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不朽的·THE ART
阿云嘎 - 不朽的·THE ART
全部播放

专辑名:不朽的·THE ART
歌手:阿云嘎
发行时间:2020-07-23

简介:童年时置身广袤草原 对着洁白羊群在唱歌的男孩 长大后融入复杂世界 怀抱单纯初心在歌唱的男人 拒绝人云亦云 拒绝随波逐流 拒绝刻板印象 拒绝固步自封 阿云嘎AYANGA 化身演唱人/创作人/制作人 开启感官无边无际想象空间 融合淬炼【音乐剧概念专辑】 《不朽的·THE ART》 名著中汲取灵感 音乐中突破界限 艺术中致敬经典 碰撞中回归自我 不朽的——是艺术,是生活, 是身为人类 永恒追求 爱之纯粹 “真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闷闷不乐?你们说见到我这样子,心里觉得很厌烦,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厌烦呢。可是,我怎样会让忧愁沾上身,这种忧愁究竟是怎么一种东西,它是从什么地方产生的,我却全不知道。忧愁,已经使我变成了一个傻子,我简直有点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了。” ——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第一幕 2019年,阿云嘎出演话剧《威尼斯商人》男主角安东尼奥,他撰写了大量人物笔记,不断深入研究角色的心路历程,光是开场一段关于“烦恼”的独白,就让他深深着迷。嘎子发现: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创作于四百多年前的这部作品,对于人物心理状态的描摹,穿越了岁月长河,直到今天依然会在现代人生活里得到一种百分百吻合的对照与呼应,这是无比奇妙,属于艺术的,不朽魅力。 我们为什么烦恼?又为什么而快乐?“阿云嘎”在大家眼中,又是怎样的角色?科班出身追逐梦想的音乐剧演员,经历坎坷终于成名的幸运儿,孜孜不倦磨砺自我的创作者,焦虑着也幸福着的普通人……阿云嘎和我们一样,活在“痛并快乐着”的追逐之中,而“艺术”,是让平凡生命为之发光的源泉。听一首歌,读一本书,观看一部电影,欣赏一场表演……“艺术”在人类生活里无处不在,却又常被“欲望”的阴影所忽略、湮没、掩埋。不是束之高阁,不是孤芳自赏,“艺术”,应该是让我们在理想和现实之中,融合也超脱的那一把钥匙。 也是阿云嘎开启新专辑灵感的钥匙——以音乐剧演员身份走入大众视野,他希望用作品寻找与大众更好的交流形式,让更多人感受“音乐”本身的魅力,但决不是标签化他的身份,“音乐剧演员,本身就意味着你是一个歌手,是歌曲情感的表达者,没有必要用形式去分类,而我的诠释会带入更戏剧化的呈现和处理方式,这是我的特色,我要做的是发挥优势,不是局限。” 9首灵感源自《基督山伯爵》《樱桃园》《小王子》等9部文学名著的歌曲,1首概念主题曲,阿云嘎汲取养分,通过自我角度转化为全新音乐作品,将“不朽的经典”与“现代人的生活”进行对照,挖掘出那些经得起时光考验,人们内心深处不变的共鸣。每首歌以名著所触发的感受进行延伸,通过其中人物经历、角色心理、时代背景进行主题创作,不是用一首歌涵盖一部名著内容,而是根据最能引发阿云嘎触动的部分,升华为不一样的音乐创作。 源自艺术,感受艺术,融合艺术,这张专辑的形式,打破当下华语乐坛固有模式,带来全新生命力!阿云嘎想要表达的是,艺术“The Art”是“不朽的”,而他扮演了一个发现者、串联者、歌唱者、致敬者的角色,有丰富解读空间。 阿云嘎作为专辑制作人,同时化身作词人“阿云”和作曲人“阿嘎”,邀请默契的音乐搭档张筱真共同担任制作人,资深唱片企划流水纪担任创意统筹,集合国内外一众来自不同领域而具备新鲜创造力的良师益友,从概念、文字、编曲、演绎、视觉各个层面,带来一种新的打破、重塑、创造,褪去了阿云嘎本身给大家一切既定印象,在流行和古典之中穿梭,每首歌融入灵光乍现的音乐剧元素,花腔或吟唱贯穿其中,但不必用任何常规定义来束缚聆听时的想象空间。嘎子和团队渴望用这张作品表达出艺术的“流淌之美”——流淌于文学、音乐、绘画、光影……不同形式,唤醒我们从耳朵、眼睛、心灵彼此融会贯通的美妙之处。 诠释这些歌的阿云嘎,仿佛变成“力与美”的结合。他唱歌的时候,有一种充满力量感的古典与现代美,绽放开来像古希腊雕塑那样动人伫立。他的力量与美感能传递给更多听歌的人,因为我们渴望呐喊出来心声,我们都有各自灵魂里激荡与勇敢的部分,我们正需要有人引吭高歌——现在,请你聆听阿云嘎! “在人生不同阶段重读经典著作时,我们会发现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在于传递的情绪、情感,竟然都可以与当下心境产生不同共鸣,穿越时间和现代人的悲喜忧欢共通。时间变幻,情感却是不朽的,我希望用音乐重新发掘这种不朽的魅力,唤醒我们原本就有的对于艺术、生活和爱,那种最原始的感知与冲动。” ——阿云嘎 专辑上半场四首曲目率先登场 专辑下半场六首曲目,惊喜揭晓中 1、不朽的(Immortal) 作词:流水纪 作曲:阿嘎 制作人:孙彬赫 “那蝴蝶扇动翅膀 掀起巨浪 那星辰坠落云海 化作尘埃 从前 未来 渺小 伟大 生命为何而存在” 专辑概念曲,开启所有不设限制的艺术碰撞之序幕。