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 歌手 > 吉地色呷
吉地色呷
吉地色呷
酷狗音乐人

他开始张嘴唱出他心底灵魂的泉水响鸣,那些群山与密林在歌声里苏醒,散热出太阳来临前的一种原生生机。2018年1月,我认识他时,是他给我投来诗稿,几首短诗便让我吃惊,素描白写的语言下藏着人性的温暖与个性思想,后来他写的许多日记给我留下很深印像,我就当原生态的小说来读,从这里知道他生活中的泪眼、欢欣、与油盐米醋,他不时走进黑国修道,消失在他在现实的角色中,那段时间,如果从高空看,依然属于人类生存的大境之中,只是大境中存小境,如果他能在小境与大境中来回穿越,那他便是最快乐的兄弟。他的歌声中还有一个感觉是虽然疼痛遍地,但其音嗓的高越起伏是将人带往高处,就像他走出黑国,向黄金之国奔迈,有一种不屈黑暗的向上腾升正能,这才是他歌的主要精神,他歌声中的男人性感滋性音质是属于他的,多听会给你爱的女人写出最动人的情诗。谢谢! 2018.9.12晨8.00-8.30大凉山普格热穴地草稿,后10-11时,双乳山下整理。作者:发星

更多介绍

他开始张嘴唱出他心底灵魂的泉水响鸣,那些群山与密林在歌声里苏醒,散热出太阳来临前的一种原生生机。2018年1月,我认识他时,是他给我投来诗稿,几首短诗便让我吃惊,素描白写的语言下藏着人性的温暖与个性思想,后来他写的许多日记给我留下很深印像,我就当原生态的小说来读,从这里知道他生活中的泪眼、欢欣、与油盐米醋,他不时走进黑国修道,消失在他在现实的角色中,那段时间,如果从高空看,依然属于人类生存的大境之中,只是大境中存小境,如果他能在小境与大境中来回穿越,那他便是最快乐的兄弟。他的歌声中还有一个感觉是虽然疼痛遍地,但其音嗓的高越起伏是将人带往高处,就像他走出黑国,向黄金之国奔迈,有一种不屈黑暗的向上腾升正能,这才是他歌的主要精神,他歌声中的男人性感滋性音质是属于他的,多听会给你爱的女人写出最动人的情诗。谢谢! 2018.9.12晨8.00-8.30大凉山普格热穴地草稿,后10-11时,双乳山下整理。作者:发星