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One Line
东京中央线 - One Line
全部播放

专辑名:One Line
歌手:东京中央线
唱片公司:StreetVoice
发行时间:2017-06-08

简介:他们的音乐,是由多年累积、毫无妥协的高水准演奏经验,以及有如求道者般日日砥砺出来的技术、耳力与感性所组成,同时也精采无比地展现出音乐家各自的性灵。无论哪首乐曲,都是由三人经过打磨淬鍊的才能所精製而成。吉他的音色凛然锐利,时而摇曳,贝斯跟鼓则默契十足地共同律动呼吸。作为自他们年少修行时代起便相熟至今的友人,看到他们的音乐以这种形式完美呈现,觉得与有荣焉,也涌起深深感概。 据说乐团取名为「东京中央线」。「中央线」是东西向横贯日本中枢地带的「One Line」——铁路路线的通称。每天早上,中央线将好几百万通勤与通学的人运往都心,跟山手线同为东京的主要路线之一。 中央线的中心在新宿。当我们说自己住在中央线沿线时,一般是在说新宿以西离家最近的某一站。所谓的「中央线沿线」,指的便是这方稍微外于首都中心的区域。 从文化的面向加以考察,中央线可说是一条异端的路线。倘若读到、或者向谁宣称「我喜欢中央线」时,即使不一一点明,也会有种名为「中央线独特气味」的认同感,附著在言说者的身上。然而要说明中央线的气味很困难。或许此地总让人觉得栖息著很多特立独行的人吧,像是具有潜力的新锐艺术家:音乐、剧场、创意人、漫画家、庞克……。也或许是一种酒气薰天的气味。很多不错的饮酒店林立于此,贩卖著既便宜又好喝的美酒。还有些人身上总沾染著一股,不知是印度还是哪裡的亚洲香料味。从一九七○年代起,中央线沿线作为次文化的中心,许多街道散发出独特的氛围,在此高级名店或者最新时尚都显得突兀,俨然是上流社会的对立面。 言归正传,往昔日本爵士乐最发达的地带就是新宿,曾有过一段由青涩到成熟的发展脉络。才能各异的音乐家为了追求理想的声音而来到中央线。那声响经由无数实验,混参了中央线的气味,在地下社会的现场散放出独树一帜的光芒。 几乎没人知道,在中央线沿线,曾经住著古泽良治郎这位才情非凡的音乐家。一九七○年代,古泽作为爵士鼓手,与其他顶尖乐手活跃在第一线,最终他们打破了爵士乐的藩篱。不管是雷鬼乐或放克乐,他们多方尝试在自己的音乐中加入不同乐种的节拍,创作了大量迴盪人心的旋律。古泽领军的爵士乐专辑,我敢说每一张都是极品。除了一流的鼓技以外,他的作曲功力也超群拔类。他的音乐并非移植自欧美,淡然朴素兼而抒情的旋律,总是能立刻敲开听者心底深锁的回忆门扉,感动历久弥新。古泽创作了许多流传后世的作品,拉拔培育年轻音乐人,在二○一一年与这个世界告别。 「东京中央线」的鼓手福岛纪明,与贝斯手早川彻,是少数完全继承了古泽音乐基因的音乐家。