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何必痴恋
上官晓懿 - 何必痴恋
全部播放

专辑名:何必痴恋
歌手:上官晓懿
发行时间:2015-05-21

简介:你好,我叫百里冬日。\n你好,我叫夏暖阳。\n\n如果有来生,冬日里请容许我为你歌唱,让我的歌声唤起冬日暖阳的两团爱火。\n\n《何必痴恋》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五部,发行于2015年5月21日,农历乙未年四月初四。\n\n冬天的阳光斜射在别墅的琴房里,窗外的大雪覆盖大地。白晓官哭红的眼睛凝望着琴房外的日头,或许是因为他哭红的眼睛把日头变成了红色。夜幕降临,琴房里Lesbian弹唱着夜曲,泪滴犹如雨滴滚落打湿钢琴上,仿佛是在轻轻弹奏和声一般。这时琴房墙上的萨福画像也落了泪,无人能解开封印的上古魔琴时移势易,封印的效力渐渐淡去,于是二十一世纪10年代,魔琴的复苏感召昆仑镜使白晓官跨越了几个世纪,穿越回十世纪60年代,揭开了一封破旧神秘的信。\n\n十世纪60年代,夏暖阳的舅家大哥是黑帮派第二层头目的香主,因为暖阳的舅家大哥为黑帮派卖命,会牵连到全族,甚至牵连暖阳,为此暖阳的外祖母动用族长的权利召集全族人曾多次找寻暖阳舅家大哥的下落,可是偏偏命运就是这样,你越是担心的事情,越是会发生。那日夜色黑的人心发慌,全族人都去寻找暖阳的大哥,家里只剩下暖阳一个人,亥时二刻暖阳的二哥来到暖阳家中,说外祖母也让他在家里等消息,二哥又对暖阳说,我知道大哥经常去的几个秘密地方是全族人都不知道的,暖阳回忆小时候经常去的秘密地方似乎也有了记忆,哥俩说着说着眼神交接,于是哥俩私自决定组成一个小团队前去寻找。\n\n老宅的巷口是他们哥三童年玩耍的记忆,可是老宅已经荒废很多年了,暖阳和二哥心里也无法肯定可以在老宅巷口转角的街道遇见大哥的身影,可是暖阳心里一直有着一个信念,至少老宅的巷口是遇见大哥的一个期望。日头将已近落西山,老宅的巷口昏昏暗暗无人行走,只有哥俩的倒影蹲在粮缸附近静静守候,日头将要完全落山时一个消瘦的身影渐渐走来,暖阳眼睛发直,轻声喊着二哥,那好像是大哥,二哥揉揉眼睛回应暖阳还真像。消瘦的身影越走越近,转角处暖阳突然蹦出来喊了一声大哥,大哥紧张的拿出刀防备,二哥连忙出来说,大哥是我们二弟和三弟,大哥看看兄弟二人说,你们怎么回老宅来了。叫你们别来找我,我随时可能丢性命,并且责备二哥,为什么还把暖阳带来了,我现在被黑帮的敌对追杀,随时有生命危险。二哥连忙上前说,大哥你可知道全族人都在找你,你还是回头是岸,金盆洗手吧,不要在干黑帮的活了。大哥唉声叹气的说,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我已经退不出去了,你们不需要劝我,我要为了帮里死在敌对手里的兄弟报仇,我一定要报仇。这里是非之地,别看是老宅无人来,黑帮敌对的人一直追杀我,跟我跟的特别紧,你快带着暖阳离开。暖阳看着大哥哭了,大哥我不想你有一天死去,暖阳会想你,暖阳会想你。大哥蹲下给暖阳一颗糖,说暖阳不哭,暖阳最乖了,大哥帮你擦干眼泪,然后跟二哥回家,听大哥的话,不然大哥会非常不开心。十六岁的暖阳看着二哥的眼神,彼此都很无奈,可是兄弟二人见大哥血恨的眼神,都不敢深说下去。大哥连忙说老宅后院有一匹马车,二弟你去把马车牵过来,带着暖阳速速离开老宅。二哥只能听着兄长的话,跑去老宅后院牵马车过来。而就在这时,巷口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而且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今天务必找到他,见人杀之灭口。