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听书 > 广播剧 > 心动剧场 > 天官赐福--若花怜蝶
那些好听的广播剧主题曲 2197

天官赐福--若花怜蝶

2197
播放全部
精彩评论 (2788)
下载酷狗APP发表评论
  • 祁炀 11小时前

    真的当初听的时候没发现,现在回来看着CV整容,我的妈啊,简直太豪华了!!!

  • 双木一 2019-08-13 23:08:44

    花城:我喜欢的人,拿我的真心去喂狗也无所谓。 冰妹:我喜欢的人,拿我的真心去喂狗我就哭给他看。 忘机:我喜欢的人,拿我的真心......他不敢靠近狗的。

  • 下七一 2018-11-03 10:49:31

    君吾拎着谢怜往岩石上撞去边撞边喝道:“你改不改,改不改,你早恋改不改” 谢怜也疯了一样抓着他手臂大吼道:“不改不改不改,我马上要和三郎结婚了”

  • 髙甡 2018-11-23 16:06:01

    我突然发现 若邪、花城、谢怜、死灵蝶=若花怜蝶

  • 黎陌向景依 2021-11-21 14:01:24

    黑水沉舟,一向低调, 一出手就折了上天庭3位神官。 血雨探花,一向低调 。 一出手 就折了上天庭33位神官; 白衣祸世,一向低调。 一出手 就折了整个天庭; 青灯夜游,一向高调。 一出手 就折了自己😂

