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十里红妆
上官晓懿 - 十里红妆
全部播放

专辑名:十里红妆
歌手:上官晓懿
发行时间:2018-05-20

简介:十里红妆让过去已成不在。 代表爱情记忆的格桑花一瓣一瓣飘散去深渊。 深渊尽头究竟是花瓣的湮灭,还是重生。 《十里红妆》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八部,发行于2018年5月20日,农历戊戌年四月初六。 落雪飘舞的世界里,白晓官内心充满了迷惘,他不知道苏子恒是否还记得他。他在左手的手腕上发现了金鹏邪羽留下的黑色吻痕,吻痕能为魔种提供能量,因此他的左手温度也异于常人,冰冷无比。白天,白晓官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夜晚,他才能吸收月色精华缓解疼痛,为自己汲取些许营养。在夜间漫长的寻觅后,他终于在一家酒吧里看见了朝思暮想的苏子恒,一个妖娆的女人正把水缓缓倒在苏子恒头上,头也不回转身离开。白晓官看到苏子恒满心酸楚,掏出手帕为苏子恒擦去水渍,苏子恒却忘记了这个他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易容术的效力让白晓官以女儿身出现在苏子恒面前。迷离中,苏子恒向他诉说着自己的种种失意和落寞,那些女人只喜欢他的钱,却从来都无视他的感情,酒醉一夜,苏子恒像个无辜的孩子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白晓官看着憔悴的苏子恒,心疼不已。他把苏子恒带回了自己的家,为他做饭,为他洗衣服,默默的倾听苏子恒的诉说,温柔而深情注视着这个昔日爱人,苏子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与宁静,他和白晓官暂时就住在了一起,过着平淡而简单的生活,像一对相濡以沫的平凡夫妻,时间悄悄流逝,苏子恒逐渐爱上了他。然而重生的苏子恒却不记得过去属于他们的一切,慢慢的白晓官发现左手腕上的黑色吻痕在逐渐变淡。 那一天黑色吻痕彻底消失了,苏子恒惊讶发现睡在他枕边,穿着女孩睡衣的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苏子恒惊诧的打翻了早餐,盘子碎落满地的声音惊醒了熟睡的白晓官,苏子恒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白晓官向他解释彼此间的过去,内心满是怀疑的苏子恒看着眼前发生的事呆若木鸡,酸楚看着与白晓官的合照暗自落泪,他心放不下,只能尝试去接受,但异性恋的苏子恒内心无法真正接受自己的爱人是同性。那晚苏子恒在酒吧喝醉,一个美女开着车把他送回白晓官的家,酒气熏熏的苏子恒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白晓官为苏子恒解衣服时发现白衬衫上的口红痕迹,还有女人的香水味,白晓官瞬间明白了一切,无比伤心,但什么都没说,因为他还抱有一丝的希望,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维持着以往的平静,实际却暗潮汹涌,苏子恒开始彻夜不归,清晨才醉醺醺的回家,衣服上总是沾染着女人的口红渍和橘果气息的香水味。终于有一天,白晓官看着空旷的家,绝望泛上心头,他无法忍受苏子恒的勉强敷衍和因为感恩换来的陪伴,白晓官留下一封信,决然从苏子恒的世界消失了。 魔族太子清楚的知道白晓官用上古魔器返回了魔族和在人间经历的一切,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再次用魔魂帮白晓官易容,这次易容术消耗了邪羽百年的魔力,白晓官被金鹏邪羽深深的情爱所感动。