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歌手 > U.D.O.
U.D.O.
U.D.O.

小简介 1952年4月6日下午1点钟,在德国西部的乌珀塔尔市——恩格斯的故乡,一个男孩呱呱落地,26年后,这个名叫Udo Dirkschneider的家伙将成为重金属历史上的传奇人物。 我们真应该感谢Udo的父母,在他12岁的时候,他们送给儿子一张BEATLES的唱片《I'm down》,作为生日礼物。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无论BEATLES怎样穿戴整齐,怎样向上流社会靠拢,在一些家长眼中,他们也依然是离经叛道的道德败坏分子,幸好,Udo的父母不这样看。从此,年幼的Udo开始对音乐着迷了,没多久,The ROLLING STONES成了Udo的最爱,而BEATLES则变成了他不屑一顾的垃圾。 在1965年圣诞节,Udo又得到了一个随身听,于是他天天带着耳机去学校,结果是一好一坏。坏处是所有的老师都讨厌这个学生,好处是有一个同样爱好音乐的同学和他成了至交,这个人就是——Michael Wagener!!!20年后,Michael将成为一名重金属顶级制作人。 当时的Udo还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演唱方面的天赋(也许是青春期没过,小男孩还没变声呢),他最喜欢的乐器是键盘,所以,在他14岁的时候,父母又送给他一个键盘作为生日礼物!也是在这一年,Michael Wagner得到了生命中的第一把电吉他,不满足的他还把父母的收音机改造成了放大器!从此,这两个年轻人的生活方向开始变得清晰了:Michael苦练吉他,Udo死磕键盘。而在两人的合作过程中,Udo的演唱才能也逐渐被发掘出来,没多久,Udo对演唱的兴趣就超过了对键盘的兴趣。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就重金属的标准而言,他的演唱是如此的成功,以至于10几年后,有人不再叫他主唱(Lead Singer/Vocal),而叫他主嚎(lead screamer)。有意思的是,相对于Udo超级野蛮的嗓音,他的个子并不大,我有一套ACCEPT乐队的双张现场Staying Alive,可能也有摄影角度的问题吧,反正封面上手拿麦克风,身穿迷彩服的Udo,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玩具士兵。 在Udo 16岁的时候,他和Michael Wagner组建了第一支乐队:BAND X,和所有的新生乐队一样,他们在当地的各个俱乐部里演出,这样的生活维持了3年。1971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BAND X这个名字太过普通,Michael和Udo决定给乐队换个名字,于是,伟大的ACCEPT诞生了。为了乐队的发展,吉他技术并不过关的Michael Wagner决定退出乐队,而专心于录音工作。而为了寻找合适的吉他手,也足足费了Udo 4年的时间。 在杜塞尔多夫的一次音乐比赛中,ACCEPT获得了第三名,并得到了一份合同。1978年,ACCEPT推出了首张同名专辑,并从此发表了一系列经典的作品。由于Udo和Wagner的特殊关系,Wagner不仅制作了ACCEPT乐队的专辑,还和Udo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Double Trouble的制作公司,经手的乐队包括RAVEN,FAITHFULL BREATH,STREET FIGHTER等等。 由于种种原因,Udo在1987年离开了ACCEPT,并在那一年成立了自己的乐队:U.D.O.,由于有ACCEPT打下的坚实基础,再加上Udo本人独一无二的恶毒嗓音,U.D.O.那毫不妥协的纯粹重金属迅速风靡了整个世界。很多ACCEPT的歌迷,由于Udo的原因,以及ACCEPT本身的疲软,也把目光转向了U.D.O.乐队。 1988年,U.D.O.发表了第一张专辑《Animal House》,这是一张纯粹的重金属专辑——“Pure classical heavy metal”,这是所有媒体和歌迷所共用的评价。不过事实上,《Animal House》中的作品实际上全都是ACCEPT乐队的,就在Udo离开之前,乐队完成了这些歌曲,但是都被Udo拿来用了,所以《Animal House》也可以被看作是ACCEPT的一张专辑。次年,U.D.O.在阵容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Udo仅仅保留了吉他手Mathias Dieth,但是新人和新专辑《Mean Machine》依然让ACCEPT的歌迷欢欣鼓舞,可以肯定的说,《Russian Roulette》(ACCEPT的一张专辑)并不代表着ACCEPT的结束,新的生命已经在U.D.O.