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大悲
大悲乐队 - 大悲
全部播放

专辑名:大悲
歌手:大悲乐队
唱片公司:独立发行
发行时间:2013-01-08

简介: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悲剧,大悲就是这个时代的悲歌歌颂者,也许大悲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歌颂”而已……这也就是大悲的本意——悲伤的慈悲。 乐队以深刻并极具感染力的歌词为核心,以独白加旋律的双主唱形式诉说着一个个悲伤的故事,而死亡民谣、氛围、后摇、迷幻、实验、哥特与传统摇滚等多重风格的巧妙融合则造就了大悲独树一帜的风格。 2010年成军以来,大悲在短短两年时间内陆续登上泰山MAO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等大型音乐节的舞台,2012年8月大悲远赴日本东京参演亚洲最大的音乐节——SUMMER SONIC。 我们将坚持在大悲的国度和时代中做有精神有立场的摇滚乐。 Every era has its tragedy. Mercy and Sorrow is the one who sing the praises of this tragedy. Perhaps what we can do is only to “sing”. That’s what we mean – to show mercy with sorrow. The band is characterized with appealing lyrics and deep thoughts. It has two singers, combining both monologue and melody. The band’s styles include death folk, post-rock, psychedelic rock, gothic, as well as traditional rock music. The combination of different music elements brings the audience brand-new feelings. The band was founded in 2010 in Shanghai, China. Mercy and Sorrow was exposed to a bigger audience in 2012 MIDI Music Festival. In August 2012, Mercy and Sorrow finally took to the stage at Summer Sonic Music Festival in Tokyo, the largest urban rock festival in Asia. Mercy and Sorrow insists on independent rock music in an era of tragedy. 不美的道路——大悲乐队首张同名EP发布 对大悲的评价总是分成非常极端的两个阵营,支持者说他们深刻,音乐风格独特,反对者说他们装逼,音乐难听。然而大悲从来没有因为各种议论或者质疑停滞过,始终默默做着自己“有精神有立场”的摇滚乐。 2013年1月8日,成立3年的大悲乐队,终于独立发行了他们首张同名EP。 注定不美的道路 2010年初,贝斯手小魏决定做个不一样的乐队,他将视线投向了永恒的悲剧,并给乐队取名大悲!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悲剧,大悲就是这个时代的悲歌歌颂者,也许大悲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歌颂”而已……这也就是大悲的本意——悲伤的慈悲。 这个奇怪的不讨巧的甚至有些晦气的乐队名字也注定了他们要走一条不美的道路。 乐队以深刻并极具感染力的歌词为核心,以独白加旋律的双主唱形式诉说着一个个悲伤的故事,而死亡民谣、氛围、后摇、迷幻、实验、哥特与传统摇滚等多重风格的巧妙融合则造就了大悲独树一帜的风格。压抑凝重的氛围,低沉僵直的独白和高亢有力的主唱,结合略显不和谐甚至有些实验的吉他,带来一次次心灵的震撼。但是你很难界定他们的音乐风格,融合各种曲风,但不归属任何一个门派。大悲把这种风格称为“大悲颂”。和商业氛围格格不入的沉重,使他们几乎与商演绝缘,也鲜受音乐节青睐。一次次尝试与碰壁后,他们开创了自己的营销模式。资深音乐人张立曾说过:大悲的风格我接受不了,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上海最用心的乐队! 2012年大悲迎来了转折,4月受邀参加了迷笛音乐节的演出,6月他们为了培养听众群和市场,自己筹办了实验摇滚舞台剧在话剧中心连演一周,同月参加SUMMER SONIC乐队选拔赛,在几十支乐队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8月远赴日本东京,与Green Day、Sigur Rós等国际巨星一同站在了亚洲最大音乐节的舞台上! 