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听书 > 以剑之名-血薇
以剑之名

以剑之名-血薇

播放全部
精彩评论 (2978)
下载酷狗APP发表评论
  • 静静呆一会 2022-09-22 22:57:52

    最后几句才惊艳

  • 塑乐 2017-08-01 11:20:16

    古风党七宗罪:一宗罪, 河图唱腔婉转害我荼毒深中之罪;二宗罪,e大风趣幽默使我相思入骨之罪;三宗罪,小曲儿曲倾天下让我日咏上邪之罪;四宗罪,晃儿梦回醉暖入我眉间相思之罪;五宗罪,老妖丹青一笔使我思君忆君之罪;六宗罪,少司命血薇剑藏住我心头之罪;七宗罪,慕寒华胥一梦令我织思成网之罪。

  • zx 2022-08-31 15:58:45

    报听

  • 风起天阑 2019-12-31 19:45:31

    回顾一下全书萧靖之间关于“信任”的内容: 先看《血薇》: “咳咳……”萧忆情苦笑着,不停咳嗽,“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一旦你发觉我不是最强的,你自己能杀死我或者别人比我更强,你就会立刻背叛,是吗?” “哈……难道你会信任我?如果你不信任我,那谈得上什么背叛!”主人冷冷地笑了起来,带着微微的讥诮,抬眼看这世上第一个能击败自己的人。 …… 我想,可能我是世上最了解主人的了——她那样从小遭受不幸的女子,对于“幸福”“爱情”之类的东西,实在是不信任得很。她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一个人,如果忽然让她的生命出现另一个相关的灵魂,如果必须要两个人相互信任、生死不渝,我知道,主人是不会习惯的。 她还是不能信任任何人,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生死和情感托付在另外一只手上。 然后是《护花铃》: “阿靖,我从来都是信任你的,希望,你,也能信任我。”他看着绯衣女子,目光真挚而深切,凝重的一字字说。 然而阿靖却只是握紧了袖中的血薇,许久,才轻轻道:“好罢……我试试看。” 虽然只是听到这样的答案,听雪楼主却蓦地笑了,病弱的脸上有淡淡的奇异的光,低低道:“谢谢。” 他站了起来,看着远处忙碌的自己人马,忽然有些感叹的低语了一句:“真希望……我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再是《荒原雪》: 感受到了近在咫尺的杀气,不由微微咳嗽了起来,然而,听雪楼主人的声音却依旧能保持着平静,他看着身边女子的眼睛,“那不是我的本意。那不是我安排的——你相信我。” 毕竟是血薇的主人,虽然如此,却没有让愤怒燃烧完所有的理智。她低微而急促地呼吸着,用尽了所有克制力才压住了拔剑的手。 “我没有相信过你——再也不想相信你。”绯衣女子的手一分分松开剑柄,然而,她的眼睛里却结起了严霜,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内心一分分的封闭。她侧过头去,仿佛是掩饰着眼里的什么表情,“其实我不该意外。你这样的人,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来我都应该想得到才对!” 最后回到《血薇》: “为什么?阿靖……为什么背叛我!”同样以手捂着心口涌出的鲜血,楼主不可思议地看着地上垂死的主人,他目光中的悲哀和绝望令我目不忍视,“为什么连你都会背叛我!” 我想,他是太认真了,认真到已经忘了自己曾经对眼前这个女子明白地说过、如果她有杀死他的能力,就把他的所有遗赠给她。 “那、那算是……背叛吗?”奄奄一息的主人吃力地回答了一句,却再也无法继续了——刚才他在濒死时自救的那几刀,已经毫不留情地削断了她胸口胸臆的血脉。 “知道吗?阿靖,我本来以为……咳咳,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件东西是可以相信的……”楼主的激愤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苦笑,认命的苦笑。他咳嗽着,目光的萧瑟之意更加浓厚。 楼主吃力缓缓地走过来,把主人轻轻从地上抱起。她已经无力反抗,头轻轻地垂落在他的胸口,说不出一句话。他低下头,然后,就这样看着她,看着她死灰色眼睛里映出来的自己的影子,苦笑着叹息:“我本来是想信任你的……可是,居然是你来刺杀我!你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我、我本来也想相信你的!”挣扎着,主人用尽所有力气冷冷笑着,讽刺地看着他,“可你、可你到了现在,还在对我演戏!萧忆情……萧忆情……你做了那样的事,还让我怎么相信你!” …… “什么?!”楼主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仿佛被人当胸一击。他喷出了一口血,然后支持着,惊讶地分辨:“我、我不知道……我没有派人做这件事!” “哈……说谎。”主人冷漠地笑着,眼睛里的光却渐渐黯淡了。 “我没有……真的没有!”楼主有些恼怒地微弱地回答,但是身子已经没有支持的力量,只好抱着垂死的主人,倚着墙壁坐下。即使坐拥武林的他,此刻却是如此的无助,颓然看着怀中渐渐死去的女子,失去血色的唇中忽然吐出了从未说过的温柔话语:“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怎么会对你……说谎?” “说谎……你说谎……”主人执拗地重复着那句话,但是意识已经渐渐模糊。 “没有……我没有!”楼主也执拗地反驳着,神色渐渐委顿。 血从他们的身体里不停涌出,渐渐汇聚成一处,染红了地面。 …… “你们、你们其实都错了……不是她杀的。……我们,是被彼此间的不信任和猜忌毁灭的……咳咳,她、她只是利用了这一点而已啊……” “真正错误的……是我们两个人自身,不能怨谁……” …… 等这一切交代完毕,他再也不再管属下和女孩呆若木鸡的样子,楼主回头,用极其温柔的语调,对一直弥留中昏死的主人低声耳语:“看见了吗?阿靖……不是我,不是我做的!……这个孩子好生厉害啊,咳咳……我们都被骗了呢……” “说谎……说谎……”然而,昏迷中,主人只喃喃地重复着那一句话。 “真是的……咳咳……看来,只有到那边,才说的清楚吧?”楼主微微苦笑,然后,伸手握住了主人的手,“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很多话……始终没有和你说……去、去那边说个清楚吧……到了那边,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很多很多的时间。” 然后,我忽然感觉主人的身体一震,有大力传入,刹间震断了她微弱的心脉! 不要!不要死!我失声惊呼。 然而,我还是从主人无力的手中坠落……在坠落的同时,我看见同时落下的夕影刀。//@梦&无痕:信任还是不够