看着历经沧桑依然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子,他卸下了心防,悲伤的哭泣,此刻他清晰知道了,改变时间轴后和苏子恒就再也回不到最初了。那晚白晓官心甘情愿答应了金鹏邪羽会嫁给他,但天意弄人,婚期将至,白晓官却突然感受到了被火焰灼烧般的痛楚,魔族太子焦急不已,他急忙去询问族中的长老,族中长老告诉他,凡人一生只能被魔魂易容一次且种一枚黑色吻痕,第二次魔魂易容和种植黑色吻痕只能维系百天,此后白晓官如果不能返回人间,就会鬓发如雪,十里千蝶,香消玉殒。白晓官知道后,依然陪伴着魔族太子,度过了珍贵的时光,第九十九天,白晓官穿上了鲜红的嫁衣,拿出金鹏邪羽送给他的定情信物,静静的看着枯叶蝶泪如雨下,他的容颜渐渐枯萎凋零,一夜一曲离歌响,鹧鸪晓夜悲鸣霜,悲伤的歌声缭绕,响彻整个魔界。 夜色光华流转,歌声忧伤的吟唱不绝,所有魔族的子孙听闻,无不心痛欲碎,唯见伊人泪融妆。第一缕曦光刺破天空,整个魔族的子孙都惊讶眼前所见,十里千蝶曼舞在白晓官的宫殿,交织萦绕着一袭鲜红嫁衣的那个身影,金鹏邪羽跟随凤蝶赶到的时候,看着即将死去的爱人,拼命的为他续命,长老劝阻他把白晓官送回人间,正如鱼在大海里才能生存,否则魔族王子这样下去也会因此而丧命,可邪羽置若罔闻,不愿意和爱人永生永世分离。魔族太子的真情打动了长老,他告诉了金鹏邪羽魔族保守千年的秘密,在彼岸镜山深处存在一处司命崖,去往司命崖下的时空或许可以破局改命,踏破天道轮回,找到一线生机,但魔族太子势必会失去尊贵的身份地位和千年的道行。金鹏邪羽听后没有任何的犹豫,抱着他挚爱的白晓官就跳下了司命崖,纵使失去一切,他也要和爱人永生永世长相守。 他们穿破时空之境,来到了白晓官曾经生活过的人世间。白晓官回到自己的家中,沉睡不醒;然而金鹏邪羽的肉身为保护挚爱而摧毁,魂魄附身到某医院太平间的一个青年身上,残存的魔力让死去的青年幻化成金鹏邪羽原本的容颜,邪羽苏醒后,立即去寻找拿命真心挚爱失散的白晓官。 第二天,多家媒体报道,某医院太平间的一位死去男青年竟离奇复活,不知所踪。

更多 >>

十里红妆让过去已成不在。 代表爱情记忆的格桑花一瓣一瓣飘散去深渊。 深渊尽头究竟是花瓣的湮灭,还是重生。 《十里红妆》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八部,发行于2018年5月20日,农历戊戌年四月初六。 落雪飘舞的世界里,白晓官内心充满了迷惘,他不知道苏子恒是否还记得他。他在左手的手腕上发现了金鹏邪羽留下的黑色吻痕,吻痕能为魔种提供能量,因此他的左手温度也异于常人,冰冷无比。白天,白晓官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夜晚,他才能吸收月色精华缓解疼痛,为自己汲取些许营养。在夜间漫长的寻觅后,他终于在一家酒吧里看见了朝思暮想的苏子恒,一个妖娆的女人正把水缓缓倒在苏子恒头上,头也不回转身离开。白晓官看到苏子恒满心酸楚,掏出手帕为苏子恒擦去水渍,苏子恒却忘记了这个他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易容术的效力让白晓官以女儿身出现在苏子恒面前。迷离中,苏子恒向他诉说着自己的种种失意和落寞,那些女人只喜欢他的钱,却从来都无视他的感情,酒醉一夜,苏子恒像个无辜的孩子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白晓官看着憔悴的苏子恒,心疼不已。他把苏子恒带回了自己的家,为他做饭,为他洗衣服,默默的倾听苏子恒的诉说,温柔而深情注视着这个昔日爱人,苏子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与宁静,他和白晓官暂时就住在了一起,过着平淡而简单的生活,像一对相濡以沫的平凡夫妻,时间悄悄流逝,苏子恒逐渐爱上了他。然而重生的苏子恒却不记得过去属于他们的一切,慢慢的白晓官发现左手腕上的黑色吻痕在逐渐变淡。 