然而这一切看似神话的短暂历程并没有改变什么,他们依然不被看好,依然不被任何圈子接受,当然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奇怪得令大多数人都很难接受的音乐风格。如今他们终于带来首张同名EP! 等待光明的种子 首张EP录音制作历时1年,收录了4首乐队代表作。 看过贾宏声主演的自传电影《昨天》的人,一定对《贾宏声坚持住》这首歌感触颇深,迷笛音乐节上的大合唱也证明了大家对贾宏声的爱戴和怀念,但这首歌真正的意义正如大悲自己所说,是写给那些活着的并像当时的贾宏声一样在绝望边缘挣扎着的人们,希望所有正在和困难死磕的朋友们,都能坚持住,最终“成为自己”! 大悲把自己形容成一颗《种子》,一颗丑陋的种子,一颗永远开不出美丽的花的种子,他们也认为每个人都是一颗种子,每个人心中善之种的觉醒或泯灭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而种子的牺牲、腐烂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养分,所以他们“自甘堕落,沉溺于更深的地下”,并时刻等待着光明到来的一天。 《虚度》是整张EP中最舒缓的歌曲,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简直就是一首流行歌曲,虽然主创者并不喜欢这首歌,但却阻止不了大众对它的喜爱,短短一个月内《虚度》MV在微博上的转发次数过千,土豆网、优酷网的播放次数竟达几万次之多。平和亲切的独白和主唱妖娆的真假声让人看到了一个有潜质变“美”的大悲。“别问我在哪里,别问我在哪里”,也许正如独白中所说,每个的心中都有一个未曾沉沦的理想世界。 “亿万的玩偶任人摆布,你们随时可能成为废料!时代的线将你们捆绑, 同样的命运将你们笼罩!”,有时候谁都不敢也不愿承认自己是这个《玩偶工厂》中的一员,更无法接受自己早已被摆布的事实,但无论如何大多数人都的确是走着同样的轨迹一成不变地生活着,到底是什么操纵了我们、篡改了我们、删除了我们、同化了我们?“活着已经够累了,何必再去想这些?!”大概人们都一样,不愿去想或者不敢多想吧,如此看来,这可能就是大悲最不美的所在了! 崔健曾在纪录片中愤然说道:“在中国,摇滚乐的审美根本就不被接受,批判在中国的历史里边就不是美!”,如今大多数年轻的摇滚乐队都学会了如何走向美与时尚,少数的异类接过老一辈摇滚人反思、批判的旗帜,他们是要背负着随时可能泯灭的摇滚责任感孤独地走向灭亡,还是会杀出自己一条新的血路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 >>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悲剧,大悲就是这个时代的悲歌歌颂者,也许大悲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歌颂”而已……这也就是大悲的本意——悲伤的慈悲。 乐队以深刻并极具感染力的歌词为核心,以独白加旋律的双主唱形式诉说着一个个悲伤的故事,而死亡民谣、氛围、后摇、迷幻、实验、哥特与传统摇滚等多重风格的巧妙融合则造就了大悲独树一帜的风格。 2010年成军以来,大悲在短短两年时间内陆续登上泰山MAO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等大型音乐节的舞台,2012年8月大悲远赴日本东京参演亚洲最大的音乐节——SUMMER SONIC。 我们将坚持在大悲的国度和时代中做有精神有立场的摇滚乐。 Every era has its tragedy. Mercy and Sorrow is the one who sing the praises of this tragedy. Perhaps what we can do is only to “sing”. That’s what we mean – to show mercy with sorrow. The band is characterized with appealing lyrics and deep thoughts. It has two singers, combining both monologue and melody. The band’s styles include death folk, post-rock, psychedelic rock, gothic, as well as traditional rock music. The combination of different music elements brings the audience brand-new feelings. The band was founded in 2010 in Shanghai, China. Mercy and Sorrow was exposed to a bigger audience in 2012 MIDI Music Festival. In August 2012, Mercy and Sorrow finally took to the stage at Summer Sonic Music Festival in Tokyo, the largest urban rock festival in Asia. Mercy and Sorrow insists on independent rock music in an era of tragedy. 