担任专辑A&R企划统筹的流水纪,在跟嘎子讨论生命起源话题时萌发了灵感,在文字中融入各种奇幻瑰丽画面感,阿云嘎用极具煽动力的旋律和唱腔,引出了关于时间与空间,地球与天外,已知与未知的一场想象力大爆炸——人类创造艺术,艺术记录人类诞生至今所有的奇迹,歌词描绘出各种对比和冲突的意象,讲述生命、宇宙、渺小、伟大不断轮回着的神秘与未知,无论音乐、诗歌、雕刻、绘画……艺术源自人类一切已知未知的探索,各种形式都是不朽,是人类之所以感知一切的原因,我们应该从物质繁华的假象中觉醒、出发,去找回艺术和爱的本质。 编曲在Alternative风格中融入Retro future+Electronic Music风格,从魔性点头的复古前奏,递进到间奏后的Dubstep,最终回归到复古电子乐,每个段落都让旋律和歌词部分有不同的演绎,融入了多种元素,却不会违和,寓意着艺术本身就该有的无界魅力,无论在殿堂还是广场,我们都可以随心起舞。 间奏部分引用法国巴洛克作曲家、音乐理论家让·菲利普·拉莫羽管键琴作品Suite in E Minor, RCT 2: VIII. Tambourin,加入新创作花腔,邀请廖佳琳跨刀演绎,将音乐氛围瞬间拉回久远18世纪,却让现代人聆听时浑身热血激荡。最后副歌用大合唱方式还原阿云嘎“世界之王”式的震撼演唱感受,结尾采用淡出Fade out,是希望这种已经不太常见的方式还原大家聆听时一种体验:有时候,我们宁愿歌声只是离我越来越远,是听不到了,而不是“结束了”。 2、心岛(Love Island) 作词:田辰明 作曲:阿嘎 制作人:张筱真 “我仰头望,望向亘古无声的月亮, 黑暗中没有任何光 ” 灵感源自大仲马所著《基督山伯爵》。因为被人陷害,唐泰斯由婚礼上的新郎沦为囚犯,在牢里捱过黑暗、漫长的14年,逃出虎口后来到基督山岛,找到宝藏,运用财富和智慧开启了复仇计划——作词以主人公生命低谷的心情为突破口,写出最黑暗时却最向往光明的希望。也许,每个人都正在生活里“抗争”,渴望离开画地为牢的现实禁锢,拥抱无边无际的大海,而这首歌是“强心剂”,鼓舞大家打破自己的边界,前往自由的心岛,别惧怕,那些生命中的惊涛骇浪。 拿到歌词后,嘎子和专辑联合制作人筱真在工作室即兴创作,嘎子通过自弹自唱谱写出旋律,然后在其中融入歌词,从下午两点到晚上11点一气呵成整首作品。制作上,按照嘎子演唱时的内心剧情发展,从引子带入感到尾声预示性,整个编曲充满了戏剧化冲突,是交响乐、古典音乐和流行摇滚的有机结合,开头采用类似海顿奏鸣曲的和声排列和演奏技法,间奏钢琴、大提琴和女高音三重奏是一次创意融合,阿云嘎的诠释更贴切戏剧类表现,富有张力,音色比之前呈现的作品更加浑厚,吐字更注重字正腔圆,完美支撑起这首需要强大张力的作品。 3、樱桃树下(Under The Cherry Tree) 作词:田薇淇 作曲:William Rousseau 制作人:William Rousseau “我的命运是无限等待,看着树下的人要离开, 等着离开的人要归来,等明年花再开” 灵感源自契诃夫所著《樱桃园》。故事在这座园子里发生,它承载着上一代人的记忆,象征着一个时代、一种观念,而在故事结尾,它却不得不面对要被拆除的命运,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被迫离开,开始新的生活,在词作者田薇淇看来,“樱桃园”是唯一无法离开这里的,只能默默数着时间流逝,静静地看着人类命运中必然的成长、老去和终结,最后迎来自己的终点,那么,它会对必须要离开的人们说些什么呢?它又会如何看待自己的命运? 于是,阿云嘎的《樱桃树下》升华出了新的意境——如果离开意味着成长,那么作为我们最初出发之地的“樱桃园”,仿佛是故乡,是家人,是挚爱,对我们做出无尽的嘱咐与祝福:要温柔地对待过去、现在和未来。别忘了,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曾有的那个“樱桃园”般的存在,等待着,守候着,也见证着。 作曲和制作邀请打造法国音乐剧《摇滚红与黑》的著名音乐家William Rousseau为阿云嘎量身定制,William仔细研究了阿云嘎很多演唱视频,彼此沟通讨论超过半年,最终完成的《樱桃树下》是嘎子第一次尝试流行元素如此重的作品,在演唱上有很大突破,咬字方面也反复打磨,力求带来不一样的突破。 4、娜米达(Namida) 作词:阿云 作曲:阿嘎 制作人:钟兴民 “仰望着星空 你在某一颗星上微笑着看我 一阵的温热 不知不觉在脸上” 灵感源自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所著《小王子》。“小时候,妈妈说,故去的亲人就是天上的星星。那时我还没有经历过分离,我喜欢看妈妈的眼睛,漆黑却明亮,深邃又温暖,像极了草原的星空。时间飞逝,快得连流泪的时间都没有。2020年春节,周遭世界突然安静了,人们待在家中,一日三餐,平淡幸福,也有人必须独自面对黑暗夜晚,告别至爱亲朋。疫情期间,我看到了太多生离死别,又必须坚强面对的故事,我想唱,想表达。 一天下午,我在钢琴上随手弹出一段旋律,自然地哼唱出‘na mi da’,朋友说这几个音是日语里‘眼泪’的意思。积压了很久的情绪,瞬间找到释放的通道。四月,旋律创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失去了一位亲人。非常时期,我无法送他最后一程。最痛苦的时候,‘相信’是唯一救赎。我觉得,娜米达是眼泪,是流星,是悲伤,遗憾和愧疚,也是一个悲观的孩子长大后的阳光和信念,这种感觉也让我想到了《小王子》那本书,是最孤独也最美好的童话,于是我尝试用一种单纯心境来写出这首歌的文字,不管现实怎样沮丧,都要带着希望。” 