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辑 >
张艺兴 - 东
全部播放

专辑名:
歌手:张艺兴
发行时间:2021-10-15

简介:凝神世界的东方,一场音乐的东游 张艺兴M-POP全新“宇宙”:由『东』开启,尽兴神游 2016-2020年,五年推出四张专辑的张艺兴,像画出一个圆满的圆。在这个圆中,他构建出自己M-POP的首个“宇宙”: 「LOSE CONTROL」-「SHEEP」-「梦不落雨林/NAMANANA」-「莲」。音乐里的张艺兴,不仅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也圆满兑现与歌迷共同许下的“最初的承诺”。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从2021年起,张艺兴对自己下个阶段的音乐有了全新的灵感,有一个符号不断从生活的各个角落“蹦”到他的眼前——“东”。它是世界一方的地位标识,是M-POP坚持的风格符号,是自身成长的精神坐标。于是,张艺兴以它为概念,开始全新音乐篇章的企划和唱作,并交出了M-POP全新“宇宙”的首个作品——《东》。 简洁一个“东”字,为张艺兴的音乐搭建了一方广阔的舞台。以“倒笔”的叙事手法,他在音乐编排上注入巧思,情节“自终至始”。以Reverse(反向处理)的编曲技巧,他从过往作品中巧妙取材,实现记忆溯流。在故事章节的倒转中,一场东方题材的神游之旅自此开启——从“飞天”之梦的实现,倒叙至“三昧真火”的淬炼,在重获“苦行僧”的顿悟后,重回“牧童”的单纯。 这是一次东方大地上的奇特东游,勾连历史现代,佛魔喻人。这也是一次音乐上的东西试炼,借力Trap/EDM,融合国风嘻哈。这更是一次张艺兴个体回溯的心灵之旅,却与东方无数个追梦人的集体情感相互映射,从今溯昔,涤荡一颗赤子之心。 这颗心,可以纵情世界,却始终朝向东方。 《飞天》(Flying Apsaras) 空旷的原始吟唱揭开敦煌飞天的浓墨登场,低沉的bass和紧凑的Trap hi-hats,共同烘托理想的恢弘和热切。张艺兴将梦想的实现放在“倒笔”东游的开场,用“飞天”双关自己的音乐梦想和一个民族的宏愿。从嫦娥到航宇,从神话到现实,从个体到民族,“一切冷眼嘲讽皆是虚妄”,梦想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恰如编曲中张艺兴设置的笃定beat,步履不停。 《三昧真火》(Samadhi Real Fire) 炼化筋骨、重塑皮肤、燃烧血肉、沸腾魂魄,这是中国神话中最烈的“三昧真火”,在《东》中,炼就的是追寻梦想的不灭初心。编曲上,中西器乐熔于一炉,萧、笛子、中国打击乐器、经过高音效果器处理的琵琶,圆号、西方铜管乐器、电子底鼓、808bass,这是音乐上的“东学为体,西学为用”,淬炼出又一首张艺兴的中国风Trap:Now I’m walkin’ through the fire,看无尽的烈焰缠绕在我黄皮肤。 《苦行僧》(Ascetic Monk) 低沉,幽暗,有杀气,危机四伏,踽踽的僧人走在心灵的苦旅,一生何尝不是一次修行?将《莲》的琵琶旋律进行Reverse(反向处理),变成《苦行僧》的主旋律,又有意保留了《莲》特有的暗黑氛围,恰似挖掘出了“西楚霸王”内心中的那个苦行僧人,也暗喻人人都必经的心灵苦旅。张艺兴以近乎直白的“原声”方式,将一路上的流言恶语放入歌曲末段。刹那间,那些曾经刺耳的口舌之箭,就变成了苦行僧看似微不足道,却已无比坚硬的盔甲。 《牧童》(The Shepherd Boy) 故事的原点,梦想的发端,其实只如牧童在山间不经意间吹出的口哨旋律,却已有“万里理想万里长”的梦。EP中难得的轻松一刻,张艺兴给予了最初那个爱唱歌的小孩。电子的R&B灵动,中板的BPM轻松,《东》的结尾,牧童踏歌上路,一路经历心灵苦行,浴火涅槃,最终一飞冲天。

