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不负如来不负我
上官晓懿 - 不负如来不负我
全部播放

专辑名:不负如来不负我
歌手:上官晓懿
发行时间:2020-05-20

简介:过去若镜花水月般朦胧一触即溃。 未断的红尘,寺前的梨花。 往昔的情愫斩断或是珍藏? 当格桑花香从故人手中徐徐飘来。 引动着苦涩的爱恋挣扎复苏。 蓦然回首,熟悉的身影却已咫尺天涯。 《不负如来不负我》又名《忆寒寺》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十部,发行于2020年5月20日,农历庚子年四月廿八。 金鹏邪羽虽然附身在太平间死去的青年尸体中成了金鹏,但即便是他生魂离体魔气外泄,仍旧痴情的在茫茫人海中寻觅白晓官的下落,那日凭借黑色吻痕的气息寻到了忆寒寺前。而他殊不知白晓官堕入空门已久,那日剃度受戒仪式后方丈赐法名唤作释灵悟,惟愿他在佛心与红尘间终能悟明一方,而此时白晓官又在闭门专心结期修禅。闭关禅房的白晓官参禅到第二境界时内心闪过金鹏邪羽带他跳司命崖时无畏无惧刻骨铭心的镜头,便向故人术士卜卦金鹏邪羽的下落,却一连十六卦,卦卦皆无那人。术士怜他,道明他为情所困羁绊颇深,若再不斩断情丝,只怕终魔障,令他情深不寿,甚至殃及无辜。白晓官内心凄楚,便下定决心摒弃红尘,每念起那些情愫,便跪佛抄写经论,时日不多抄写的经论便堆积如山。 金鹏想要进入忆寒寺,因寺中佛法无边,一霎那就发现了他真实的魔族灵魂,使得金鹏每次靠近寺庙都心力交瘁,无奈之下只能每日守在寺庙门口,痴等从未出寺的白晓官。魔族太子登基大典将临,金鹏还没有回归魔界,迫于无奈长老来到人间督促金鹏速回魔界,却发现金鹏的灵魂已受损严重,在人间拥有强大魔性的,便只有由魔灵至宝谶花炼化诞生的黑色吻痕。长老劝金鹏剥离白晓官身上的黑色吻痕,金鹏知道剥离吻痕会对白晓官身体造成反噬,十步内的人亦被其误伤,严词拒绝。长老气急,但面对佛光普照的忆寒寺却束手无策,情急下损耗寿命召来魔族圣鸟无邪隼,随后写下一封书信,让无邪隼传书白晓官。白晓官接到信匆匆赶至寺外,正是阳春三月,一夜春风化雨,天公不作美,下了绵密的雨,寺口梨花怒放稠丽,雨润花瓣,成了一阵梨花雨,金鹏面色苍白站在寺口见到白晓官后欣喜从眼中闪过,露出了白晓官熟悉的笑容,步步向白晓官靠近。金鹏正欲伸出手拥抱阔别已久的爱人,白晓官却迟疑地后退一步,在重逢的欣喜后就是满心的纠结,他要断绝红尘,免得伤及无辜,他也再承受不了一次情感的碎裂,思及至此,白晓官潸然泪下。金鹏了解爱他至深,一眼便明白了白晓官为什么痛苦,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雨润石阶,溅起若满心哀愁的水花。长老气急败坏趁机向白晓官袭来,此时黑色吻痕绽放的谶花遇到危险立即护主,让金鹏遭反噬当即身受重伤口吐鲜血,他趔趄倒下,在满天的梨花雨中,白晓官悲痛欲绝扶住倒在地上的金鹏,四周唯有梨花散落。 金鹏邪羽气若游丝,血染衣襟,右手却缓缓握紧了白晓官身上的袈裟,眼中氤氲着难舍水雾说道,惟愿来生你能不负如来也不辜负我,惟愿来世留一笔相依,盼你我,结寻常布衣,夫夫挚爱再相约不离不弃。一语毕了,金鹏邪羽彻底身消魂殁,白晓官眦目欲裂,抱着金鹏邪羽尸骸久久不愿撒手,在狂风骤雨中恸哭落泪不止,少顷眼中竟落下血泪,若杜鹃啼血猿哀鸣,声声痛断肝肠。