那一天黑色吻痕彻底消失了,苏子恒惊讶发现睡在他枕边,穿着女孩睡衣的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苏子恒惊诧的打翻了早餐,盘子碎落满地的声音惊醒了熟睡的白晓官,苏子恒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白晓官向他解释彼此间的过去,内心满是怀疑的苏子恒看着眼前发生的事呆若木鸡,酸楚看着与白晓官的合照暗自落泪,他心放不下,只能尝试去接受,但异性恋的苏子恒内心无法真正接受自己的爱人是同性。那晚苏子恒在酒吧喝醉,一个美女开着车把他送回白晓官的家,酒气熏熏的苏子恒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白晓官为苏子恒解衣服时发现白衬衫上的口红痕迹,还有女人的香水味,白晓官瞬间明白了一切,无比伤心,但什么都没说,因为他还抱有一丝的希望,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维持着以往的平静,实际却暗潮汹涌,苏子恒开始彻夜不归,清晨才醉醺醺的回家,衣服上总是沾染着女人的口红渍和橘果气息的香水味。终于有一天,白晓官看着空旷的家,绝望泛上心头,他无法忍受苏子恒的勉强敷衍和因为感恩换来的陪伴,白晓官留下一封信,决然从苏子恒的世界消失了。 魔族太子清楚的知道白晓官用上古魔器返回了魔族和在人间经历的一切,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再次用魔魂帮白晓官易容,这次易容术消耗了邪羽百年的魔力,白晓官被金鹏邪羽深深的情爱所感动。看着历经沧桑依然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子,他卸下了心防,悲伤的哭泣,此刻他清晰知道了,改变时间轴后和苏子恒就再也回不到最初了。那晚白晓官心甘情愿答应了金鹏邪羽会嫁给他,但天意弄人,婚期将至,白晓官却突然感受到了被火焰灼烧般的痛楚,魔族太子焦急不已,他急忙去询问族中的长老,族中长老告诉他,凡人一生只能被魔魂易容一次且种一枚黑色吻痕,第二次魔魂易容和种植黑色吻痕只能维系百天,此后白晓官如果不能返回人间,就会鬓发如雪,十里千蝶,香消玉殒。白晓官知道后,依然陪伴着魔族太子,度过了珍贵的时光,第九十九天,白晓官穿上了鲜红的嫁衣,拿出金鹏邪羽送给他的定情信物,静静的看着枯叶蝶泪如雨下,他的容颜渐渐枯萎凋零,一夜一曲离歌响,鹧鸪晓夜悲鸣霜,悲伤的歌声缭绕,响彻整个魔界。 夜色光华流转,歌声忧伤的吟唱不绝,所有魔族的子孙听闻,无不心痛欲碎,唯见伊人泪融妆。第一缕曦光刺破天空,整个魔族的子孙都惊讶眼前所见,十里千蝶曼舞在白晓官的宫殿,交织萦绕着一袭鲜红嫁衣的那个身影,金鹏邪羽跟随凤蝶赶到的时候,看着即将死去的爱人,拼命的为他续命,长老劝阻他把白晓官送回人间,正如鱼在大海里才能生存,否则魔族王子这样下去也会因此而丧命,可邪羽置若罔闻,不愿意和爱人永生永世分离。魔族太子的真情打动了长老,他告诉了金鹏邪羽魔族保守千年的秘密,在彼岸镜山深处存在一处司命崖,去往司命崖下的时空或许可以破局改命,踏破天道轮回,找到一线生机,但魔族太子势必会失去尊贵的身份地位和千年的道行。金鹏邪羽听后没有任何的犹豫,抱着他挚爱的白晓官就跳下了司命崖,纵使失去一切,他也要和爱人永生永世长相守。 他们穿破时空之境,来到了白晓官曾经生活过的人世间。白晓官回到自己的家中,沉睡不醒;然而金鹏邪羽的肉身为保护挚爱而摧毁,魂魄附身到某医院太平间的一个青年身上,残存的魔力让死去的青年幻化成金鹏邪羽原本的容颜,邪羽苏醒后,立即去寻找拿命真心挚爱失散的白晓官。 第二天,多家媒体报道,某医院太平间的一位死去男青年竟离奇复活,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