嘎子自述《娜米达》创作过程,来自他触碰心底的柔软,歌词和旋律都淳朴而纯真,如同直抵听者内心“微笑的眼泪”。编曲制作邀请著名音乐人钟兴民合作,在抒情大气的前半段过后,间奏变化令人惊喜,没有延续之前钢琴交响乐风格,而是带来更多戏剧化式跳跃感,嘎子在演唱上特别处理间奏之前的叙述和间奏之后的律动,不仅凸显音乐不设限制的多元性,更唱出那份不会熄灭的“希望”。 5、《牧羊少年》 作词:段思思 作曲:阿嘎 制作人:刘卓 “Light在出发的此岸 羊群也给他答案 有不凡的平凡” 灵感源自保罗·柯艾略所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受梦境驱使,放弃牧羊人的生活,从西班牙南部出发,跨过海洋、穿越沙漠,一路来到埃及,在雄伟的金字塔下寻觅宝藏……对于嘎子来说,他觉得自己仿佛也是那个牧羊少年,同样出生、成长在辽阔草原里的男孩,怀抱着梦想,闯荡这世界。 不知道跋涉了多久,终于一点点接近自己的梦想,遇见更多真心喜欢他、珍惜他的伙伴们——在嘎子看来,《牧羊少年》是自己的一次 “感谢”,感谢这一路上发现自己、陪伴自己的人,就像那本书中说,“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完成”,所以他决定邀请众多歌迷,组成气势磅礴的“百人合唱团”,收集来自天南海北朋友们的歌唱,共同录制完成《牧羊少年》中的大合唱段落,传达出“有不凡的平凡”,那种振奋人心的力量。 歌曲以温柔键盘开场,随之扬起激昂旋律,阿云嘎的诠释一如少年般热血而铿锵,传达出跃跃欲试、整装待发的力量,他的歌声里,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黎凡特和羊群,我们正在人生旅途中不断地看见自己,找到自己,最后成为自己,意识到原来真正的宝藏,其实就是这段寻找的经历。《牧羊少年》就像一首“成年人的儿歌”——我们不能让所谓“成熟”带走少年独有的那份锐气,带走实现梦想的那种可能性,应该倾听自己的心,“你的心在哪儿,宝藏就在哪儿!” 6、《2021太空漫游》(2021:A Space Odyssey) 作词:范忆堂 作曲:范忆堂 制作人:范忆堂 “我带着光 一路绽放 燎原你的守望” 灵感源自亚瑟·克拉克所著小说,由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的同名科幻电影于1968年上映。英文原名2001:A Space Odyssey。Odyssey是漫长苦旅,也是《荷马史诗》最重要的篇章“奥德赛”,神秘的黑色巨石开启了人类智慧,由进化指引人类向太空深处,如同海上漂游的奥德赛,这样的深空探索,是为了寻找真谛,亦是寻找自我。我们生活的蓝色星球,在茫茫宇宙,本就孤独。或许,当地球上的人们望着星云,意识到身而为人的孤独,自我探索就已经开始。 创作者及制作人范忆堂,和嘎子深入交流后,决定用苍凉而深邃的编曲,搭配极具想象力和诗意美感的词曲,完成嘎子想在歌里传达的感受——原始、自然、科技、文明、个体、集体……我们在太空或者心房之间的“漫游”,是永远在寻找,在路上,不断重复着的循环吧!这是一首思考人类与万物之间,相互依赖又彼此破坏之关系的作品,有太多迷人的角度可供听者玩味,解读。 看似科幻而未来感十足的华丽氛围里,古典管弦乐铺陈出的层次感,如暗夜绽放花朵,散发“一花一世界”那种渺小VS伟大,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着转换的美妙与刺激。嘎子的演绎,渗透进了他民族血液里的特质,与“荒野”、“燎原”等词句浑然一体,是自然而非拿捏能做到的挥洒自如。“深不见底的深空”这种高难度的句子,他却带出强烈的少年感,这大概就是,赤子之心。 7、《被雨淋湿的人》(Let It Go) 作词:流水纪 作曲:阿嘎 制作人:毕赫宸 张筱真 “暴雨淋湿我们无所谓 彩虹出现 太完美” 灵感源自莎士比亚所著戏剧,也是阿云嘎筹备整张专辑的缘起——在扮演男主角“安东尼奥”过程中,他发现了名著之所以“不朽的”艺术魅力,在于经历岁月变迁后,依然对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和生活产生巨大影响,身为歌手、创作人的自己,从这些名著中汲取的养分可以化作新的作品,和更多人碰撞和交流。 《被雨淋湿的人》由安东尼奥关于烦恼的独白出发,穿越了数百年时光,依然一瞬间无缝连接进现代人的生活——我们的“烦恼”,究竟从何而来?清晨卧室醒来那一刻就百爪挠心,大街上四处冲撞却无法突出重围,直到深夜万籁俱寂时内心还在翻滚煎熬……作词人流水纪根据嘎子的旋律,构建出一个个困兽犹斗般的,现实与梦幻交织的场景,编曲和演唱都以躁动而硬核的摇滚元素贯穿始终,嘎子展现极具爆发力的唱腔与澎湃的情感冲击力:当经历太多无处不在、密不透风的束缚,我们终于在“一了百了 爱谁谁”呐喊中,迎来“爱上谁 不是罪”的彻底爆发,但不是发泄,是最真诚而燃烧着热血的鼓舞! 是的,莎士比亚写下的剧本有太多深意可以解读,正如人们的情感关系如此纤细而丰富——谁规定“爱”是什么样子,什么样子的“爱”是唯一正确?其实,一切没有标准答案,一切无法被约定俗成。嘎子的歌声,是最猛烈而真诚的鼓舞,鼓舞人们都应该勇敢地视自己的内心,去接受和拥抱那么多不一样却一样动人的爱。如果你也是“被雨淋湿的人”,别害怕一时暴雨让自己狼狈不堪,要相信,经过考验的我们,就像雨过天晴后出现的彩虹,会有最迷人的美。 