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花间误
董真 - 花间误
全部播放

专辑名:花间误
歌手:董真
唱片公司:北京示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发行时间:2019-05-01

简介:《芳菲录》 【序】 曾以为,情之一物,无非生死相许。 即使命运画下平行轨迹,缘分依然渴望交集。 故蕖逐梦,岁海拾遗,是前尘偶遇,或后会无期? 恰如花间芳菲二三曲。 曲中你我,在似曾相识的故事里,几度寻觅。 曲终你我,是彼此心中滂沱的大雨,轰烈一场,随风而去。 情之一物,拥抱开始,莫问结局。 第一章 【花间误】 佛祖问雪莲,可知为何罚你下界历劫? 雪莲仙子答,不知。 她为戒断凡心而来,可看到韦陀的第一眼时,就已明白,此行注定坎坷。 若万象皆空、唯因果不空,为何那一眼会没有缘由? 佛问韦陀,你可知为何罚你闭关? 韦陀说,是弟子的错,错只在弟子一人,与她无关。 心乱了,或许这、就是错吧。 他本该证破迷着,普渡众生,可红尘未渡,倒先染一身尘念。 那一眼,真的好美。 轮回门前。 佛祖对雪莲说:世事经年,你终将放下。待你了悟情为何物,自会回转灵山。 雪莲笑:历尽诸劫,我仍等他! 思过崖边。 韦陀毅然放弃圆满果位,倾尽证道的法力分化出一道神识,把所有关于她的记忆与情愫封存在内,追入轮回。 长路漫漫,愿生世相随。 二十年后。 陌上有花,冰清玉洁,只为一人开。 暮春时节,拂晓前,韦陀尊者都会下山采集朝露为佛祖煎茶。当他从花前走过时,纯白乃开,点露成泪,似在对他诉说着什么。 此景虽只一瞬,却艳冠了花海。 昙花:这一次,他会记起我吗? 韦陀:好美。可惜俗世的美丽终究太过短暂,就像这朵花。 韦陀年年采得朝露归,从未回头;昙花岁岁在他身后凋零,还在等待。 直到有一天,青衫少年匆匆走过花海,踌躇,回眸。 原来,哪怕没有开,花也可以这样美! 少年问:你为什么哀伤? 昙花惊诧,连韦陀都无法看透她的真身,少年为什么可以? 可惜,终究不是她要等的人。 昙花:你帮不了我。 少年一步一徘徊,喃喃着:这么美的花,为何不开呢? 花里的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四十年后,少年已不再年轻,再次途经花海。仍问:你为什么哀伤? 昙花迟疑:你也许帮不了我。 简短的对白,一如四十年前。 弹指又四十年,昔时少年,垂垂老矣。 可当他步履蹒跚站在昙花面前时,却还是当年那句。 昙花感其诚挚,终肯言明身份:我是因爱被罚下界历劫的雪莲仙子。你这一生 问过我三次,可你只是一个凡人啊。自己都已行将朽木,怎么帮我?你我八十年前一眼之缘,何苦为我这路过的缘分上心? 翁笑: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场路过。我寻觅八十载,本想找到能救你回返天界的方法,可天意难违。也许我这一生,就是为一眼花开而来。 昙花:只为一眼,值得吗? 翁答:月若冷,我为叶;花思泥,愿化雨。 原来,天底下的痴情,竟如此相似。 翁曰:我知道,你等的人不是我,从来都不是;也知道你每年只能绽放一次,否则就会耗尽元神、零落成泥。 昙花笑了,笑的很伤心,说不清是为少年还是为自己:你怎么跟我一样傻? 想她苦苦等待百年,终未能唤起韦陀的记忆。 近在咫尺,遥不可及! 而她在思念的煎熬中日渐衰竭,陌上的花,再也开不了几次了。 昙花:也许……这一世,我等不来那人的回眸了。但无怨无悔。八十年,很长的,我赠你一片叶服下吧,如此就会生生世世把我忘记,不再受此情之煎熬。 刚想递给他用自己真元淬炼的断情叶,然,身侧却已了无生息。 老翁的元神在空中慢慢凝显。 虽只是一缕微弱的神识,模样也不清晰,但昙花一眼就认出了他。 那就是她朝思暮想的韦陀啊! 顿时,泪如泉涌。 昙花绝望的看着他即将消散的神识:你等的花就要开了,不要走! 那神识艰难的维持着形状:这一生,我从未离开过你,足矣。 语罢在她眼角留下一吻,吻去那美丽的泪痕,微笑着随风而散 。 空留一声声悲泣回荡山谷。 陌上有花,冰清玉洁,此刻正尽情绽放。 今生,错过你。而你,从未错过我。 下一世,愿红尘里相遇如期。 (此故事系借鉴民间昙花与韦陀尊者的传说改编而成)