大哥连忙抱住暖阳,告诉暖阳无论发生什么,你就在粮缸里千万不要出来,我去把他们引开,然后等你二哥马车来就跟你二哥走。大哥把暖阳放到粮缸里,盖上粮缸盖,就跑出巷口,可是跑出没多远,就被黑帮敌对的人抓住后一刀捅死了,暖阳在缸里敲了一个缝隙看着大哥的这一幕,忍不住跳出粮缸内,巷口不远处含泪喊了一声大哥。\n\n血花四溅,染红了日头。大哥临死前奄奄一息抓住黑帮敌对堂主的手,放过我弟弟暖阳,不然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然而江湖传闻暖阳聪明伶俐,是个多才多艺的小神童,现今十六岁已然会各种杂戏,身怀独特异能。暖阳哥哥的敌对帮派香主并没有杀了暖阳,而是看了看暖阳后对旁边堂主耳边说,传闻暖阳出生从背部肉里天赐生长奇异胎记,若是真的暖阳,扒开上衣,一看背部便知。于是堂主一个眼神,手下便扒开了暖阳的上衣,一看背部,香主对堂主说,是真的暖阳,堂主命香主把暖阳带走,交给帮主发落。\n\n庭院里暖阳母亲每日以泪洗面,白绫、祭品,灵堂上放着大哥的遗像,全族人不断在解劝暖阳的大舅节哀。族人不断问二哥当时的情况,二哥只是说当时牵着马车回到老宅巷口不远处寻找暖阳时,发现的却是大哥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我把大哥的尸体用马车带回了,却怎么找也没有找见暖阳的身影。说完二哥双膝跪地,肯求族人和外祖母对他惩罚,暖阳的二舅上去给了自己儿子狠狠一巴掌,怒气冲天的指着暖阳的二哥说滚出去找暖阳,如果找不到暖阳,晚饭就别想回来吃了,身为暖阳的兄长,带着暖阳胡闹,二哥捂着嘴巴哭泣着就离开了,开始四处打听夏暖阳的下落。\n\n从那以后,夏暖阳变成戏班子的摇钱树,被卖到杂戏班为其赚钱,平常还要去帮厨房捡柴烧火。

更多 >>

你好,我叫百里冬日。\n你好,我叫夏暖阳。\n\n如果有来生,冬日里请容许我为你歌唱,让我的歌声唤起冬日暖阳的两团爱火。\n\n《何必痴恋》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五部,发行于2015年5月21日,农历乙未年四月初四。\n\n冬天的阳光斜射在别墅的琴房里,窗外的大雪覆盖大地。白晓官哭红的眼睛凝望着琴房外的日头,或许是因为他哭红的眼睛把日头变成了红色。夜幕降临,琴房里Lesbian弹唱着夜曲,泪滴犹如雨滴滚落打湿钢琴上,仿佛是在轻轻弹奏和声一般。这时琴房墙上的萨福画像也落了泪,无人能解开封印的上古魔琴时移势易,封印的效力渐渐淡去,于是二十一世纪10年代,魔琴的复苏感召昆仑镜使白晓官跨越了几个世纪,穿越回十世纪60年代,揭开了一封破旧神秘的信。\n\n十世纪60年代,夏暖阳的舅家大哥是黑帮派第二层头目的香主,因为暖阳的舅家大哥为黑帮派卖命,会牵连到全族,甚至牵连暖阳,为此暖阳的外祖母动用族长的权利召集全族人曾多次找寻暖阳舅家大哥的下落,可是偏偏命运就是这样,你越是担心的事情,越是会发生。那日夜色黑的人心发慌,全族人都去寻找暖阳的大哥,家里只剩下暖阳一个人,亥时二刻暖阳的二哥来到暖阳家中,说外祖母也让他在家里等消息,二哥又对暖阳说,我知道大哥经常去的几个秘密地方是全族人都不知道的,暖阳回忆小时候经常去的秘密地方似乎也有了记忆,哥俩说着说着眼神交接,于是哥俩私自决定组成一个小团队前去寻找。\n\n老宅的巷口是他们哥三童年玩耍的记忆,可是老宅已经荒废很多年了,暖阳和二哥心里也无法肯定可以在老宅巷口转角的街道遇见大哥的身影,可是暖阳心里一直有着一个信念,至少老宅的巷口是遇见大哥的一个期望。