与那些在日本相当活跃、只管炫技的音乐人不同,他们多年来与古泽共同演出,是最后一批能在舞台上实际感受学习的音乐家,对于何谓真正的节奏,以及爵士乐合奏的祕密,他们了然于心。「真正的」、「秘密」这些词听起来可能有点虚张声势。但是,优秀的音乐家,只要跟他们一同站上舞台,应该只消几秒钟就能了解那是怎麽一回事了。吉他手大竹研之所以找上他们一起合作这张专辑,绝对是因为那「几秒钟」的体验。而能够掌握到这「几秒钟」所蕴含精妙之处的大竹研,自然也是才能卓越的音乐家。 大竹年轻的时候曾学过爵士乐。他对音乐理论融会贯通,除了电吉他,木吉他也弹得出神入化。然而他音乐生涯的发端却是冲绳民谣。在民谣音乐的领域裡,欧美的音乐理论完全不适用,演奏者必须学习情感表现、呼吸等「锻鍊性灵」的种种。学著学著,大竹比其他爵士吉他手多迈出了一大步,水到渠成般地成长为一位音乐家。超越了陈腐老套的声音、理论与语言,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音乐。 二○一五年,我在中央线高圆寺站周边的Live House「JIROKICHI」听了他们的演出,惊为天人。那并非徒具形式的爵士乐,而有爵士乐真正的精神,即兴时三人的合奏简直妙不可言。对彼此的深刻理解、爱与宽容,都在他们的演奏中释放出来,带给我一种舒服的张力与享乐感。 演出结束后,我与下了舞台正往这边走来的大竹互相拥抱,因为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我仔细端详他的容貌,从中透显出他正因专注充实地从事著音乐活动而满盈的自信,以及因为历经人事而叠得更厚的内在深度。在台湾与日本之间往返活动的大竹研,曾想将那些震动心底的声音,都融入到自己的弹奏中。那不会是融合爵士(Jazz Fusion)的混搭风味,而是隐约蕴发的中央线气味,不,该说是一种更为深邃的气味。 这次,「东京中央线」在台湾发行的《One Line》专辑,日后绝对会被乐迷奉为经典名盘。录音也相当讲究,成果别出心裁。 听过就会明白。就像我开头提到的,这专辑裡的音乐,精彩无比地展现出他们的性灵。我衷心期待,由这三人的声音串连出的《One Line》,接下来能开通到日本,不,全世界。 金井贵弥 2017年4月 在东京中央线高圆寺站附近 -- 作者介绍: 金井贵弥(Takaya Kanai)是位于东京中央线沿线,高圆寺站周边的老牌Live House「JIROKICHI」的经营者。成立于1975年的JIROKICHI,每天都有足以代表日本的Live演出。对早川彻、福岛纪明的关注,从二人年轻时期在JIROKICHI演出便开始。与大竹研则是过去的乐团伙伴,曾经师习同一位音乐师傅。