这里开始了。 虽然Udo掌握的第一件乐器是键盘,但是Udo早期的歌曲里一直没有键盘的成分出现,这似乎已经成了ACCEPT和U.D.O.的一条创作原则了,不过在1990年的专辑《Faceless World》中,Udo开始在创作中加入了键盘。虽然这种做法受到很多铁杆歌迷的反对,但这张专辑却是U.D.O.至今销量最高的专辑,顺便说一句,专辑的制作人是ACCEPT的前任鼓手Stefan Kaufmann。 也许是怀念当初的美好时光,Udo打算重返ACCEPT,于是U.D.O.乐队本身的工作在1991年的《Timebomb》专辑之后就暂时告一段落了。不过U.D.O.的前四张专辑可谓是张张经典,如果你是Pure Heavy Metal的爱好者,这些专辑一定不要错过。到了1996年,ACCEPT再次解散,不甘寂寞的Udo重又招集人手,恢复了U.D.O.。全新面孔的U.D.O.首先参加了向JUDAS PRIEST致敬专辑的录制,猜猜他们选的是那首歌?Metal God!!!这样的歌曲如果要找翻唱乐队,恐怕U.D.O.是最合适的了,而且Udo那尖锐凶狠的嗓音也足以和Rob Halford媲美。 1997年,久违的U.D.O.推出了让歌迷长久等待的专辑《Solid》,专辑的名字充分显示了Udo的音乐态度:又重又狠的金属乐!而这张专辑在Rock Hard的读者排行榜上停留了一年多。但就我本人而言,《Solid》比起乐队在88年到91期间的专辑来,还是差了一些。《Solid》之后,U.D.O.便进入了一个长期持续的活跃阶段,几乎每一年都有新专辑推出。这些专辑都不需要再费口舌去介绍了,都是早期ACCEPT和U.D.O.一贯风格的继承。就像网络上所说的那样:“U.D.O. is a heavy metal machine.” 已是50好几的老家伙Udo Dirkschneider按我们中国人的说法是已知天命了,但是他似乎还在和天命搏斗。就算是现今数不胜数的年轻乐队,U.D.O.的音乐也足以让他们感到震憾。甚至有人把Udo Dirkschneider比作烈酒,年代越久,酒性越烈!我想,其中最关键的的一点就是流淌在Udo Dirkschneider血液里那永不妥协的金属精神,正是这种精神区分开了经典乐队和大众乐队。 Following his 1987 exit from the German power metal band Accept, vocalist Udo Dirkschneider formed U.D.O. with guitarists Peter Szigeti and Mathias Dieth, bassist Frank Rittel and drummer Tomas Franke. The group's debut album, Animal House, was in fact written by Dirkschneider's former mates in Accept, and by the time of the 1988 follow-up Mean Machine, Szigeti, Rittel and Franke had all been dismissed, replaced by guitarist Andy Susemihl, bassist Thomas Smuszynski and drummer Stefan Schwarzmann. Susemihl himself was out of U.D.O. for 1990's Faceless World, replaced by guitarist Wolla Böhm; the same roster recorded 1991's Timebomb, although the band split in the wake of a subsequent tour, with Dirkschneider rejoining Accept from 1992 to 1996. He reformed U.D.O. with Dieth, Schwarzmann, guitarist Stefan Kaufmann and bassist Michael Voss to contribute a track to the Judas Priest tribute album Legends of Metal; only Schwarzmann and Kaufmann remained on board for 1997's full-length Solid, which featured new guitarist Jürgen Graf-Biardi and bassist Fitty Weinhold. No Limits followed a year later, and in 1999 U.D.O. resurfaced with Holy.

