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听书 > 宝塔镇河妖
宝塔镇河妖

宝塔镇河妖

播放全部
精彩评论 (10165)
下载酷狗APP发表评论
  • 三岁半 9小时前

    四年了。

  • 居华佑 2022-11-05 00:03:30

    用来生换今宵 !

  • 棠梨煎雪あ故人来 2018-12-05 17:27:40

    因为河图收费就不听他的歌。。。这究竟是什么奇葩的观点?真觉得升米恩斗米仇是世间常态还以此为荣了?抱有这种心态的,真的不以此为耻么? 先不论版权问题,版权在河图那就不能收费?请问是河图欠你的吗?别拿"河图变了"这种理由来搪塞自己和他人,不粉咱就默默不粉,拿出来说又是什么意思,想带节奏还是想招喷?真喷了抹黑的还是河图的面子。 荼靡没办法让河图像流量明星那样众人皆知,动辙出场费几十上百万,那一个粉丝的价值就仅在发广告费时的一个几分钱?那这粉的是不是太廉价了。 说真的,看到收费我真的很开心,不仅因为能为河图做点什么,更因为这样能让河图更好的写歌,当然,还因为能刷掉些乱七八糟的"粉丝"。

  • 荼靡 2022-10-03 23:44:19

    好浪漫~

  • 正版端木 2022-09-27 18:41:07

    才发现自己没买歌,单曲购买啦,超喜欢这一首歌

  • 冷越照壁 2022-09-24 02:25:25

    听说3w就有PV??