  • 1907960046 2022-08-08 13:03:34

    以剑之名祭你风华初成 却误许温柔错算江湖仇恩 天人永分 留泱泱长恨 心上重门余一寸裂痕 以我之名怀你碧草芳魂 今长眠北邙坡下无碑无坟 卿心非铁有泪为证 付尽 一生未肯 受一刻情真 以血薇之名将传说供奉 青灯壁冷 怀执剑之人 十七年浮生干涸血痕 这人世纷纷 皆付微尘

  • 嘴正不怕心歪 2017-11-20 21:02:39

    相思泪:友情。 碧玉簪:道德。 金错刀:爱情。 海上花:童真。 七星剑:人性。

  • 不是风动 2018-10-02 19:24:33

    血薇剑,夕影刀, 舒靖容,萧忆情, 听雪楼,北邙坡……

  • 无界 2017-08-04 02:51:18

    这位没看过《听雪楼》吧?听雪楼三部曲阿靖就没穿过绯衣以外的衣服,哪儿来的墨发白衣? 阿靖也并不是嗜血,虽然杀的人多,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最后的死亡更不是因为情,而是在石明烟的挑拨下跟萧楼主同归于尽了,相反,要是他们的爱情再稳固一点,猜疑少一点,两人都不会死(ಥ_ಥ)//@『影』琴幽雨落:那年她才八岁,衣衫褴褛却遮不住一双眼眸中不可一世的冰冷和倔强。自此我早已决定一生只认一人,她赐予我一个极美的名字-----血薇。 一步步成长,一次次跌落,她将骨子里的嗜血发挥的淋漓尽致。一步一血印走向了成功,她的干脆利落于敌人而言是最大的慈悲。逆光而战的她墨发白裳,眼眸中是从未化开的冰冷。 终于,她成长起来了,站在万人之上看着眼前的无限辉煌。奈何一个情字,让她从云端跌落的粉身碎骨,无碑无坟静守在北邙。 十七年的时光,我铭记于心,哪怕现在我早已和她在的时候一样享受万人仰仗,被奉为至宝。可她不在了,我再无心顾及其他,只是用自己独特的方式陪着她,让她不再孤单。 以剑之名护你一世安好,可我没有做到,余下的半生就让我为你吊念吧。自你以后我再无主人…… 『以剑之名,风华燃尽,魅影醉~少司命』

  • 半夏琉璃空人心 2022-07-18 21:10:40

    只看歌名不看歌词我还以为是讲仓雪薇的

  • 溯影 2022-07-14 08:00:05

    迦若死前狂呼萧忆情助我,萧忆情明知这一刀下去斩断的不止是迦若,也是他和舒靖容之间的情谊,还是毅然决然的挥刀,从那时起他就知道他和舒靖容之间再无可能,你无法胜过一个死去的人

少司命

22.3万粉丝 1专辑

少司命(Jessi),原名楼梦茜,于1992年10月31日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市,中国古风女歌手,毕业于浙江大学。少司命于2011年开始作曲演唱;2012年发表音乐EP《江山如梦》、首张音乐专辑《以剑之名》;2013年发行第二张音乐专辑《试剑江湖》;2015年发行第三张音乐专辑《剑走偏锋》;2018年10月28日发行单曲《如果可以原谅》;2019年3月29日,发行单曲《我在国法读书的日子》。

相关推荐

暂无
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酷狗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_music@kugou.net 客服电话:020-29195668(7*24小时热线)
Copyright © 2004-2022 KuGou-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