更多介绍

小简介 1952年4月6日下午1点钟,在德国西部的乌珀塔尔市——恩格斯的故乡,一个男孩呱呱落地,26年后,这个名叫Udo Dirkschneider的家伙将成为重金属历史上的传奇人物。 我们真应该感谢Udo的父母,在他12岁的时候,他们送给儿子一张BEATLES的唱片《I'm down》,作为生日礼物。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无论BEATLES怎样穿戴整齐,怎样向上流社会靠拢,在一些家长眼中,他们也依然是离经叛道的道德败坏分子,幸好,Udo的父母不这样看。从此,年幼的Udo开始对音乐着迷了,没多久,The ROLLING STONES成了Udo的最爱,而BEATLES则变成了他不屑一顾的垃圾。 在1965年圣诞节,Udo又得到了一个随身听,于是他天天带着耳机去学校,结果是一好一坏。坏处是所有的老师都讨厌这个学生,好处是有一个同样爱好音乐的同学和他成了至交,这个人就是——Michael Wagener!!!20年后,Michael将成为一名重金属顶级制作人。 当时的Udo还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演唱方面的天赋(也许是青春期没过,小男孩还没变声呢),他最喜欢的乐器是键盘,所以,在他14岁的时候,父母又送给他一个键盘作为生日礼物!也是在这一年,Michael Wagner得到了生命中的第一把电吉他,不满足的他还把父母的收音机改造成了放大器!从此,这两个年轻人的生活方向开始变得清晰了:Michael苦练吉他,Udo死磕键盘。而在两人的合作过程中,Udo的演唱才能也逐渐被发掘出来,没多久,Udo对演唱的兴趣就超过了对键盘的兴趣。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就重金属的标准而言,他的演唱是如此的成功,以至于10几年后,有人不再叫他主唱(Lead Singer/Vocal),而叫他主嚎(lead screamer)。有意思的是,相对于Udo超级野蛮的嗓音,他的个子并不大,我有一套ACCEPT乐队的双张现场Staying Alive,可能也有摄影角度的问题吧,反正封面上手拿麦克风,身穿迷彩服的Udo,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玩具士兵。 在Udo 16岁的时候,他和Michael Wagner组建了第一支乐队:BAND X,和所有的新生乐队一样,他们在当地的各个俱乐部里演出,这样的生活维持了3年。1971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BAND X这个名字太过普通,Michael和Udo决定给乐队换个名字,于是,伟大的ACCEPT诞生了。为了乐队的发展,吉他技术并不过关的Michael Wagner决定退出乐队,而专心于录音工作。而为了寻找合适的吉他手,也足足费了Udo 4年的时间。 在杜塞尔多夫的一次音乐比赛中,ACCEPT获得了第三名,并得到了一份合同。1978年,ACCEPT推出了首张同名专辑,并从此发表了一系列经典的作品。由于Udo和Wagner的特殊关系,Wagner不仅制作了ACCEPT乐队的专辑,还和Udo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Double Trouble的制作公司,经手的乐队包括RAVEN,FAITHFULL BREATH,STREET FIGHTER等等。 由于种种原因,Udo在1987年离开了ACCEPT,并在那一年成立了自己的乐队:U.D.O.,由于有ACCEPT打下的坚实基础,再加上Udo本人独一无二的恶毒嗓音,U.D.O.那毫不妥协的纯粹重金属迅速风靡了整个世界。很多ACCEPT的歌迷,由于Udo的原因,以及ACCEPT本身的疲软,也把目光转向了U.D.O.乐队。 1988年,U.D.O.发表了第一张专辑《Animal House》,这是一张纯粹的重金属专辑——“Pure classical heavy metal”,这是所有媒体和歌迷所共用的评价。不过事实上,《Animal House》中的作品实际上全都是ACCEPT乐队的,就在Udo离开之前,乐队完成了这些歌曲,但是都被Udo拿来用了,所以《Animal House》也可以被看作是ACCEPT的一张专辑。次年,U.D.O.在阵容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Udo仅仅保留了吉他手Mathias Dieth,但是新人和新专辑《Mean Machine》依然让ACCEPT的歌迷欢欣鼓舞,可以肯定的说,《Russian Roulette》(ACCEPT的一张专辑)并不代表着ACCEPT的结束,新的生命已经在U.D.O.这里开始了。 