更多 >>

他们的音乐,是由多年累积、毫无妥协的高水准演奏经验,以及有如求道者般日日砥砺出来的技术、耳力与感性所组成,同时也精采无比地展现出音乐家各自的性灵。无论哪首乐曲,都是由三人经过打磨淬鍊的才能所精製而成。吉他的音色凛然锐利,时而摇曳,贝斯跟鼓则默契十足地共同律动呼吸。作为自他们年少修行时代起便相熟至今的友人,看到他们的音乐以这种形式完美呈现,觉得与有荣焉,也涌起深深感概。 据说乐团取名为「东京中央线」。「中央线」是东西向横贯日本中枢地带的「One Line」——铁路路线的通称。每天早上,中央线将好几百万通勤与通学的人运往都心,跟山手线同为东京的主要路线之一。 中央线的中心在新宿。当我们说自己住在中央线沿线时,一般是在说新宿以西离家最近的某一站。所谓的「中央线沿线」,指的便是这方稍微外于首都中心的区域。 从文化的面向加以考察,中央线可说是一条异端的路线。倘若读到、或者向谁宣称「我喜欢中央线」时,即使不一一点明,也会有种名为「中央线独特气味」的认同感,附著在言说者的身上。然而要说明中央线的气味很困难。或许此地总让人觉得栖息著很多特立独行的人吧,像是具有潜力的新锐艺术家:音乐、剧场、创意人、漫画家、庞克……。也或许是一种酒气薰天的气味。很多不错的饮酒店林立于此,贩卖著既便宜又好喝的美酒。还有些人身上总沾染著一股,不知是印度还是哪裡的亚洲香料味。从一九七○年代起,中央线沿线作为次文化的中心,许多街道散发出独特的氛围,在此高级名店或者最新时尚都显得突兀,俨然是上流社会的对立面。 言归正传,往昔日本爵士乐最发达的地带就是新宿,曾有过一段由青涩到成熟的发展脉络。才能各异的音乐家为了追求理想的声音而来到中央线。那声响经由无数实验,混参了中央线的气味,在地下社会的现场散放出独树一帜的光芒。 几乎没人知道,在中央线沿线,曾经住著古泽良治郎这位才情非凡的音乐家。一九七○年代,古泽作为爵士鼓手,与其他顶尖乐手活跃在第一线,最终他们打破了爵士乐的藩篱。不管是雷鬼乐或放克乐,他们多方尝试在自己的音乐中加入不同乐种的节拍,创作了大量迴盪人心的旋律。古泽领军的爵士乐专辑,我敢说每一张都是极品。除了一流的鼓技以外,他的作曲功力也超群拔类。他的音乐并非移植自欧美,淡然朴素兼而抒情的旋律,总是能立刻敲开听者心底深锁的回忆门扉,感动历久弥新。古泽创作了许多流传后世的作品,拉拔培育年轻音乐人,在二○一一年与这个世界告别。 「东京中央线」的鼓手福岛纪明,与贝斯手早川彻,是少数完全继承了古泽音乐基因的音乐家。与那些在日本相当活跃、只管炫技的音乐人不同,他们多年来与古泽共同演出,是最后一批能在舞台上实际感受学习的音乐家,对于何谓真正的节奏,以及爵士乐合奏的祕密,他们了然于心。「真正的」、「秘密」这些词听起来可能有点虚张声势。但是,优秀的音乐家,只要跟他们一同站上舞台,应该只消几秒钟就能了解那是怎麽一回事了。吉他手大竹研之所以找上他们一起合作这张专辑,绝对是因为那「几秒钟」的体验。而能够掌握到这「几秒钟」所蕴含精妙之处的大竹研,自然也是才能卓越的音乐家。 大竹年轻的时候曾学过爵士乐。他对音乐理论融会贯通,除了电吉他,木吉他也弹得出神入化。然而他音乐生涯的发端却是冲绳民谣。在民谣音乐的领域裡,欧美的音乐理论完全不适用,演奏者必须学习情感表现、呼吸等「锻鍊性灵」的种种。学著学著,大竹比其他爵士吉他手多迈出了一大步,水到渠成般地成长为一位音乐家。超越了陈腐老套的声音、理论与语言,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音乐。 二○一五年,我在中央线高圆寺站周边的Live House「JIROKICHI」听了他们的演出,惊为天人。那并非徒具形式的爵士乐,而有爵士乐真正的精神,即兴时三人的合奏简直妙不可言。对彼此的深刻理解、爱与宽容,都在他们的演奏中释放出来,带给我一种舒服的张力与享乐感。 演出结束后,我与下了舞台正往这边走来的大竹互相拥抱,因为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我仔细端详他的容貌,从中透显出他正因专注充实地从事著音乐活动而满盈的自信,以及因为历经人事而叠得更厚的内在深度。在台湾与日本之间往返活动的大竹研,曾想将那些震动心底的声音,都融入到自己的弹奏中。那不会是融合爵士(Jazz Fusion)的混搭风味,而是隐约蕴发的中央线气味,不,该说是一种更为深邃的气味。 这次,「东京中央线」在台湾发行的《One Line》专辑,日后绝对会被乐迷奉为经典名盘。录音也相当讲究,成果别出心裁。 听过就会明白。就像我开头提到的,这专辑裡的音乐,精彩无比地展现出他们的性灵。我衷心期待,由这三人的声音串连出的《One Line》,接下来能开通到日本,不,全世界。 金井贵弥 2017年4月 在东京中央线高圆寺站附近 -- 作者介绍: 金井贵弥(Takaya Kanai)是位于东京中央线沿线,高圆寺站周边的老牌Live House「JIROKICHI」的经营者。成立于1975年的JIROKICHI,每天都有足以代表日本的Live演出。对早川彻、福岛纪明的关注,从二人年轻时期在JIROKICHI演出便开始。与大竹研则是过去的乐团伙伴,曾经师习同一位音乐师傅。

其他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