而随着金鹏邪羽身死,他曾经在白晓官身上留下的黑色吻痕也逐渐不受控制,金鹏邪羽体内的魔种和黑色吻痕绽放的谶花,本是上古魔界中并蒂连枝的一对情花,此谶花百年一开花,花瓣三分,赤红如血,鸳鸯共存,魔种凋零谶花便会疯狂溢出魔气耗干宿主的生命,两花同生共死,绝不独活。魔气疯狂地从白晓官身上溢出,黑色吻痕感应宿主的绝望,运用魔气重塑谶花在白晓官身上逐渐绽放,他浑身血肉亦被魔气融合,让白晓官脱离凡人肉身,肉体堕为魔躯。长老在金鹏邪羽身死后震惊不已,他看着抱着金鹏邪羽尸身哭泣的白晓官越发地又惊又惧。而已成为魔神的白晓官一眼看破长老愤怒面具下的惊慌失措,也明白了今日之事的原委,他将金鹏邪羽的尸身安放好,内心对长老压抑已久的杀意便铺天盖地而来,直取长老性命,一开杀戒,洪荒魔性越发可怖,险些要在人间酿出祸世。天地灵气所孕育的上古神器天衍伞为镇守人间天地万物秩序,无量光芒普照十方界封印洪荒魔性黑色吻痕,将濒临奔溃死亡边缘的白晓官掷入佛门灵泉寺舍利塔下,本欲镇压九百年。 塔中无岁月,几度光阴荏苒,九年后一书生小哥前往灵泉寺拜观音菩萨,路过舍利塔时被石阶划破掌心,顿时枯萎的谶花吸了鲜血精华,幽香一缕清浅再度绽放,花开并蒂,得缘修得人形后便再次护主,洪荒魔性冲破了上古神器天衍伞的封印。白晓官出舍利塔后举步出寺,他扭头看佛门,却也明白那只能做为一个暂停点,而不是命运终点,他心脏处有着金鹏的模样,如何都斩不断,所以他注定要直面自己的命运,哪怕将一腔苦涩也要通通咽下,背着行囊离开,忆寒寺周围又下起和金鹏邪羽再次在人间相遇的绵密雨丝,这次却没有了梨花。白晓官缓缓下山,山路崎岖,一个踉跄间于撑伞的书生小哥擦肩而过,陈梓扬见白晓官没伞,便回头将伞递给白晓官,白晓官惊鸿一瞥,那小哥的面容和金鹏邪羽如出一辙。

更多 >>

过去若镜花水月般朦胧一触即溃。 未断的红尘,寺前的梨花。 往昔的情愫斩断或是珍藏? 当格桑花香从故人手中徐徐飘来。 引动着苦涩的爱恋挣扎复苏。 蓦然回首,熟悉的身影却已咫尺天涯。 《不负如来不负我》又名《忆寒寺》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十部,发行于2020年5月20日,农历庚子年四月廿八。 金鹏邪羽虽然附身在太平间死去的青年尸体中成了金鹏,但即便是他生魂离体魔气外泄,仍旧痴情的在茫茫人海中寻觅白晓官的下落,那日凭借黑色吻痕的气息寻到了忆寒寺前。而他殊不知白晓官堕入空门已久,那日剃度受戒仪式后方丈赐法名唤作释灵悟,惟愿他在佛心与红尘间终能悟明一方,而此时白晓官又在闭门专心结期修禅。闭关禅房的白晓官参禅到第二境界时内心闪过金鹏邪羽带他跳司命崖时无畏无惧刻骨铭心的镜头,便向故人术士卜卦金鹏邪羽的下落,却一连十六卦,卦卦皆无那人。术士怜他,道明他为情所困羁绊颇深,若再不斩断情丝,只怕终魔障,令他情深不寿,甚至殃及无辜。白晓官内心凄楚,便下定决心摒弃红尘,每念起那些情愫,便跪佛抄写经论,时日不多抄写的经论便堆积如山。 金鹏想要进入忆寒寺,因寺中佛法无边,一霎那就发现了他真实的魔族灵魂,使得金鹏每次靠近寺庙都心力交瘁,无奈之下只能每日守在寺庙门口,痴等从未出寺的白晓官。魔族太子登基大典将临,金鹏还没有回归魔界,迫于无奈长老来到人间督促金鹏速回魔界,却发现金鹏的灵魂已受损严重,在人间拥有强大魔性的,便只有由魔灵至宝谶花炼化诞生的黑色吻痕。