日头将已近落西山,老宅的巷口昏昏暗暗无人行走,只有哥俩的倒影蹲在粮缸附近静静守候,日头将要完全落山时一个消瘦的身影渐渐走来,暖阳眼睛发直,轻声喊着二哥,那好像是大哥,二哥揉揉眼睛回应暖阳还真像。消瘦的身影越走越近,转角处暖阳突然蹦出来喊了一声大哥,大哥紧张的拿出刀防备,二哥连忙出来说,大哥是我们二弟和三弟,大哥看看兄弟二人说,你们怎么回老宅来了。叫你们别来找我,我随时可能丢性命,并且责备二哥,为什么还把暖阳带来了,我现在被黑帮的敌对追杀,随时有生命危险。二哥连忙上前说,大哥你可知道全族人都在找你,你还是回头是岸,金盆洗手吧,不要在干黑帮的活了。大哥唉声叹气的说,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我已经退不出去了,你们不需要劝我,我要为了帮里死在敌对手里的兄弟报仇,我一定要报仇。这里是非之地,别看是老宅无人来,黑帮敌对的人一直追杀我,跟我跟的特别紧,你快带着暖阳离开。暖阳看着大哥哭了,大哥我不想你有一天死去,暖阳会想你,暖阳会想你。大哥蹲下给暖阳一颗糖,说暖阳不哭,暖阳最乖了,大哥帮你擦干眼泪,然后跟二哥回家,听大哥的话,不然大哥会非常不开心。十六岁的暖阳看着二哥的眼神,彼此都很无奈,可是兄弟二人见大哥血恨的眼神,都不敢深说下去。大哥连忙说老宅后院有一匹马车,二弟你去把马车牵过来,带着暖阳速速离开老宅。二哥只能听着兄长的话,跑去老宅后院牵马车过来。而就在这时,巷口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而且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今天务必找到他,见人杀之灭口。大哥连忙抱住暖阳,告诉暖阳无论发生什么,你就在粮缸里千万不要出来,我去把他们引开,然后等你二哥马车来就跟你二哥走。大哥把暖阳放到粮缸里,盖上粮缸盖,就跑出巷口,可是跑出没多远,就被黑帮敌对的人抓住后一刀捅死了,暖阳在缸里敲了一个缝隙看着大哥的这一幕,忍不住跳出粮缸内,巷口不远处含泪喊了一声大哥。\n\n血花四溅,染红了日头。大哥临死前奄奄一息抓住黑帮敌对堂主的手,放过我弟弟暖阳,不然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然而江湖传闻暖阳聪明伶俐,是个多才多艺的小神童,现今十六岁已然会各种杂戏,身怀独特异能。暖阳哥哥的敌对帮派香主并没有杀了暖阳,而是看了看暖阳后对旁边堂主耳边说,传闻暖阳出生从背部肉里天赐生长奇异胎记,若是真的暖阳,扒开上衣,一看背部便知。于是堂主一个眼神,手下便扒开了暖阳的上衣,一看背部,香主对堂主说,是真的暖阳,堂主命香主把暖阳带走,交给帮主发落。\n\n庭院里暖阳母亲每日以泪洗面,白绫、祭品,灵堂上放着大哥的遗像,全族人不断在解劝暖阳的大舅节哀。族人不断问二哥当时的情况,二哥只是说当时牵着马车回到老宅巷口不远处寻找暖阳时,发现的却是大哥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我把大哥的尸体用马车带回了,却怎么找也没有找见暖阳的身影。说完二哥双膝跪地,肯求族人和外祖母对他惩罚,暖阳的二舅上去给了自己儿子狠狠一巴掌,怒气冲天的指着暖阳的二哥说滚出去找暖阳,如果找不到暖阳,晚饭就别想回来吃了,身为暖阳的兄长,带着暖阳胡闹,二哥捂着嘴巴哭泣着就离开了,开始四处打听夏暖阳的下落。\n\n从那以后,夏暖阳变成戏班子的摇钱树,被卖到杂戏班为其赚钱,平常还要去帮厨房捡柴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