8、变形记(The Metamorphosis) 作词:阿云 作曲:阿嘎 制作人:孙彬赫 “那温柔的火苗不会熄灭 我的心依然如初” 灵感源自弗兰兹·卡夫卡所著小说。很多人在提到原著的时候,都会提到“人变成甲虫”所反映出的人性被社会上某些唯利是图风气所扭曲、异化的荒诞与讽刺意义,但嘎子却在反复阅读文字中,发现了主人公格里高尔即便经历毁灭性的打击,对于“妈妈”所代表的家人,那种纯粹而炙热的,“烙印”般的爱。 制作人孙彬赫听到嘎子关于这首歌的叙述之后,脑中浮现就是这两个字:烙印。《变形记》里的阿云嘎要诉说的是一种极其深厚,刻进了肉体和灵魂的告白,从开头钢琴和弦乐纯音乐前奏,搭配男人忧郁的念白开始,就以沉浸感极强的音乐剧氛围层层递进,诉说和演唱缠绕在一起,像变成了甲虫的人在无力地伸出触角,副歌一声声呼唤的“妈妈”,是绝望而悲怆的求助,震撼人心! 这是一首阿云嘎仿佛用尽全部力气诠释的作品,是一个人表演的一部音乐剧,有太多戏剧化细节值得反复体会,嘎子想提醒我们的却很简单,就是好好“珍惜当下”,珍惜生命和爱,因为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意料不到的变化,与其失去后追悔莫及,此刻和所爱的人彼此呵护,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9、华丽世界的幻觉(A Grand Disillusionment) 作词:田辰明 作曲:阿嘎 制作人:张筱真 “华丽世界的一切 换你我这一刻缠绵 赶在破灭来临之前 谁愿优雅地告别” 灵感源自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所著《了不起的盖茨比》。关于爱的幻觉,哪怕如盖茨比一般恢弘壮丽、声色犬马,最终也一样破灭,更遑论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虽然这样的破灭也很美,因为“破灭”恰恰说明曾经存在过,“破灭”本身就是“存在”的反证,只是这样的破灭太痛苦了!因为失去的,不只是爱本身,更有最美好的期待,和多年的心血。 制作人张筱真听到嘎子创作的旋律后颇为惊艳,闪现了一个念头,“这首歌应该是大提琴和人声的对话”,于是特邀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助阵,整个音乐段落采用回旋曲结构,纯交响乐伴奏的古典配器方式,周而往复循环中,嘎子的诠释却不会让人觉得乏味,一遍编如同幻觉般似是而非的节奏里,所有人的灵魂底色仿佛被嘎子冷静而不动声色的演唱所揭开,揭开他人的残忍和自己的愚昧。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确认我们到底是真实活在一段感情里,还是活在我们自以为的幻觉里。嘎子希望,这首歌在大家脑海里回味的时候,可以找到世间最真实的情感,不要沉溺于不切实际的幻觉,无论它有多美。 10、我等了你五十一年九个月零四天(Fool Around With You) 作词:甘世佳 作曲:阿嘎 制作人:田汩 张筱真 “我愿只为你荒唐 抛下一切正常 抛下一切无常 来回摆荡在海上” 灵感源自加西亚·马尔克斯所著《霍乱时期的爱情》,讲述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在二十岁的时候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过各种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岁,他们还是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中,作者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的爱情方式。 深受触动的嘎子,一直在想该用怎样的音乐来表达自己对这个故事的感受,而他亲自谱写的旋律诞生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出现一个女声,加入到歌曲里,和嘎子一起共同完整小说中男女主人公没有圆满的爱情,弥补这个遗憾,而声音里拥有温柔也坚韧力量的谭维维,是不二人选。 这首歌表达了三个层次。第一层是荒唐,“充满希望的最绝望”、“肆意飘荡是最坚定方向”,甜美的被流放,充实的虚度时光……都是看似矛盾的状况,本身就有一种马尔克斯般的魔幻现实感,男女本身的行为就是荒唐的,反世俗的,但是爱本身就是荒唐;第二层是荒凉,在船上飘荡,没有前后左右,没有方向,时间和空间都进入了随机模式,但外部的荒凉很多时候也意味着内心的丰沛;第三层是茫茫,此时,东西方的名著产生了“意会”,如同《红楼梦》“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和这首歌的终极状态,产生了一种奇妙共鸣。 嘎子和维维的合作演绎,就像进入了这三个层次后,已浑然忘我的境界——爱情虚幻,好像看不见也摸不着,可是它又很强烈,强烈到你无法得到的时候,像是得了一场霍乱。爱而不得之后,每个人都有不同选择,有的人选择妥协退而求其次,有的人选择埋葬过去重新开始,有的人选择一直等待坚持,嘎子和维维要表达的就是这种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坚持。在那条被命令来回航行的轮船上,为了获得彻底的宁静,男人女人让船长挂起代表霍乱的黄旗,当船长询问这对奇异的老年情人返航时间时,阿里萨,费尔明娜的男友,给出了答案——一生一世。

