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浮生泪
上官晓懿 - 浮生泪
全部播放

专辑名:浮生泪
歌手:上官晓懿
发行时间:2017-08-28

简介:暮色苍茫芦苇荡,溟极枯骨不成双,灵犀一炉曲断肠,浮生泪落魂回阳。那晚我掌一盏心灯渡梦,一心想让爱回到最初模样,渡梦的我浮生泪落,一心却只想出家,遗忘红尘旧事,我背着行囊拖着脚步,走到阴郁而又神圣的忆寒寺内,双膝跪在观音菩萨脚下,祈求与这世间隔绝,往后余生鸣钟鼎食,一盏青灯伴古佛,可那约定的渡口永夜,爱也被撕裂,落款浮生泪,落笔素纸上,十里叹诀别。 《浮生泪》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七部,发行于2017年8月28日,农历丁酉年七月初七。 午夜霓虹灯下的都市,白晓官因旧爱阴影,不自觉走进了城市深处的酒吧,半醉的他结识了酒吧少爷苏子恒。灯红酒绿下,借着醉意向苏子恒诉苦了一整夜,两人就此结识,此后白晓官常常去酒吧,每次都选苏子恒陪他喝酒。直到那一晚,苏子恒如从前那样坐在白晓官身旁,一个粗壮的男人,走到了苏子恒面前,要苏子恒陪他老板去喝酒,苏子恒知道那位老板是酒吧老板的朋友,酒吧的熟客,少有的几个惹不起的阔绰金主,看到苏子恒起身的那一瞬间,白晓官不由自主抓住了苏子恒的左手,苏子恒回头注视着白晓官的双眼,左手微微挣扎了一下,白晓官却握得更紧了。伴随着粗壮男子的叫骂声,两人走到了马路边的路灯下,迎来两人的却是沉默,车一辆一辆的驶过,半月破开浓云照射在苏子恒的脸上,白晓官猛然抱住了苏子恒,深情的泪吻了下去。 朱家角镇的那夜晚,两人一整夜的沉默后,苏子恒答应白晓官自己只是陪酒,不会越界,然而承诺毕竟只是承诺。那一夜,苏子恒彻夜未回,了无音讯,白晓官只能在凌晨两点,一个人冒雨出去寻找他,最后在一家酒吧深处找到了苏子恒。那个赤裸着的,本属于白晓官的男友,却被一群男人围着灌酒,抚摸着苏子恒的身躯,白晓官不知所措,最终呆若木鸡看着自己的男友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领进了宾馆房间。白晓官终于察觉到,两人中间始终隔着另一位,那个许许多多的“某个陌生人”,白晓官没等到天亮,就收拾行李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数月后,苏子恒头七回魂夜,得知真相的白晓官悔不当初。白晓官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当初和苏子恒甜蜜的夜晚、担忧的夜晚、争吵的夜晚,离开苏子恒的夜晚以及得知真相后异常悔恨的夜晚。过度悲伤的白晓官在泪水中沉睡了过去,后背的魔种胎记感应上古魔器打开了穿越魔族的大门,魔域太子金鹏邪羽冻结了时间,心灵能力阅读了白晓官的思维、记忆。 白晓官的过去深深感动着金鹏邪羽,想帮助白晓官达成心愿的同时,爱意也由心而生,而金鹏邪羽的私心更希望白晓官忘记过去的旧爱,和他永远生活在魔界。魔族的几个禁地诡异而又美丽绚烂,亡灵花海和彼岸镜山是他们经常游玩的地方,可再多浪漫的爱,金鹏邪羽在对待,白晓官却仍旧深深记得苏子恒眼里的依恋。白晓官想让苏子恒起死回生的心很坚定,他清楚上古魔器肯定有办法能拯救苏子恒,于是他潜进王宫的藏宝室,希望能找到令人起死回生的上古魔器,不料误触了藏宝室内的陷阱机关,金蓬邪羽感知到白晓官有危险,匆忙赶来救出了白晓官,同时也因白晓官的举动而雷霆大怒。