更多 >>

《芳菲录》 【序】 曾以为,情之一物,无非生死相许。 即使命运画下平行轨迹,缘分依然渴望交集。 故蕖逐梦,岁海拾遗,是前尘偶遇,或后会无期? 恰如花间芳菲二三曲。 曲中你我,在似曾相识的故事里,几度寻觅。 曲终你我,是彼此心中滂沱的大雨,轰烈一场,随风而去。 情之一物,拥抱开始,莫问结局。 第一章 【花间误】 佛祖问雪莲,可知为何罚你下界历劫? 雪莲仙子答,不知。 她为戒断凡心而来,可看到韦陀的第一眼时,就已明白,此行注定坎坷。 若万象皆空、唯因果不空,为何那一眼会没有缘由? 佛问韦陀,你可知为何罚你闭关? 韦陀说,是弟子的错,错只在弟子一人,与她无关。 心乱了,或许这、就是错吧。 他本该证破迷着,普渡众生,可红尘未渡,倒先染一身尘念。 那一眼,真的好美。 轮回门前。 佛祖对雪莲说:世事经年,你终将放下。待你了悟情为何物,自会回转灵山。 雪莲笑:历尽诸劫,我仍等他! 思过崖边。 韦陀毅然放弃圆满果位,倾尽证道的法力分化出一道神识,把所有关于她的记忆与情愫封存在内,追入轮回。 长路漫漫,愿生世相随。 二十年后。 陌上有花,冰清玉洁,只为一人开。 暮春时节,拂晓前,韦陀尊者都会下山采集朝露为佛祖煎茶。当他从花前走过时,纯白乃开,点露成泪,似在对他诉说着什么。 此景虽只一瞬,却艳冠了花海。 昙花:这一次,他会记起我吗? 韦陀:好美。可惜俗世的美丽终究太过短暂,就像这朵花。 韦陀年年采得朝露归,从未回头;昙花岁岁在他身后凋零,还在等待。 直到有一天,青衫少年匆匆走过花海,踌躇,回眸。 原来,哪怕没有开,花也可以这样美! 少年问:你为什么哀伤? 昙花惊诧,连韦陀都无法看透她的真身,少年为什么可以? 可惜,终究不是她要等的人。 昙花:你帮不了我。 少年一步一徘徊,喃喃着:这么美的花,为何不开呢? 花里的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四十年后,少年已不再年轻,再次途经花海。仍问:你为什么哀伤? 昙花迟疑:你也许帮不了我。 简短的对白,一如四十年前。 弹指又四十年,昔时少年,垂垂老矣。 可当他步履蹒跚站在昙花面前时,却还是当年那句。 昙花感其诚挚,终肯言明身份:我是因爱被罚下界历劫的雪莲仙子。你这一生 问过我三次,可你只是一个凡人啊。自己都已行将朽木,怎么帮我?你我八十年前一眼之缘,何苦为我这路过的缘分上心? 翁笑: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场路过。我寻觅八十载,本想找到能救你回返天界的方法,可天意难违。也许我这一生,就是为一眼花开而来。 昙花:只为一眼,值得吗? 翁答:月若冷,我为叶;花思泥,愿化雨。 原来,天底下的痴情,竟如此相似。 翁曰:我知道,你等的人不是我,从来都不是;也知道你每年只能绽放一次,否则就会耗尽元神、零落成泥。 昙花笑了,笑的很伤心,说不清是为少年还是为自己:你怎么跟我一样傻? 想她苦苦等待百年,终未能唤起韦陀的记忆。 近在咫尺,遥不可及! 而她在思念的煎熬中日渐衰竭,陌上的花,再也开不了几次了。 昙花:也许……这一世,我等不来那人的回眸了。但无怨无悔。八十年,很长的,我赠你一片叶服下吧,如此就会生生世世把我忘记,不再受此情之煎熬。 刚想递给他用自己真元淬炼的断情叶,然,身侧却已了无生息。 老翁的元神在空中慢慢凝显。 虽只是一缕微弱的神识,模样也不清晰,但昙花一眼就认出了他。 那就是她朝思暮想的韦陀啊! 顿时,泪如泉涌。 昙花绝望的看着他即将消散的神识:你等的花就要开了,不要走! 那神识艰难的维持着形状:这一生,我从未离开过你,足矣。 语罢在她眼角留下一吻,吻去那美丽的泪痕,微笑着随风而散 。 空留一声声悲泣回荡山谷。 陌上有花,冰清玉洁,此刻正尽情绽放。 今生,错过你。而你,从未错过我。 下一世,愿红尘里相遇如期。 (此故事系借鉴民间昙花与韦陀尊者的传说改编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