更多 >>

童年时置身广袤草原 对着洁白羊群在唱歌的男孩 长大后融入复杂世界 怀抱单纯初心在歌唱的男人 拒绝人云亦云 拒绝随波逐流 拒绝刻板印象 拒绝固步自封 阿云嘎AYANGA 化身演唱人/创作人/制作人 开启感官无边无际想象空间 融合淬炼【音乐剧概念专辑】 《不朽的·THE ART》 名著中汲取灵感 音乐中突破界限 艺术中致敬经典 碰撞中回归自我 不朽的——是艺术,是生活, 是身为人类 永恒追求 爱之纯粹 “真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闷闷不乐?你们说见到我这样子,心里觉得很厌烦,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厌烦呢。可是,我怎样会让忧愁沾上身,这种忧愁究竟是怎么一种东西,它是从什么地方产生的,我却全不知道。忧愁,已经使我变成了一个傻子,我简直有点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了。” ——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第一幕 2019年,阿云嘎出演话剧《威尼斯商人》男主角安东尼奥,他撰写了大量人物笔记,不断深入研究角色的心路历程,光是开场一段关于“烦恼”的独白,就让他深深着迷。嘎子发现: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创作于四百多年前的这部作品,对于人物心理状态的描摹,穿越了岁月长河,直到今天依然会在现代人生活里得到一种百分百吻合的对照与呼应,这是无比奇妙,属于艺术的,不朽魅力。 我们为什么烦恼?又为什么而快乐?“阿云嘎”在大家眼中,又是怎样的角色?科班出身追逐梦想的音乐剧演员,经历坎坷终于成名的幸运儿,孜孜不倦磨砺自我的创作者,焦虑着也幸福着的普通人……阿云嘎和我们一样,活在“痛并快乐着”的追逐之中,而“艺术”,是让平凡生命为之发光的源泉。听一首歌,读一本书,观看一部电影,欣赏一场表演……“艺术”在人类生活里无处不在,却又常被“欲望”的阴影所忽略、湮没、掩埋。不是束之高阁,不是孤芳自赏,“艺术”,应该是让我们在理想和现实之中,融合也超脱的那一把钥匙。 也是阿云嘎开启新专辑灵感的钥匙——以音乐剧演员身份走入大众视野,他希望用作品寻找与大众更好的交流形式,让更多人感受“音乐”本身的魅力,但决不是标签化他的身份,“音乐剧演员,本身就意味着你是一个歌手,是歌曲情感的表达者,没有必要用形式去分类,而我的诠释会带入更戏剧化的呈现和处理方式,这是我的特色,我要做的是发挥优势,不是局限。” 9首灵感源自《基督山伯爵》《樱桃园》《小王子》等9部文学名著的歌曲,1首概念主题曲,阿云嘎汲取养分,通过自我角度转化为全新音乐作品,将“不朽的经典”与“现代人的生活”进行对照,挖掘出那些经得起时光考验,人们内心深处不变的共鸣。每首歌以名著所触发的感受进行延伸,通过其中人物经历、角色心理、时代背景进行主题创作,不是用一首歌涵盖一部名著内容,而是根据最能引发阿云嘎触动的部分,升华为不一样的音乐创作。 源自艺术,感受艺术,融合艺术,这张专辑的形式,打破当下华语乐坛固有模式,带来全新生命力!阿云嘎想要表达的是,艺术“The Art”是“不朽的”,而他扮演了一个发现者、串联者、歌唱者、致敬者的角色,有丰富解读空间。 阿云嘎作为专辑制作人,同时化身作词人“阿云”和作曲人“阿嘎”,邀请默契的音乐搭档张筱真共同担任制作人,资深唱片企划流水纪担任创意统筹,集合国内外一众来自不同领域而具备新鲜创造力的良师益友,从概念、文字、编曲、演绎、视觉各个层面,带来一种新的打破、重塑、创造,褪去了阿云嘎本身给大家一切既定印象,在流行和古典之中穿梭,每首歌融入灵光乍现的音乐剧元素,花腔或吟唱贯穿其中,但不必用任何常规定义来束缚聆听时的想象空间。嘎子和团队渴望用这张作品表达出艺术的“流淌之美”——流淌于文学、音乐、绘画、光影……不同形式,唤醒我们从耳朵、眼睛、心灵彼此融会贯通的美妙之处。 诠释这些歌的阿云嘎,仿佛变成“力与美”的结合。他唱歌的时候,有一种充满力量感的古典与现代美,绽放开来像古希腊雕塑那样动人伫立。他的力量与美感能传递给更多听歌的人,因为我们渴望呐喊出来心声,我们都有各自灵魂里激荡与勇敢的部分,我们正需要有人引吭高歌——现在,请你聆听阿云嘎! “在人生不同阶段重读经典著作时,我们会发现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在于传递的情绪、情感,竟然都可以与当下心境产生不同共鸣,穿越时间和现代人的悲喜忧欢共通。时间变幻,情感却是不朽的,我希望用音乐重新发掘这种不朽的魅力,唤醒我们原本就有的对于艺术、生活和爱,那种最原始的感知与冲动。” ——阿云嘎 专辑上半场四首曲目率先登场 专辑下半场六首曲目,惊喜揭晓中 1、不朽的(Immortal) 作词:流水纪 作曲:阿嘎 制作人:孙彬赫 “那蝴蝶扇动翅膀 掀起巨浪 那星辰坠落云海 化作尘埃 从前 未来 渺小 伟大 生命为何而存在” 专辑概念曲,开启所有不设限制的艺术碰撞之序幕。担任专辑A&R企划统筹的流水纪,在跟嘎子讨论生命起源话题时萌发了灵感,在文字中融入各种奇幻瑰丽画面感,阿云嘎用极具煽动力的旋律和唱腔,引出了关于时间与空间,地球与天外,已知与未知的一场想象力大爆炸——人类创造艺术,艺术记录人类诞生至今所有的奇迹,歌词描绘出各种对比和冲突的意象,讲述生命、宇宙、渺小、伟大不断轮回着的神秘与未知,无论音乐、诗歌、雕刻、绘画……艺术源自人类一切已知未知的探索,各种形式都是不朽,是人类之所以感知一切的原因,我们应该从物质繁华的假象中觉醒、出发,去找回艺术和爱的本质。 