不美的道路——大悲乐队首张同名EP发布 对大悲的评价总是分成非常极端的两个阵营,支持者说他们深刻,音乐风格独特,反对者说他们装逼,音乐难听。然而大悲从来没有因为各种议论或者质疑停滞过,始终默默做着自己“有精神有立场”的摇滚乐。 2013年1月8日,成立3年的大悲乐队,终于独立发行了他们首张同名EP。 注定不美的道路 2010年初,贝斯手小魏决定做个不一样的乐队,他将视线投向了永恒的悲剧,并给乐队取名大悲!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悲剧,大悲就是这个时代的悲歌歌颂者,也许大悲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歌颂”而已……这也就是大悲的本意——悲伤的慈悲。 这个奇怪的不讨巧的甚至有些晦气的乐队名字也注定了他们要走一条不美的道路。 乐队以深刻并极具感染力的歌词为核心,以独白加旋律的双主唱形式诉说着一个个悲伤的故事,而死亡民谣、氛围、后摇、迷幻、实验、哥特与传统摇滚等多重风格的巧妙融合则造就了大悲独树一帜的风格。压抑凝重的氛围,低沉僵直的独白和高亢有力的主唱,结合略显不和谐甚至有些实验的吉他,带来一次次心灵的震撼。但是你很难界定他们的音乐风格,融合各种曲风,但不归属任何一个门派。大悲把这种风格称为“大悲颂”。和商业氛围格格不入的沉重,使他们几乎与商演绝缘,也鲜受音乐节青睐。一次次尝试与碰壁后,他们开创了自己的营销模式。资深音乐人张立曾说过:大悲的风格我接受不了,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上海最用心的乐队! 2012年大悲迎来了转折,4月受邀参加了迷笛音乐节的演出,6月他们为了培养听众群和市场,自己筹办了实验摇滚舞台剧在话剧中心连演一周,同月参加SUMMER SONIC乐队选拔赛,在几十支乐队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8月远赴日本东京,与Green Day、Sigur Rós等国际巨星一同站在了亚洲最大音乐节的舞台上! 然而这一切看似神话的短暂历程并没有改变什么,他们依然不被看好,依然不被任何圈子接受,当然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奇怪得令大多数人都很难接受的音乐风格。如今他们终于带来首张同名EP! 等待光明的种子 首张EP录音制作历时1年,收录了4首乐队代表作。 看过贾宏声主演的自传电影《昨天》的人,一定对《贾宏声坚持住》这首歌感触颇深,迷笛音乐节上的大合唱也证明了大家对贾宏声的爱戴和怀念,但这首歌真正的意义正如大悲自己所说,是写给那些活着的并像当时的贾宏声一样在绝望边缘挣扎着的人们,希望所有正在和困难死磕的朋友们,都能坚持住,最终“成为自己”! 大悲把自己形容成一颗《种子》,一颗丑陋的种子,一颗永远开不出美丽的花的种子,他们也认为每个人都是一颗种子,每个人心中善之种的觉醒或泯灭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而种子的牺牲、腐烂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养分,所以他们“自甘堕落,沉溺于更深的地下”,并时刻等待着光明到来的一天。 《虚度》是整张EP中最舒缓的歌曲,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简直就是一首流行歌曲,虽然主创者并不喜欢这首歌,但却阻止不了大众对它的喜爱,短短一个月内《虚度》MV在微博上的转发次数过千,土豆网、优酷网的播放次数竟达几万次之多。平和亲切的独白和主唱妖娆的真假声让人看到了一个有潜质变“美”的大悲。“别问我在哪里,别问我在哪里”,也许正如独白中所说,每个的心中都有一个未曾沉沦的理想世界。 “亿万的玩偶任人摆布,你们随时可能成为废料!时代的线将你们捆绑, 同样的命运将你们笼罩!”,有时候谁都不敢也不愿承认自己是这个《玩偶工厂》中的一员,更无法接受自己早已被摆布的事实,但无论如何大多数人都的确是走着同样的轨迹一成不变地生活着,到底是什么操纵了我们、篡改了我们、删除了我们、同化了我们?“活着已经够累了,何必再去想这些?!”大概人们都一样,不愿去想或者不敢多想吧,如此看来,这可能就是大悲最不美的所在了! 崔健曾在纪录片中愤然说道:“在中国,摇滚乐的审美根本就不被接受,批判在中国的历史里边就不是美!”,如今大多数年轻的摇滚乐队都学会了如何走向美与时尚,少数的异类接过老一辈摇滚人反思、批判的旗帜,他们是要背负着随时可能泯灭的摇滚责任感孤独地走向灭亡,还是会杀出自己一条新的血路来?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