  • 冷越照壁 2022-09-24 02:23:17

    我许过你暮暮与朝朝

  • 如矢 2018-12-06 22:34:11

    水七站在闹市街头,歪着头看向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一人推车经过,冲他招呼一声:“喂!小哥,挡道了!”水七吓得一惊,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撞翻了街边的摊子,精致的绣花鞋散落一地,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脸上挂着窘迫。摊主是一个正值芳龄的姑娘,本来满心恼怒,抬头一见他俊秀而无邪的眉目,气瞬间消了下去,反而一笑,大着胆子试探道:“小哥哥可有婚配啊?” 水七茫然地“啊”了一声,随即红了耳根,竟是再不敢看那姑娘一眼,连声道了两句“抱歉”,便径自跑开了。 水七是一只河妖,一只刚从河塔里放出来的河妖。今早一干使臣从天而降,揭了塔上的镇符,威严地站在云端,睥睨着众生,道:“十年前祷言有误,今特来还尔自由之身,并以河神之位偿之,望尔谨恪天道,造福一方。” 水七不稀罕河神之位,他只想弄清楚自己为何会在此处,又因何而被封塔底。然而那使臣一念完谕令便消失了踪影。 水七有些苦恼。 有小贩高呼着调子,向路人贩售着糖人,水七盯着看了一会儿,忽地眼睛一亮。刹那的记忆中,他似乎是买过这个的。于是便激动地上前,变作一枚铜钱要了一根,用舌尖舔了舔,皱皱眉头,一点儿也不好吃!……不好吃他为何还会多次去买? 宝塔镇山环水绕,自古便是钟灵毓秀之地。水七本只是护城河里的一尾锦鲤,因常年游荡在河塔附近,吸了人间香火与山光灵气,再加上本就有些慧根,三百年下来,竟也让他修成了人身。 然后呢?后来如何了?水七皱着眉继续回想,头有些疼,却再也想不起什么。镇妖符本就是用来化魄净魂的,如若那使臣再晚来个十年,他怕是连最初的意识也不剩下了。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夕阳薄暮,风动柳枝。他有些烦躁地拍了下栏杆,站在桥上失神地望着水面。波光微漾,倒影乱形。好似理不清的思绪,纷杂着荒芜的落寞,像谁家的萧声凄清。往事放不下,不过贪了那份温柔。 记忆中,似乎是有那么一个人,撑着纸伞巧笑嫣然,低低地唤他“阿七”。 水七捂着脑袋蹲了下来,实在经受不住疼痛,便纵身一跃,跳进了河水中,化作一尾锦鲤没入湖水深处。 岸上有人惊呼“河妖!”随即便是一团糟乱。 这声动,多像十年前的那场荒唐。 宁音是青衿坊里的一个绣娘。那日绣坊歇业,她撑着油纸伞去看那堤上风光。行至桥前,便看到有一人盯着水面,不知在嘀咕些什么,眉眼煞是好看。凑近了,才听见一句“……怎就化成这样了?” 微风细雨,倾碧荷花,那一眼,竟动了这柔情如许,恰似湖心泛起的水雾,浓浓淡淡,化不开十里归途。 水七说:“我是水里的锦鲤,你当真不怕?” 宁音笑笑,摇头道:“你既无害人之心,我为何要怕?” 那时,水七是真的想着,清明谷雨,白露霜降,要与她看尽这方山水景色的。 宝塔河水深千尺,冰凉入骨。那日有一顽童不慎落水,岸上人群慌乱不已,却无一人敢下水行救。 水七挣开被宁音死攥着的手臂,一头扎进了河中。一入河水,便不由自主地现了原身。岸上人惊呼“河妖!”。水七暂且管不上其它,将那小儿甩上了岸,看一眼宁音,便深潜入了水底。 后来,便是镇上的人整日祈祷,恳求上苍显灵收妖。上仙听到祷词,派人前来镇妖。水七来不及再见宁音,一纸镇符将他封在塔底。 水七终于全记起来了。 他隐去身形,站在一处庭院的中间,看着正与一方丝帕置气的姑娘。丝帕上的锦鲤绣得栩栩如生,宁音揪着一根断丝,急得要哭。“怎么就断了呢?我怎么结不好了啊……”。说着说着,便气恼地将丝帕扔了出去,委屈地哭了出来,哭着哭着,又急忙去捡,捂在心口哭得抽噎。 水七红着眼别过脸去,泪水打湿了眼角。 镇上的人都说宁家的姑娘被水妖勾去了魂。自那日河妖一现后,宁音在桥上等了三天。第四天的清早,怔怔地就跳了河。幸有善水者恰巧而过,才不至于丢了性命。救上来之后便是连续地高烧,药石不灵。待慢慢病愈后,便成了如今痴傻模样。 水七站在古树下,问道:“听闻以灵气驱之,可使光阴流转,重现往事。不知是否为真?” 老树精笑了,语气里含着讥讽:“无知小儿啊!天道自有定数,世间局势既成,焉有重回之理?” “我不改天下局势,只以自身精魄修一人命格,此当如何?” 老树精默了默,良久,才叹道:“何必如此!精魄一散,轮回难入,当真舍得么?” 水七却有些高兴,兀自道:“如此便是了!” 宁音理了理耳边的碎发,夜风微凉,月色清明,手里的灯笼轻荡,暖黄烛光柔若薄纱。 有水声波动,她凝神去看,随即便露出娇俏的笑容。“如今镇子上人人都喊着捉妖,我还以为你不会再上来了呢。” 水七一步步走到她跟前,看着那眸子里遮不住的欢喜,熠熠生辉,亮如星子。忽地便生出了不舍。笑着道:“是啊,以后怕是不能再上来了,我今日是来与你道别的” 宁音怔在原地,秀气的黛眉拧着,眼角有泪光闪现。“……道别?” “嗯”,水七笑着,用手指擦去她眼角泪珠,“莫哭,你笑起来才好看。” 宁音忍着泪意,双眼憋得通红。“……你不上来,是不是就不会被捉去了?” 水七点点头。 宁音猛地推开他,擦了把眼泪,狠狠到:“你走吧!别再出现了!” 水七没动,只道:“你先走,我想多看你两眼……” 宁音瞪他一眼,咬咬牙转身跑开了。跑着跑着脚步便慢了下来,直至停下身,仍忍不住再看那人一眼。 回过头,月色恍若琉璃,清辉满地,长堤烟柳迷离。她似乎遗忘了什么,不知悲伤为何,却总觉曾有一人,守在桥边,默然相许。

  • 叶洛洛 2018-12-02 13:24:08

    哇图大新歌!

  • 三月春深 2022-08-08 20:04:31

    用贼轻快的编曲,讲了个刀刀捅向心窝的故事,所谓以乐(lè)曲衬哀情。。

  • 不休 2018-12-02 16:27:15

    “塔前游客如织说着祝祷”太讽刺了,那座塔,在世人眼中或许还带着神秘甚至神圣的色彩,游人络绎不绝来到塔前,怀着对美好生活的祝愿,说着愿自己和所有爱的人福寿安康、幸福美满的祝祷,祈求着神明,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就是这天降的塔,在一个平凡清早阻断了我美好安宁的生活,这宝塔,是座牢笼罢了。这世间有多少荒唐啊是世人不会知道的……

河图

61万粉丝 0专辑

河图,10月31日出生于湖南省怀化市,中国内地古风男歌手,原创音乐制作人,毕业于吉首大学,墨明棋妙原创音乐团队曲部成员,词曲唱奏全才,擅长演奏吉他、二胡等乐器。2018年11月3日,参加“国风极乐夜”,2019年4月20日,参加“少年中国·国风音乐节”颁奖典礼,荣获原创音乐人奖。2020年10月3日,发行单曲《落笔生花》。代表作品有《倾尽天下》《第三十八年夏至》《为龙》。

TA的作品

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酷狗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_music@kugou.net 客服电话:020-29195668(7*24小时热线)
Copyright © 2004-2022 KuGou-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