在愤怒与私心的驱使下,金鹏邪羽使用了法术强迫白晓官忘记过去的一切,但是白晓官誓死反抗,面目苍白的白晓官气弱无力的提出了一个条件,金鹏邪羽听后告诉白晓官,想让苏子恒起死回生,唯一方法就是借助上古魔器去西溟幽海最高悬崖采摘一株谶花,花灭人生先令其复活,然后回到童年,一语成谶。可是施放如此逆天法术,作为一种违背本性的惩戒,说了这种谎话的谶花,会掉落一部分花瓣,应在谶花本体上,这样苏子恒的生命便会被改写。得到谶花后白晓官的双眼被一股强大灵力压迫着根本张不开丝毫,等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白晓官已经穿越到飘着绒毛大雪的世界。 此时一个手里拿着八瓣格桑花的小男孩,映入眼帘,白晓官记起,苏子恒曾经给他看过的照片上就有那样的街景,这是一个藏族人的集居地,也是苏子恒的故乡。若隐若现的视线里,迎面跑来了一个小男孩,哥哥,你满头都是雪,好像圣诞老爷爷,白晓官看着小男孩的眼睛,不禁捂住自己的嘴巴,眼角溢出热泪融化了雪丝。哥哥,你干嘛要哭?别哭了,来给你这朵格桑花,这朵格桑花可是八瓣的哟,我很难才找到的,抱着年幼的苏子恒,白晓官失声痛哭,搭在小男孩的肩膀上,哭着对年幼的苏子恒说,如果你以后见到像哥哥这样的人,无论他看起来有多伤心,你都不要听他对你诉苦,小男孩不明缘由的眉头深锁。半炷香的时间将要燃尽,来不及对年幼的苏子恒讲更多的话,最后的一语谶花说了谎,顷刻间花灭人生,朱家角镇城隍庙的祈愿树瞬间花开二度。扭曲历史后,白晓官心里充满了悔恨,既不知这悔恨从何而来,却又不知把这悔恨撒于何地。 出道已届满五年,怀揣初心的上官晓懿,始终在音乐的领域以自己惊才绝艳的音乐天赋,为华语乐坛奉献着经典金曲佳作,如果你对上官晓懿的音乐还不了解,那么《浮生泪》是一场很好的初见,如果你是他的音乐追随者《浮生泪》将第七次印证你的选择,无悔你对上官晓懿音乐的信仰。

更多 >>

暮色苍茫芦苇荡,溟极枯骨不成双,灵犀一炉曲断肠,浮生泪落魂回阳。那晚我掌一盏心灯渡梦,一心想让爱回到最初模样,渡梦的我浮生泪落,一心却只想出家,遗忘红尘旧事,我背着行囊拖着脚步,走到阴郁而又神圣的忆寒寺内,双膝跪在观音菩萨脚下,祈求与这世间隔绝,往后余生鸣钟鼎食,一盏青灯伴古佛,可那约定的渡口永夜,爱也被撕裂,落款浮生泪,落笔素纸上,十里叹诀别。 《浮生泪》是上官晓懿笔下苦情作品《埋葬嫁衣》十二部中的第七部,发行于2017年8月28日,农历丁酉年七月初七。 午夜霓虹灯下的都市,白晓官因旧爱阴影,不自觉走进了城市深处的酒吧,半醉的他结识了酒吧少爷苏子恒。灯红酒绿下,借着醉意向苏子恒诉苦了一整夜,两人就此结识,此后白晓官常常去酒吧,每次都选苏子恒陪他喝酒。直到那一晚,苏子恒如从前那样坐在白晓官身旁,一个粗壮的男人,走到了苏子恒面前,要苏子恒陪他老板去喝酒,苏子恒知道那位老板是酒吧老板的朋友,酒吧的熟客,少有的几个惹不起的阔绰金主,看到苏子恒起身的那一瞬间,白晓官不由自主抓住了苏子恒的左手,苏子恒回头注视着白晓官的双眼,左手微微挣扎了一下,白晓官却握得更紧了。伴随着粗壮男子的叫骂声,两人走到了马路边的路灯下,迎来两人的却是沉默,车一辆一辆的驶过,半月破开浓云照射在苏子恒的脸上,白晓官猛然抱住了苏子恒,深情的泪吻了下去。 朱家角镇的那夜晚,两人一整夜的沉默后,苏子恒答应白晓官自己只是陪酒,不会越界,然而承诺毕竟只是承诺。那一夜,苏子恒彻夜未回,了无音讯,白晓官只能在凌晨两点,一个人冒雨出去寻找他,最后在一家酒吧深处找到了苏子恒。