屋”,这句童谣曾在阿朵心中默默的生出根,这既是她孩提时代对爱情的最初憧憬,也是她在成年后作为一个女人对爱情婚姻始终的盼望与期待。这段与自己的童年的隔空对话后来也被采样到了音乐Intro和过渡桥段。值得一提的是,央格里在作品中为“父亲”献声,安慰的低语温暖而充满了启示。   新娘在经年累月的等待中没有怨、没有恨,更没有得到一个着实的答案,她被希望与失望,喜悦与落寞的残酷交替反复吞噬,而这足以让听众产生同类作品中难以触及的情感共振。在陈伟伦看来《等待的新娘》是整张原声专辑中最为忧伤的一首歌曲。他说:“在这首歌制作过程中,我几次被阿朵声音里的细腻真挚感动到落泪,感到由衷的心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5《那里是哪里》 摩天高楼林立遮蔽了“她”的双眼, “现实与梦境在交替”, “她”分不清是“梦境还是回忆”, 面对人世凉薄,家乡最初的美好在荒凉的心底恍惚穿梭。 坚强倾塌瞬间迸发出一声仿若天鹅濒死的呐喊:“那里是哪里?”   阿朵2013年出版书籍《烟雨凤凰》,其中一个章节的文字契合了《那里是哪里》的心境:”我想逃离这个城市,回到我出生的地方,回到沱江边,回到质朴的大自然之中,只有它能接纳所有的不安和渴望,只有它能安慰我。”故乡,始终是她心头挥之不去的牵挂。     整首歌最大特点就是“对比感”,Jason Hou别出心裁的通过极具画面感的声音设计勾勒出钢筋水泥城市的科技与冰冷、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和冷漠,音乐织体呈现出了时间与空间、都市与乡村、文明与传统之间的对话。极具先锋性的电子编曲融入合成器的连续音色,并采样了抒情韵味浓郁的苗族古老民间乐器—古瓢琴的滑音音色,令这首歌曲浓烈的民族感中透露出丰富的电子气息,使得作品气质斐然。阿朵在人声演绎过程中对声音处理动态非常之大,极致的演唱方式充满了戏剧性张力,气声细密,高腔华丽,呐喊歇斯底里,完美的诠释出作品蕴含的绝望和淡然。副歌部分的民族和声响起,瞬间将聆听者从现实中抽离,最后一句直抓人心的长腔如天鹅死前的绝唱令人唏嘘,积郁彻底得到释放,像一颗种子被深埋土下,等待着有朝一日死里复活。   聆听《那里是哪里》的过程是让人百感交集的,音乐上刻意为之的矛盾或许正是周遭人们内心生活的真实写照: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要到达的地方,可那里到底是哪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6《死里复活》 信仰是一个大背景,人们有幸在行世的痛苦中积累、领悟,直到从中找寻到属于自己的信念,“死里复活”从生命中拔节而出,自此便有了属于自己的引领,寄托与派遣。   2012年,阿朵经历了人生重大转折,承受了情感的支离破碎,财产也被骗殆尽,身体健康急转直下,灵魂体被伤害到几近濒死。她挣扎了两年时间避世疗伤,在此期间播种花草、青菜,踏入田间开垦务农,陪伴了一粒种子从落入泥土到萌芽生长的全部过程。某日当她在栖身的原始森林慢跑时,一个声音叩响心智:“一粒种子若不死,麦子怎么生出来”,阿朵心结尽开,困苦皆释,发现并真切感受到了自己健康而完整的内在生命,原初的身心达观重临。自此阿朵也走上了感动、慰藉、劝勉他人之路。正如她所说:“我知道你所有的痛苦,因为我曾死过。” 这首歌“复活”的过程一波三折,编曲几经调整,包括阿朵在内的六位艺术家先后参与其中,直到发行前夕,作为原声专辑的压轴大作《死里复活》才最终惊艳出炉,一步踏上了这趟末班车。歌曲Intro部分调性宏大遥远,民族感强烈,而在进入主歌段落后,作品气质发生极大的动态变化,音乐呈现出返璞归真的戏剧化转折。