更多 >>

凝神世界的东方,一场音乐的东游 张艺兴M-POP全新“宇宙”:由『东』开启,尽兴神游 2016-2020年,五年推出四张专辑的张艺兴,像画出一个圆满的圆。在这个圆中,他构建出自己M-POP的首个“宇宙”: 「LOSE CONTROL」-「SHEEP」-「梦不落雨林/NAMANANA」-「莲」。音乐里的张艺兴,不仅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也圆满兑现与歌迷共同许下的“最初的承诺”。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从2021年起,张艺兴对自己下个阶段的音乐有了全新的灵感,有一个符号不断从生活的各个角落“蹦”到他的眼前——“东”。它是世界一方的地位标识,是M-POP坚持的风格符号,是自身成长的精神坐标。于是,张艺兴以它为概念,开始全新音乐篇章的企划和唱作,并交出了M-POP全新“宇宙”的首个作品——《东》。 简洁一个“东”字,为张艺兴的音乐搭建了一方广阔的舞台。以“倒笔”的叙事手法,他在音乐编排上注入巧思,情节“自终至始”。以Reverse(反向处理)的编曲技巧,他从过往作品中巧妙取材,实现记忆溯流。在故事章节的倒转中,一场东方题材的神游之旅自此开启——从“飞天”之梦的实现,倒叙至“三昧真火”的淬炼,在重获“苦行僧”的顿悟后,重回“牧童”的单纯。 这是一次东方大地上的奇特东游,勾连历史现代,佛魔喻人。这也是一次音乐上的东西试炼,借力Trap/EDM,融合国风嘻哈。这更是一次张艺兴个体回溯的心灵之旅,却与东方无数个追梦人的集体情感相互映射,从今溯昔,涤荡一颗赤子之心。 这颗心,可以纵情世界,却始终朝向东方。 《飞天》(Flying Apsaras) 空旷的原始吟唱揭开敦煌飞天的浓墨登场,低沉的bass和紧凑的Trap hi-hats,共同烘托理想的恢弘和热切。张艺兴将梦想的实现放在“倒笔”东游的开场,用“飞天”双关自己的音乐梦想和一个民族的宏愿。从嫦娥到航宇,从神话到现实,从个体到民族,“一切冷眼嘲讽皆是虚妄”,梦想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恰如编曲中张艺兴设置的笃定beat,步履不停。 《三昧真火》(Samadhi Real Fire) 炼化筋骨、重塑皮肤、燃烧血肉、沸腾魂魄,这是中国神话中最烈的“三昧真火”,在《东》中,炼就的是追寻梦想的不灭初心。编曲上,中西器乐熔于一炉,萧、笛子、中国打击乐器、经过高音效果器处理的琵琶,圆号、西方铜管乐器、电子底鼓、808bass,这是音乐上的“东学为体,西学为用”,淬炼出又一首张艺兴的中国风Trap:Now I’m walkin’ through the fire,看无尽的烈焰缠绕在我黄皮肤。 《苦行僧》(Ascetic Monk) 低沉,幽暗,有杀气,危机四伏,踽踽的僧人走在心灵的苦旅,一生何尝不是一次修行?将《莲》的琵琶旋律进行Reverse(反向处理),变成《苦行僧》的主旋律,又有意保留了《莲》特有的暗黑氛围,恰似挖掘出了“西楚霸王”内心中的那个苦行僧人,也暗喻人人都必经的心灵苦旅。张艺兴以近乎直白的“原声”方式,将一路上的流言恶语放入歌曲末段。刹那间,那些曾经刺耳的口舌之箭,就变成了苦行僧看似微不足道,却已无比坚硬的盔甲。 《牧童》(The Shepherd Boy) 故事的原点,梦想的发端,其实只如牧童在山间不经意间吹出的口哨旋律,却已有“万里理想万里长”的梦。EP中难得的轻松一刻,张艺兴给予了最初那个爱唱歌的小孩。电子的R&B灵动,中板的BPM轻松,《东》的结尾,牧童踏歌上路,一路经历心灵苦行,浴火涅槃,最终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