编曲在Alternative风格中融入Retro future+Electronic Music风格,从魔性点头的复古前奏,递进到间奏后的Dubstep,最终回归到复古电子乐,每个段落都让旋律和歌词部分有不同的演绎,融入了多种元素,却不会违和,寓意着艺术本身就该有的无界魅力,无论在殿堂还是广场,我们都可以随心起舞。 间奏部分引用法国巴洛克作曲家、音乐理论家让·菲利普·拉莫羽管键琴作品Suite in E Minor, RCT 2: VIII. Tambourin,加入新创作花腔,邀请廖佳琳跨刀演绎,将音乐氛围瞬间拉回久远18世纪,却让现代人聆听时浑身热血激荡。最后副歌用大合唱方式还原阿云嘎“世界之王”式的震撼演唱感受,结尾采用淡出Fade out,是希望这种已经不太常见的方式还原大家聆听时一种体验:有时候,我们宁愿歌声只是离我越来越远,是听不到了,而不是“结束了”。 2、心岛(Love Island) 作词:田辰明 作曲:阿嘎 制作人:张筱真 “我仰头望,望向亘古无声的月亮, 黑暗中没有任何光 ” 灵感源自大仲马所著《基督山伯爵》。因为被人陷害,唐泰斯由婚礼上的新郎沦为囚犯,在牢里捱过黑暗、漫长的14年,逃出虎口后来到基督山岛,找到宝藏,运用财富和智慧开启了复仇计划——作词以主人公生命低谷的心情为突破口,写出最黑暗时却最向往光明的希望。也许,每个人都正在生活里“抗争”,渴望离开画地为牢的现实禁锢,拥抱无边无际的大海,而这首歌是“强心剂”,鼓舞大家打破自己的边界,前往自由的心岛,别惧怕,那些生命中的惊涛骇浪。 拿到歌词后,嘎子和专辑联合制作人筱真在工作室即兴创作,嘎子通过自弹自唱谱写出旋律,然后在其中融入歌词,从下午两点到晚上11点一气呵成整首作品。制作上,按照嘎子演唱时的内心剧情发展,从引子带入感到尾声预示性,整个编曲充满了戏剧化冲突,是交响乐、古典音乐和流行摇滚的有机结合,开头采用类似海顿奏鸣曲的和声排列和演奏技法,间奏钢琴、大提琴和女高音三重奏是一次创意融合,阿云嘎的诠释更贴切戏剧类表现,富有张力,音色比之前呈现的作品更加浑厚,吐字更注重字正腔圆,完美支撑起这首需要强大张力的作品。 3、樱桃树下(Under The Cherry Tree) 作词:田薇淇 作曲:William Rousseau 制作人:William Rousseau “我的命运是无限等待,看着树下的人要离开, 等着离开的人要归来,等明年花再开” 灵感源自契诃夫所著《樱桃园》。故事在这座园子里发生,它承载着上一代人的记忆,象征着一个时代、一种观念,而在故事结尾,它却不得不面对要被拆除的命运,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被迫离开,开始新的生活,在词作者田薇淇看来,“樱桃园”是唯一无法离开这里的,只能默默数着时间流逝,静静地看着人类命运中必然的成长、老去和终结,最后迎来自己的终点,那么,它会对必须要离开的人们说些什么呢?它又会如何看待自己的命运? 于是,阿云嘎的《樱桃树下》升华出了新的意境——如果离开意味着成长,那么作为我们最初出发之地的“樱桃园”,仿佛是故乡,是家人,是挚爱,对我们做出无尽的嘱咐与祝福:要温柔地对待过去、现在和未来。别忘了,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曾有的那个“樱桃园”般的存在,等待着,守候着,也见证着。 作曲和制作邀请打造法国音乐剧《摇滚红与黑》的著名音乐家William Rousseau为阿云嘎量身定制,William仔细研究了阿云嘎很多演唱视频,彼此沟通讨论超过半年,最终完成的《樱桃树下》是嘎子第一次尝试流行元素如此重的作品,在演唱上有很大突破,咬字方面也反复打磨,力求带来不一样的突破。 4、娜米达(Namida) 作词:阿云 作曲:阿嘎 制作人:钟兴民 “仰望着星空 你在某一颗星上微笑着看我 一阵的温热 不知不觉在脸上” 灵感源自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所著《小王子》。“小时候,妈妈说,故去的亲人就是天上的星星。那时我还没有经历过分离,我喜欢看妈妈的眼睛,漆黑却明亮,深邃又温暖,像极了草原的星空。时间飞逝,快得连流泪的时间都没有。2020年春节,周遭世界突然安静了,人们待在家中,一日三餐,平淡幸福,也有人必须独自面对黑暗夜晚,告别至爱亲朋。疫情期间,我看到了太多生离死别,又必须坚强面对的故事,我想唱,想表达。 一天下午,我在钢琴上随手弹出一段旋律,自然地哼唱出‘na mi da’,朋友说这几个音是日语里‘眼泪’的意思。积压了很久的情绪,瞬间找到释放的通道。四月,旋律创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失去了一位亲人。非常时期,我无法送他最后一程。最痛苦的时候,‘相信’是唯一救赎。我觉得,娜米达是眼泪,是流星,是悲伤,遗憾和愧疚,也是一个悲观的孩子长大后的阳光和信念,这种感觉也让我想到了《小王子》那本书,是最孤独也最美好的童话,于是我尝试用一种单纯心境来写出这首歌的文字,不管现实怎样沮丧,都要带着希望。” 嘎子自述《娜米达》创作过程,来自他触碰心底的柔软,歌词和旋律都淳朴而纯真,如同直抵听者内心“微笑的眼泪”。