虽然Udo掌握的第一件乐器是键盘,但是Udo早期的歌曲里一直没有键盘的成分出现,这似乎已经成了ACCEPT和U.D.O.的一条创作原则了,不过在1990年的专辑《Faceless World》中,Udo开始在创作中加入了键盘。虽然这种做法受到很多铁杆歌迷的反对,但这张专辑却是U.D.O.至今销量最高的专辑,顺便说一句,专辑的制作人是ACCEPT的前任鼓手Stefan Kaufmann。 也许是怀念当初的美好时光,Udo打算重返ACCEPT,于是U.D.O.乐队本身的工作在1991年的《Timebomb》专辑之后就暂时告一段落了。不过U.D.O.的前四张专辑可谓是张张经典,如果你是Pure Heavy Metal的爱好者,这些专辑一定不要错过。到了1996年,ACCEPT再次解散,不甘寂寞的Udo重又招集人手,恢复了U.D.O.。全新面孔的U.D.O.首先参加了向JUDAS PRIEST致敬专辑的录制,猜猜他们选的是那首歌?Metal God!!!这样的歌曲如果要找翻唱乐队,恐怕U.D.O.是最合适的了,而且Udo那尖锐凶狠的嗓音也足以和Rob Halford媲美。 1997年,久违的U.D.O.推出了让歌迷长久等待的专辑《Solid》,专辑的名字充分显示了Udo的音乐态度:又重又狠的金属乐!而这张专辑在Rock Hard的读者排行榜上停留了一年多。但就我本人而言,《Solid》比起乐队在88年到91期间的专辑来,还是差了一些。《Solid》之后,U.D.O.便进入了一个长期持续的活跃阶段,几乎每一年都有新专辑推出。这些专辑都不需要再费口舌去介绍了,都是早期ACCEPT和U.D.O.一贯风格的继承。就像网络上所说的那样:“U.D.O. is a heavy metal machine.” 已是50好几的老家伙Udo Dirkschneider按我们中国人的说法是已知天命了,但是他似乎还在和天命搏斗。就算是现今数不胜数的年轻乐队,U.D.O.的音乐也足以让他们感到震憾。甚至有人把Udo Dirkschneider比作烈酒,年代越久,酒性越烈!我想,其中最关键的的一点就是流淌在Udo Dirkschneider血液里那永不妥协的金属精神,正是这种精神区分开了经典乐队和大众乐队。 Following his 1987 exit from the German power metal band Accept, vocalist Udo Dirkschneider formed U.D.O. with guitarists Peter Szigeti and Mathias Dieth, bassist Frank Rittel and drummer Tomas Franke. The group's debut album, Animal House, was in fact written by Dirkschneider's former mates in Accept, and by the time of the 1988 follow-up Mean Machine, Szigeti, Rittel and Franke had all been dismissed, replaced by guitarist Andy Susemihl, bassist Thomas Smuszynski and drummer Stefan Schwarzmann. Susemihl himself was out of U.D.O. for 1990's Faceless World, replaced by guitarist Wolla Böhm; the same roster recorded 1991's Timebomb, although the band split in the wake of a subsequent tour, with Dirkschneider rejoining Accept from 1992 to 1996. He reformed U.D.O. with Dieth, Schwarzmann, guitarist Stefan Kaufmann and bassist Michael Voss to contribute a track to the Judas Priest tribute album Legends of Metal; only Schwarzmann and Kaufmann remained on board for 1997's full-length Solid, which featured new guitarist Jürgen Graf-Biardi and bassist Fitty Weinhold. No Limits followed a year later, and in 1999 U.D.O. resurfaced with H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