在第二段配乐中,采用了京族古老民间乐器“独弦琴”,一根弦独特的构造展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表现力,虽孤独却又多彩,突出的旋律性与弹棉花采样构成的节奏组巧妙融合,呈现出难以忽视的辨识度。此外,该作品区别于一般流行音乐的转调手法,非常规的大三度的转调使歌曲气质瞬间得到升华。 这首作品呈现了阿朵与前序作品中截然不同的心境与视角。当聆听者在如此宏大的主题前摆好架势,准备迎接直觉里的磅礴冲击时,阿朵轻快的“na da c  na ta sa”人声响起,瞬间击中内心,《死里复活》为生命回归的主题诠释做了一次漂亮的示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7《阿爸说》 浪子红尘一段,重返故乡, 阿爸失而复得,喜悦无关贫富 , “锅里饭还热,屋里灯亮着” 赋予了等待以等待的温度, 赋予了接纳以接纳的伟大。   作为一首描述亲情的作品,《阿爸说》中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悖逆的儿子离家出走后放纵落魄,迷途知返对父亲忏悔道:“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动了慈心,原谅道:“这个儿子是我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在这个故事中,浪子经历了离家、想家、归家三个重要的生命历程,而这恰恰就是阿朵五年心路获得的现实观照。   《阿爸说》分为国际苗语主唱和普通话主唱两个版本,陈伟伦 、Mars及于鸿飞(鹤这豹脾气) 参与了这首歌的编曲工作,歌曲的编曲层层晕开,深刻诠释了歌曲中包含的“宽容”、“温情”与“劝勉”,在器乐及声音设计上,制作团队通过声音蒙太奇的方式,以”沙沙“作响的筛米声与悠扬的苗芦笙勾勒出父亲伸手含着泪望送与倚靠柴门盼子归乡的动人画面。演唱桥段中阿朵婉转高亢的湘西凤凰苗族水腔演绎实为这首歌的点睛之笔,自由的节奏与极具特色的装饰音将父子二人彼此思念的时空感渲染到了极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8《苦难·幸福》 苦难是灵魂的呻吟和抗议,幸福是灵魂的叹息与歌唱, 苦难与幸福都直接与灵魂有关,牵涉到对生命意义的评价, ”苦难是化妆的祝福“深化了对生命意义的理解, 命运的打击也因心灵的收获而得到了补偿。   《苦难·幸福》定位独特,是整张原声专辑中聆听差异最大的一首作品。最初的小样为吉他伴奏,阿朵以布鲁斯节奏的风格演唱,明朗欢快而又惬意。机缘巧合,在陈伟伦引荐下,以色列新锐电音艺术家GUY MOSES成为了这首歌曲的编曲,经过前两版编曲摸索,第三版的《苦难·幸福》呈现出了鲜明Trip-Hop风格,编曲里的慢板迷幻状态与阿朵所设想的音乐表达方式完美契合。人声处理上,MOSES也大胆的对阿朵音色进行了极致特殊的电子处理,人声被刻意后置使其沉浸在音乐律动里,如器乐一般成为了音乐旋律的一部分。   为确保《苦难·幸福》与原声专辑中“新·民族音乐”概念的呼应,并实现编曲上突破。阿朵在2017年初采风期间,专程赴贵州夜郎谷拜访了少数民族民族音乐家央格里。经过阿朵、央格里、陈伟伦、MARS的反复实验,制作组采样了芦笙、筛米、弹棉花等音效,Moses也对编曲重新进行了系统性调整,将弹棉花的音效以节奏型乐器形式同Trip-Hop电音风格重新适配,至此,这首歌的编曲产生了新的化学反应。鉴于Moses独特视角下对人声处理方式的特殊性,为保证音乐整体表现力和感染力,使声音层次和细节都能达到理想状态,以色列著名混音师REAN ALPEREN为这首作品的后期工作提供了混音。   