编曲制作邀请著名音乐人钟兴民合作,在抒情大气的前半段过后,间奏变化令人惊喜,没有延续之前钢琴交响乐风格,而是带来更多戏剧化式跳跃感,嘎子在演唱上特别处理间奏之前的叙述和间奏之后的律动,不仅凸显音乐不设限制的多元性,更唱出那份不会熄灭的“希望”。 5、《牧羊少年》 作词:段思思 作曲:阿嘎 制作人:刘卓 “Light在出发的此岸 羊群也给他答案 有不凡的平凡” 灵感源自保罗·柯艾略所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受梦境驱使,放弃牧羊人的生活,从西班牙南部出发,跨过海洋、穿越沙漠,一路来到埃及,在雄伟的金字塔下寻觅宝藏……对于嘎子来说,他觉得自己仿佛也是那个牧羊少年,同样出生、成长在辽阔草原里的男孩,怀抱着梦想,闯荡这世界。 不知道跋涉了多久,终于一点点接近自己的梦想,遇见更多真心喜欢他、珍惜他的伙伴们——在嘎子看来,《牧羊少年》是自己的一次 “感谢”,感谢这一路上发现自己、陪伴自己的人,就像那本书中说,“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完成”,所以他决定邀请众多歌迷,组成气势磅礴的“百人合唱团”,收集来自天南海北朋友们的歌唱,共同录制完成《牧羊少年》中的大合唱段落,传达出“有不凡的平凡”,那种振奋人心的力量。 歌曲以温柔键盘开场,随之扬起激昂旋律,阿云嘎的诠释一如少年般热血而铿锵,传达出跃跃欲试、整装待发的力量,他的歌声里,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黎凡特和羊群,我们正在人生旅途中不断地看见自己,找到自己,最后成为自己,意识到原来真正的宝藏,其实就是这段寻找的经历。《牧羊少年》就像一首“成年人的儿歌”——我们不能让所谓“成熟”带走少年独有的那份锐气,带走实现梦想的那种可能性,应该倾听自己的心,“你的心在哪儿,宝藏就在哪儿!” 6、《2021太空漫游》(2021:A Space Odyssey) 作词:范忆堂 作曲:范忆堂 制作人:范忆堂 “我带着光 一路绽放 燎原你的守望” 灵感源自亚瑟·克拉克所著小说,由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的同名科幻电影于1968年上映。英文原名2001:A Space Odyssey。Odyssey是漫长苦旅,也是《荷马史诗》最重要的篇章“奥德赛”,神秘的黑色巨石开启了人类智慧,由进化指引人类向太空深处,如同海上漂游的奥德赛,这样的深空探索,是为了寻找真谛,亦是寻找自我。我们生活的蓝色星球,在茫茫宇宙,本就孤独。或许,当地球上的人们望着星云,意识到身而为人的孤独,自我探索就已经开始。 创作者及制作人范忆堂,和嘎子深入交流后,决定用苍凉而深邃的编曲,搭配极具想象力和诗意美感的词曲,完成嘎子想在歌里传达的感受——原始、自然、科技、文明、个体、集体……我们在太空或者心房之间的“漫游”,是永远在寻找,在路上,不断重复着的循环吧!这是一首思考人类与万物之间,相互依赖又彼此破坏之关系的作品,有太多迷人的角度可供听者玩味,解读。 看似科幻而未来感十足的华丽氛围里,古典管弦乐铺陈出的层次感,如暗夜绽放花朵,散发“一花一世界”那种渺小VS伟大,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着转换的美妙与刺激。嘎子的演绎,渗透进了他民族血液里的特质,与“荒野”、“燎原”等词句浑然一体,是自然而非拿捏能做到的挥洒自如。“深不见底的深空”这种高难度的句子,他却带出强烈的少年感,这大概就是,赤子之心。 7、《被雨淋湿的人》(Let It Go) 作词:流水纪 作曲:阿嘎 制作人:毕赫宸 张筱真 “暴雨淋湿我们无所谓 彩虹出现 太完美” 灵感源自莎士比亚所著戏剧,也是阿云嘎筹备整张专辑的缘起——在扮演男主角“安东尼奥”过程中,他发现了名著之所以“不朽的”艺术魅力,在于经历岁月变迁后,依然对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和生活产生巨大影响,身为歌手、创作人的自己,从这些名著中汲取的养分可以化作新的作品,和更多人碰撞和交流。 《被雨淋湿的人》由安东尼奥关于烦恼的独白出发,穿越了数百年时光,依然一瞬间无缝连接进现代人的生活——我们的“烦恼”,究竟从何而来?清晨卧室醒来那一刻就百爪挠心,大街上四处冲撞却无法突出重围,直到深夜万籁俱寂时内心还在翻滚煎熬……作词人流水纪根据嘎子的旋律,构建出一个个困兽犹斗般的,现实与梦幻交织的场景,编曲和演唱都以躁动而硬核的摇滚元素贯穿始终,嘎子展现极具爆发力的唱腔与澎湃的情感冲击力:当经历太多无处不在、密不透风的束缚,我们终于在“一了百了 爱谁谁”呐喊中,迎来“爱上谁 不是罪”的彻底爆发,但不是发泄,是最真诚而燃烧着热血的鼓舞! 是的,莎士比亚写下的剧本有太多深意可以解读,正如人们的情感关系如此纤细而丰富——谁规定“爱”是什么样子,什么样子的“爱”是唯一正确?其实,一切没有标准答案,一切无法被约定俗成。嘎子的歌声,是最猛烈而真诚的鼓舞,鼓舞人们都应该勇敢地视自己的内心,去接受和拥抱那么多不一样却一样动人的爱。如果你也是“被雨淋湿的人”,别害怕一时暴雨让自己狼狈不堪,要相信,经过考验的我们,就像雨过天晴后出现的彩虹,会有最迷人的美。 8、变形记(The Metamorphosis) 作词:阿云 作曲:阿嘎 制作人:孙彬赫 “那温柔的火苗不会熄灭 我的心依然如初” 灵感源自弗兰兹·卡夫卡所著小说。