那个赤裸着的,本属于白晓官的男友,却被一群男人围着灌酒,抚摸着苏子恒的身躯,白晓官不知所措,最终呆若木鸡看着自己的男友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领进了宾馆房间。白晓官终于察觉到,两人中间始终隔着另一位,那个许许多多的“某个陌生人”,白晓官没等到天亮,就收拾行李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数月后,苏子恒头七回魂夜,得知真相的白晓官悔不当初。白晓官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当初和苏子恒甜蜜的夜晚、担忧的夜晚、争吵的夜晚,离开苏子恒的夜晚以及得知真相后异常悔恨的夜晚。过度悲伤的白晓官在泪水中沉睡了过去,后背的魔种胎记感应上古魔器打开了穿越魔族的大门,魔域太子金鹏邪羽冻结了时间,心灵能力阅读了白晓官的思维、记忆。 白晓官的过去深深感动着金鹏邪羽,想帮助白晓官达成心愿的同时,爱意也由心而生,而金鹏邪羽的私心更希望白晓官忘记过去的旧爱,和他永远生活在魔界。魔族的几个禁地诡异而又美丽绚烂,亡灵花海和彼岸镜山是他们经常游玩的地方,可再多浪漫的爱,金鹏邪羽在对待,白晓官却仍旧深深记得苏子恒眼里的依恋。白晓官想让苏子恒起死回生的心很坚定,他清楚上古魔器肯定有办法能拯救苏子恒,于是他潜进王宫的藏宝室,希望能找到令人起死回生的上古魔器,不料误触了藏宝室内的陷阱机关,金蓬邪羽感知到白晓官有危险,匆忙赶来救出了白晓官,同时也因白晓官的举动而雷霆大怒。在愤怒与私心的驱使下,金鹏邪羽使用了法术强迫白晓官忘记过去的一切,但是白晓官誓死反抗,面目苍白的白晓官气弱无力的提出了一个条件,金鹏邪羽听后告诉白晓官,想让苏子恒起死回生,唯一方法就是借助上古魔器去西溟幽海最高悬崖采摘一株谶花,花灭人生先令其复活,然后回到童年,一语成谶。可是施放如此逆天法术,作为一种违背本性的惩戒,说了这种谎话的谶花,会掉落一部分花瓣,应在谶花本体上,这样苏子恒的生命便会被改写。得到谶花后白晓官的双眼被一股强大灵力压迫着根本张不开丝毫,等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白晓官已经穿越到飘着绒毛大雪的世界。 此时一个手里拿着八瓣格桑花的小男孩,映入眼帘,白晓官记起,苏子恒曾经给他看过的照片上就有那样的街景,这是一个藏族人的集居地,也是苏子恒的故乡。若隐若现的视线里,迎面跑来了一个小男孩,哥哥,你满头都是雪,好像圣诞老爷爷,白晓官看着小男孩的眼睛,不禁捂住自己的嘴巴,眼角溢出热泪融化了雪丝。哥哥,你干嘛要哭?别哭了,来给你这朵格桑花,这朵格桑花可是八瓣的哟,我很难才找到的,抱着年幼的苏子恒,白晓官失声痛哭,搭在小男孩的肩膀上,哭着对年幼的苏子恒说,如果你以后见到像哥哥这样的人,无论他看起来有多伤心,你都不要听他对你诉苦,小男孩不明缘由的眉头深锁。半炷香的时间将要燃尽,来不及对年幼的苏子恒讲更多的话,最后的一语谶花说了谎,顷刻间花灭人生,朱家角镇城隍庙的祈愿树瞬间花开二度。扭曲历史后,白晓官心里充满了悔恨,既不知这悔恨从何而来,却又不知把这悔恨撒于何地。 出道已届满五年,怀揣初心的上官晓懿,始终在音乐的领域以自己惊才绝艳的音乐天赋,为华语乐坛奉献着经典金曲佳作,如果你对上官晓懿的音乐还不了解,那么《浮生泪》是一场很好的初见,如果你是他的音乐追随者《浮生泪》将第七次印证你的选择,无悔你对上官晓懿音乐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