长老劝金鹏剥离白晓官身上的黑色吻痕,金鹏知道剥离吻痕会对白晓官身体造成反噬,十步内的人亦被其误伤,严词拒绝。长老气急,但面对佛光普照的忆寒寺却束手无策,情急下损耗寿命召来魔族圣鸟无邪隼,随后写下一封书信,让无邪隼传书白晓官。白晓官接到信匆匆赶至寺外,正是阳春三月,一夜春风化雨,天公不作美,下了绵密的雨,寺口梨花怒放稠丽,雨润花瓣,成了一阵梨花雨,金鹏面色苍白站在寺口见到白晓官后欣喜从眼中闪过,露出了白晓官熟悉的笑容,步步向白晓官靠近。金鹏正欲伸出手拥抱阔别已久的爱人,白晓官却迟疑地后退一步,在重逢的欣喜后就是满心的纠结,他要断绝红尘,免得伤及无辜,他也再承受不了一次情感的碎裂,思及至此,白晓官潸然泪下。金鹏了解爱他至深,一眼便明白了白晓官为什么痛苦,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雨润石阶,溅起若满心哀愁的水花。长老气急败坏趁机向白晓官袭来,此时黑色吻痕绽放的谶花遇到危险立即护主,让金鹏遭反噬当即身受重伤口吐鲜血,他趔趄倒下,在满天的梨花雨中,白晓官悲痛欲绝扶住倒在地上的金鹏,四周唯有梨花散落。 金鹏邪羽气若游丝,血染衣襟,右手却缓缓握紧了白晓官身上的袈裟,眼中氤氲着难舍水雾说道,惟愿来生你能不负如来也不辜负我,惟愿来世留一笔相依,盼你我,结寻常布衣,夫夫挚爱再相约不离不弃。一语毕了,金鹏邪羽彻底身消魂殁,白晓官眦目欲裂,抱着金鹏邪羽尸骸久久不愿撒手,在狂风骤雨中恸哭落泪不止,少顷眼中竟落下血泪,若杜鹃啼血猿哀鸣,声声痛断肝肠。而随着金鹏邪羽身死,他曾经在白晓官身上留下的黑色吻痕也逐渐不受控制,金鹏邪羽体内的魔种和黑色吻痕绽放的谶花,本是上古魔界中并蒂连枝的一对情花,此谶花百年一开花,花瓣三分,赤红如血,鸳鸯共存,魔种凋零谶花便会疯狂溢出魔气耗干宿主的生命,两花同生共死,绝不独活。魔气疯狂地从白晓官身上溢出,黑色吻痕感应宿主的绝望,运用魔气重塑谶花在白晓官身上逐渐绽放,他浑身血肉亦被魔气融合,让白晓官脱离凡人肉身,肉体堕为魔躯。长老在金鹏邪羽身死后震惊不已,他看着抱着金鹏邪羽尸身哭泣的白晓官越发地又惊又惧。而已成为魔神的白晓官一眼看破长老愤怒面具下的惊慌失措,也明白了今日之事的原委,他将金鹏邪羽的尸身安放好,内心对长老压抑已久的杀意便铺天盖地而来,直取长老性命,一开杀戒,洪荒魔性越发可怖,险些要在人间酿出祸世。天地灵气所孕育的上古神器天衍伞为镇守人间天地万物秩序,无量光芒普照十方界封印洪荒魔性黑色吻痕,将濒临奔溃死亡边缘的白晓官掷入佛门灵泉寺舍利塔下,本欲镇压九百年。 塔中无岁月,几度光阴荏苒,九年后一书生小哥前往灵泉寺拜观音菩萨,路过舍利塔时被石阶划破掌心,顿时枯萎的谶花吸了鲜血精华,幽香一缕清浅再度绽放,花开并蒂,得缘修得人形后便再次护主,洪荒魔性冲破了上古神器天衍伞的封印。白晓官出舍利塔后举步出寺,他扭头看佛门,却也明白那只能做为一个暂停点,而不是命运终点,他心脏处有着金鹏的模样,如何都斩不断,所以他注定要直面自己的命运,哪怕将一腔苦涩也要通通咽下,背着行囊离开,忆寒寺周围又下起和金鹏邪羽再次在人间相遇的绵密雨丝,这次却没有了梨花。白晓官缓缓下山,山路崎岖,一个踉跄间于撑伞的书生小哥擦肩而过,陈梓扬见白晓官没伞,便回头将伞递给白晓官,白晓官惊鸿一瞥,那小哥的面容和金鹏邪羽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