很多人在提到原著的时候,都会提到“人变成甲虫”所反映出的人性被社会上某些唯利是图风气所扭曲、异化的荒诞与讽刺意义,但嘎子却在反复阅读文字中,发现了主人公格里高尔即便经历毁灭性的打击,对于“妈妈”所代表的家人,那种纯粹而炙热的,“烙印”般的爱。 制作人孙彬赫听到嘎子关于这首歌的叙述之后,脑中浮现就是这两个字:烙印。《变形记》里的阿云嘎要诉说的是一种极其深厚,刻进了肉体和灵魂的告白,从开头钢琴和弦乐纯音乐前奏,搭配男人忧郁的念白开始,就以沉浸感极强的音乐剧氛围层层递进,诉说和演唱缠绕在一起,像变成了甲虫的人在无力地伸出触角,副歌一声声呼唤的“妈妈”,是绝望而悲怆的求助,震撼人心! 这是一首阿云嘎仿佛用尽全部力气诠释的作品,是一个人表演的一部音乐剧,有太多戏剧化细节值得反复体会,嘎子想提醒我们的却很简单,就是好好“珍惜当下”,珍惜生命和爱,因为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意料不到的变化,与其失去后追悔莫及,此刻和所爱的人彼此呵护,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9、华丽世界的幻觉(A Grand Disillusionment) 作词:田辰明 作曲:阿嘎 制作人:张筱真 “华丽世界的一切 换你我这一刻缠绵 赶在破灭来临之前 谁愿优雅地告别” 灵感源自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所著《了不起的盖茨比》。关于爱的幻觉,哪怕如盖茨比一般恢弘壮丽、声色犬马,最终也一样破灭,更遑论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虽然这样的破灭也很美,因为“破灭”恰恰说明曾经存在过,“破灭”本身就是“存在”的反证,只是这样的破灭太痛苦了!因为失去的,不只是爱本身,更有最美好的期待,和多年的心血。 制作人张筱真听到嘎子创作的旋律后颇为惊艳,闪现了一个念头,“这首歌应该是大提琴和人声的对话”,于是特邀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助阵,整个音乐段落采用回旋曲结构,纯交响乐伴奏的古典配器方式,周而往复循环中,嘎子的诠释却不会让人觉得乏味,一遍编如同幻觉般似是而非的节奏里,所有人的灵魂底色仿佛被嘎子冷静而不动声色的演唱所揭开,揭开他人的残忍和自己的愚昧。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确认我们到底是真实活在一段感情里,还是活在我们自以为的幻觉里。嘎子希望,这首歌在大家脑海里回味的时候,可以找到世间最真实的情感,不要沉溺于不切实际的幻觉,无论它有多美。 10、我等了你五十一年九个月零四天(Fool Around With You) 作词:甘世佳 作曲:阿嘎 制作人:田汩 张筱真 “我愿只为你荒唐 抛下一切正常 抛下一切无常 来回摆荡在海上” 灵感源自加西亚·马尔克斯所著《霍乱时期的爱情》,讲述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在二十岁的时候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过各种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岁,他们还是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中,作者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的爱情方式。 深受触动的嘎子,一直在想该用怎样的音乐来表达自己对这个故事的感受,而他亲自谱写的旋律诞生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出现一个女声,加入到歌曲里,和嘎子一起共同完整小说中男女主人公没有圆满的爱情,弥补这个遗憾,而声音里拥有温柔也坚韧力量的谭维维,是不二人选。 这首歌表达了三个层次。第一层是荒唐,“充满希望的最绝望”、“肆意飘荡是最坚定方向”,甜美的被流放,充实的虚度时光……都是看似矛盾的状况,本身就有一种马尔克斯般的魔幻现实感,男女本身的行为就是荒唐的,反世俗的,但是爱本身就是荒唐;第二层是荒凉,在船上飘荡,没有前后左右,没有方向,时间和空间都进入了随机模式,但外部的荒凉很多时候也意味着内心的丰沛;第三层是茫茫,此时,东西方的名著产生了“意会”,如同《红楼梦》“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和这首歌的终极状态,产生了一种奇妙共鸣。 嘎子和维维的合作演绎,就像进入了这三个层次后,已浑然忘我的境界——爱情虚幻,好像看不见也摸不着,可是它又很强烈,强烈到你无法得到的时候,像是得了一场霍乱。爱而不得之后,每个人都有不同选择,有的人选择妥协退而求其次,有的人选择埋葬过去重新开始,有的人选择一直等待坚持,嘎子和维维要表达的就是这种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坚持。在那条被命令来回航行的轮船上,为了获得彻底的宁静,男人女人让船长挂起代表霍乱的黄旗,当船长询问这对奇异的老年情人返航时间时,阿里萨,费尔明娜的男友,给出了答案——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