《苦难·幸福》是歌者“死里复活”后的呼召与宣告,制作组有意识的将其从原声专辑整体风格中抽离出来,独特的编曲设计对应歌词深刻的辩证表达,也将这首歌从美学范畴上升到了哲学思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9《叶子花》 《叶子花》意涵丰富,释放了莫可名状的某种人生体验。同样是描写“花”,同样是“双语”演唱,2011年发行的阿朵个人单曲《一人一花》文艺腔浓厚,彼时她仍在思考与探索音乐方向和音乐使命,然而思想与思想之间漫长的路只能靠时间来跋涉,历时5年光景,这朵“花”终于被发现,在她内心深植绽放,开出了“叶子花’的模样,在热闹的芦笙迎亲中,“我的新郎,坐在我身边”终于为心灵找到了归宿。      《叶子花》是一首实验性的作品,由陈伟伦与于鸿飞(鹤这豹脾气)编曲,音乐结构设计奇特,整曲共分为三个段落,在第二段的主歌部分就非常特殊的进入到了转调,这种织体结构在过去华语音乐制作中几乎从未有人尝试过,情绪的抒发纯粹而直接。阿朵亲自对尾奏进行了特色处理,通过芦笙和特有的苗族民族迎亲”RAP”节奏组营造出开心喜乐的氛围,被强化的节奏和律动赋予了作品更强大的生命力,成为听觉色彩发生转变的主因。而在人声方面,普通话+湘西苗语和黔东南苗语、演唱+呢喃的融合也是演绎形式上的一次创新,在音律节奏和情绪表达上互相成全。   这首歌在主题、结构和手法上都闪现着相似的实验色彩,阿朵摆脱了在输出观点时惯性的“叙事白描+情绪渲染”,转而投向了更立体、寓意更深刻的叙事。《叶子花》可谓是整张原声专辑的意外收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世间》 《世间》原名《世间没有一无所有的人》,于2012年面世发行,作为一首“给爱带来阳光和鼓励的歌”曾收获了很多人的喜爱。阿朵对其格外重视,把它安置在了整张原声专辑的尾声部分,并更名为《世间》,为了能够在作品诠释上有所突破,阿朵将自己憋在家中,足不出户,全身心投入到构思创作中,一周后,一首浑然天成的音乐作品顺利分娩。在全新的《世间》中,阿朵不仅对歌词进行了局部调整,更是在编曲上大胆开刀,阿朵采用了自己人声口技模拟出大自然风声、水声、树声、鸟鸣及森林深处苏醒涌动的声音,并将其嵌入到整体编曲中作为歌曲的伴奏,MARS再对这首歌进行内容和编排上的有机变化,使其成为了一首制作特别且无比清丽感性的歌曲,作品格局焕然一新。   陈伟伦听过《世间》的全新演绎后,情不自禁的给了阿朵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评价道:《世间》是整张原声专辑中最出彩的作品,温暖、空灵并且感性,感觉与气质都是过往所有流行音乐中所没有的,这样的诠释从来没听到过,虽然是实验作品,但所有人听过之后都会深陷入其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语】  “演艺圈”的忘性是残酷的,一个艺人栖落何处,无关宏旨,而饱经磨砺的灵魂在时代快进中才可能被注视、审读并说出宿命,幸运的是,阿朵和她这张《死里复活》秀的录音室版原声专辑似乎具备了承担这一切的可能。   一个灵魂的原始意义仅维持至这一灵魂形之于音乐作品为止,寥寥文案仅能从主观上去感受阿朵这张原声专辑的深浅,正如当你按下播放键通过原声音乐沉浸在对故事的想象中时,这些音乐的原始意义也就已经与母体分离,像一个有了自己存在的婴儿一般,与你的灵魂共同成长。   这是一张献给这世间所有还在黑暗中寻找爱的人所聆听的作品,不论你是否相信现实和精神世界中“死里复活”的真实性,都必定会感受到歌者为此倾囊而出的诚意,而与此同时,你已经得到了阿朵的祝福,愿这些音乐成为你的盐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