  • 崔雨豆 2020-11-01 11:17:56

    这群婆娘太疯了

  • 再说话紫电抽你 2019-02-12 21:37:21

    我才知道,我们学校有个叫谢怜的蓝孩纸,还是学霸,被骗并强迫看完天官后,弯了,现在男朋友是我班的副班长。。。

  • 晚晚站起来 2022-01-03 21:57:16

    谢怜一把抓住他,愕然道:“三郎?!你怎么了?” 花城还算从容,道:“没事。只是稍微有点过头了。” 谢怜一听就懵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怎么能叫没事?!” 法力,是那些法力! 花城给谢怜送法力,从来都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笑眯眯地仿佛没有分毫负担,但那是他自己的法力,又不是大浪淘来的沙,怎可能真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根本不能怪花城没早说,只能怪他自己没早想到。谢怜又悔又急,道:“我还给你。” 他捧住花城的脸就吻了上去。风信和慕情本想过来的,一见此景,瞬间倒退数丈拉开距离,放他们两个在那里自己弄。 咒枷已除,他拼命把自己能挥霍的全部法力都往花城那边渡去,想尽早让他恢复。可是,他吻了好一阵,松开一看,花城袖口的红衣以及那双银护腕,还是透明的,甚至已经半透明了! 谢怜怔了好一会儿,心中惶恐,下意识又捧住花城的脸要吻上去,花城却眼疾手快,反捧住他的脸,亲了他一下,笑道:“虽然哥哥这么主动,我很高兴,但还是不必给我渡法力了。不过,如果哥哥不是借法力,只是单纯地想吻我,我倒是完全不介意。越多越好,欢迎至极。” “……” 谢怜紧紧抓着他,快要崩溃了:“这是怎么回事?!” 花城道:“只是稍微休息一下罢了,哥哥,不要害怕。” 谢怜抱住了头,道:“我怎么可能不害怕?我要疯了啊!” 以花城的性子,如果不是问题很严重,严重到他已经无法掩饰,他怎么会让谢怜看到他这幅样子? 多到把两道咒枷都爆开的法力,究竟是有多少?说一句浩瀚如江海毫不夸张,他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影响?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把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结算清楚了。和风信慕情说开了。束缚了他八百多年的咒枷也解开了。一直想对花城坦白又不敢坦白的也全都坦白了。 但当他笑容满面地回头奔过来,迎接他的花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能怎么不怕?他怕的要疯了! 风信和慕情觉察不对,远远地道:“殿下?怎么了?!”往这边奔了几步,但又因为某种缘故顿在半路,觉得不好贸然靠近。谢怜此刻完全注意不到别人了,他抓着花城,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吓坏了一般,道:“怎么办啊?” 花城微微叹了一口气,伸出双臂,再次将他搂入怀中,道:“殿下,我一直看着你。” 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比方才更柔声了。谢怜抓紧他胸口的红衣,茫然道:“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是……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 花城修长的手指轻轻梳理着他凌乱的发丝,道:“殿下,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离开这个世界吗?” 谢怜不能明白为什么花城到现在还如此镇定,急得都发抖了,但六神无主中,还是有些傻乎乎地问道:“为什么啊?” 花城低声道:“因为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听到这句,谢怜微微一愣。 他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 花城继续道:“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他救过我的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仰望着他。但我更想追上他,为他成为更好更强的人。虽然,他可能都不太记得我,我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我想保护他。” 他凝望着谢怜,道:“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那我的梦想,便唯你一人。” “……” 谢怜凭着记忆,颤声问道:“……可是……那样的话,你会,不得安息的……?” 花城答道:“我愿永不安息。” 刹那间,谢怜的呼吸都在此刻停止了。恍惚听到两个声音在一问一答。 “如果你心爱之人知道你为了自己无法安息,恐怕会烦恼歉疚吧。” “那我不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就好了。” “见得多了,总会知道的。” “那也不让他发现我在保护他就好了。” 那团鬼火。花灯夜里被他用几个钱买下的弱小鬼火。寒冷的冬夜里想把他从乱坟里拉起来的鬼火。在白无相面前拦住他不让他靠近危险的鬼火。在百剑穿心时代替他惨叫出来的鬼火! 花城淡声道:“殿下,我了解你的全部。 “你的勇敢,你的绝望;你的善良,你的痛苦;你的怨恨,你的憎恶;你的聪明,你的愚蠢。 “如果可以,我愿意你把我当成踏脚石,过河拆的桥,向上爬要踩的尸骨,活该千刀万剐的罪人。但我知道你不会。” 他一边说着,衣上枫红一边黯淡下去。 谢怜双手哆哆嗦嗦地抓住他,还是没有停止给他输送法力,也没能阻止花城身影的逐渐淡化。 他双眼都模糊了,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地道:“……好了你不要说了,我明白了……但是、但是你不要这样好吗三郎。我……我还借了你好多法力没有还。还有,刚才的话其实我还没说完,还剩很多。好多年没人听我说话了,你会留下来的吧?你真的……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三郎。我真的受不了。两次,已经两次了!我不想再有第三次了啊 !!!” 花城已经为他从这世上消失两次了! 花城却道:“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 这一句,犹如致命一击,谢怜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他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道:“你说过你不会离开的。” 花城却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谢怜深深埋下头去,胸口喉咙剧痛,不能言语。 随即,便听花城在他上方道:“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闻言,谢怜猛地抬头。 花城对他道:“我会回来的。殿下,信我。” 虽然语音坚定,他苍白的脸庞却也开始褪色、透明了。谢怜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这张脸,手指尖却穿透了过去。他一愣,再抬头。 花城的目光温柔而炽烈,仅剩的一只眼睛里满是爱恋,默默凝望着他,似乎说了一句话,但没有声音。谢怜不肯死心,伸出双手,拥抱向他,想要听清。 可他还没用力,被他抱住、也抱住了他的人便消失了。 在他面前,花城瞬间破碎成千只银蝶,化为了一阵拥不了、握不住的绚烂星风。 谢怜的双手抱了个空,维持着拥抱的姿势,一动不动。他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不能动,跪坐在如梦似幻的蝶阵中,睁大了眼睛。 下方风信和慕情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两人脸都白了,冲上来道:“殿下!” 风信是先冲上来的,道:“怎么会突然这样?!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是因为咒枷?!” 慕情一拐一瘸跳了两下,跳不上来,抬头向那些银蝶喊道:“血雨探花!你别是开玩笑,没死就赶紧出来!” 那些银蝶当然不会回答他,纷纷扰扰,振翅向天飞去。风信伸手去拉谢怜,谢怜却坐在地上不起来。风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道:“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要法力吗?能救吗?到底该怎么办???” 慕情却已看出来什么了,道:“算了,你闭嘴吧!——什么也不用办了。” 漫天莹光闪烁,蝶翼闪闪,如同八百年后他们第一次重逢那般。 一只银蝶幽幽飞过,在他手背、面颊、额心等地一一点过,眷恋不已,仿佛在低诉别语。谢怜呆呆地伸出手,让它栖息在自己手上。 那银蝶似乎欣喜不已,拍拍蝶翼,果然为他停留。但也不能长久,不一会儿,它就随风散去了。 可是,它停留过的地方,谢怜的第三指上,那道红线,明艳依旧。

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酷狗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_music@kugou.net 客服电话:020-29195668(7*24小时热线)
Copyright © 2004-2022 KuGou-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